一路上,肖牧杀了几只落单的火蚁,也探索了几个比较可疑的地方,不过都没有所获。很奇怪,当末日开始的时候,太阳就被遮蔽,但是夜晚的时候,确实可以看见月亮的。肖牧趁着月光和自己强悍的视力前进的速度丝毫不比白天慢。但是肖牧还是决定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四下观察之后,找到一条河的桥墩下,由于有碎石块堆积,形成一个小洞穴的样子,肖牧立刻敲定,在这休息。

   好好吃了点东西之后,肖牧开始有点小激动了,因为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会和同学相遇,而他们才初次见识末日的法则,而自己已经领先一小步了,到了军队,自己无疑有更大的发言权,当然自己还是要先跟随大部队的步伐,寻求一下庇护,当然,碰到危机的时候,自己要不要出手,那就另说了。

   望着面前的河水,在风起云涌的世间,难得的平静。突然桥上咯噔咯噔的整齐的响声惊动了肖牧,肖牧敏捷的翻身,趴好,进入作战状态,一气呵成,这全是前世生活经验和战斗意识培养出来的。不过仔细听了之后发现桥上的行走响声整齐划一,还有探照灯在搜索,不时有人语的声音让肖牧松了一口气,这应该是搜索部队的人。

   肖牧朝桥上望了望,放弃了现在去投靠他们的打算,因为前期军队还能靠着有限的备用军事资源拥有一定的力量,面对末日前期的冲击还能比较有组织有纪律的进行救援和抗击行动。但是越到后期,军队的力量明显下降,觉醒和掌握力量的人类修士占在人类群体里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要不是军队里几个觉醒的人撑着,军队早就落寞了。

   肖牧摇了摇头,轻趟下,枕着双臂,准备好好睡一觉。突然一道灯光打在肖牧身上,让肖牧下意识弹起,侧身靠着石堆,不由地皱起眉头,眯着眼睛朝灯源看去。武警的装扮,胸前握着一把冲锋枪,一束强光手电举着,发现肖牧之后示意同伴围拢,喀喀喀,几把枪上膛指着肖牧,肖牧心头有点火气,估计了一下,要是自己用全力发力,能躲过这一对搜查兵,不过随机肖牧玩味的笑了笑,装作惊讶的喊“啊啊,警察救我,我是良民。”好像是确认是人,向他们的一个人交咐几句,就叫肖牧上来。

   肖牧拍拍屁股,利落的从桥下翻过几个坎,上桥来,几个军人上前来打量肖牧一眼,并且询问肖牧的信息,比如从哪里来,家在哪里,有没有家人在附近,有没有看到其他人。肖牧这时候的身份本来就是一良民,又是学生,身上破烂的,这几个武警也没有太过为难。让肖牧走在这对人马的中间,站在肖牧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有点憨憨的警察,说保护肖牧到临时营地。还安慰肖牧几句,说安全了,不要担心。肖牧哭笑不得,要是碰到蚁群,谁保护谁还说不定呢,不过肖牧没有打断他,反而乖巧的回答这位兵哥哥的嘱咐。因为,在末日,这样的善良人只会越来越少,但愿他能好好多渡过几劫吧,肖牧心里如实的想。

   夜晚虽然魔物的活动会减弱,但也不是代表就能大声叫喊求援,人人自危,所以肖牧跟着这队武警,一路上也只发现了六七个人,有几个躲藏的比较好,身上的衣物还完整,而有两个人则是死里逃生,身上灰尘满满,还被划了很多口子。当然了,相比肖牧,只剩下被烧了半截的裤子,衣服都是披着武警的外套,他们都算幸运的。其中有一个人可能是看肖牧可怜,上来搭话,还给肖牧几粒牛肉粒,肖牧看了她一眼,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妹妹,她母亲又赶紧把小孩拉到怀里,警惕地看了肖牧一眼,肖牧也懒得理会,也没有生气,或许这才是人末日真真的反应。所以肖牧只收下牛肉粒,一言未发。

   一路无话,一队人静的出奇,到了临时基地的时候受部队盘问检查,肖牧才抬起头来观察,与前世没有什么差别。分两个区域,军队指挥作战区,安置百姓区。这里已经搭起了临时帐篷,军队区域有了二十人的规模在巡逻,帐篷里偶尔有几个带着文件带着人出入;而百姓区这里扎起来密集的帐篷,每个帐篷之间几乎没有空隙,甚至还有不少人就露宿在外面,三五成群,互相簇拥在一起,当人类失去了可以使用依靠的外物,才知道什么叫做“以人为本”。

  *最\.新◎/章节.上酷H|匠a.网5

   肖牧凭着自己可怜的学生装扮居然分到了一个帐篷,而肖牧被领到帐篷处的时候,那里面住着三个人,很难想像占地就一平方米的帐篷里居然住着三个人了,而自己还要挤进去吗?肖牧望向了那个士兵,士兵没有理肖牧,放下帐帘,叫其中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一头乱发的男人出来,说“你已经不需要住在帐篷里了,第一次是风湿,上次是发烧,这次还有问题吗?”肖牧看着这个男子就大概猜出来这个男人是想赖在帐篷里,之前一直用病痛霸占着一个位置,很显然这个士兵也是知道的,这次很强硬的态度,并且强调说不搬出来就拖出去。那个男子想了想就答应了。士兵转身跟肖牧说,让他安心住在这里。等下去处理自己的伤口。

  肖牧淡淡一笑,送走士兵,钻进帐篷里。

   里面同住的是爷孙两个人,孙子大约有七八岁,满脸污垢,眼睛倒是炯炯有神,爷爷没什么特点,头发散乱,但还算整洁,人也有股淡淡的气势,估计末日开始之前,应该是有点地位的那种,不过这对于肖牧,对于末日来说,再有钱,再有势,也不知一分钱,换不来粮食,换不来优越的条件,更不能保命。肖牧也没有理他们,找到自己靠边的一角躺下,准备养好精神。

   那个小男孩轻轻扯了扯爷爷衣服,伸出指头指了指肖牧,然后趴在老人家的耳边小声说“爷爷,那个讨厌的人走了,来了一个哥哥”,边说还边看看肖牧有没有动静。以肖牧的听力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只是懒得理会,闭上眼准备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焦糖拿铁说:

  这是今天发的第七章了,求撸撸,求收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