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人也是急了,也顾不上打我,开始呼唤着值班狱警。

  我坐在地上,盯着前面站着的磊哥,磊哥也是眯着眼睛看着我,我冲他努力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配上那血流满面的面孔,显得狰狞极了。

  很快,这伙人的叫声便是引来了值班狱警,值班狱警打开门,看到牢房里的景象,眉头仅仅只是一皱,并没有一般人见了血想恶心的感觉,很快,他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丧狗,此时的丧狗已经流了一大摊血,这值班狱警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

  “怎么回事?我不是警告过你们吗?再出事,谁也吃不了兜着走。”

  值班狱警沉着脸问道,显然,在他值班期间出了这种事,他是有一定责任的。

  “孙头,是这小子持刀伤了我兄弟,不管我们的事呀。”

  磊哥赶忙弯着腰,低三下四的回答道,直接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了我身上。

  听了磊哥的话,值班狱警皱了皱眉头,把目光转向我。道:“小子,刚把你送回来,又给我惹事,你就不能安份点吗?”

  我冲着他笑了笑,道:“警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十倍奉还!”

  说到最后,我是吼着说出来的,我的表情变得异常的狰狞。

  那狱警被我吼得一愣,不过旋即便反应了过来,紧接着一警棍便抡到了我头上,直接把我轮翻在地。

  “让你狂,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来,我们小黑屋见。”

  狱警恶狠狠的喊道,紧接着一把把我给从地上拖了起来。

  听到小黑屋,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磊哥他们几个都用一种很怜悯又很痛快的眼神看着我。

  “你们几个看什么看?赶紧把人给我拖到医疗室,死了人的话还要算在我头上,真晦气!”

  “是是是,你们几个,抓紧把丧狗送到医疗室,看还能不能救活。”

  磊哥一边哈着腰,一边吩咐丧狗身边的几个小弟。

  很快,我便被这狱警给拖出了牢房,狱警跟在我后面,不停的在后面叫骂着,时不时的还用手上的警棍抡我一棍子,虽然我很想回头干这个装逼的狱警,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忍,我现在还没势,更不能惹了官方,不然夹在官方和囚犯方的中间,我会死的很惨。

  “小孙呀,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正当这狱警在那不停的叫骂着,一道声音响起,我抬起头,发现前面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虽然看起来很和蔼,但是身上却透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此时的他,正盯着我看。

  “哎呀,是龙头呀,刚刚没有看见您,真是不好意思。”

  这被称作小孙的狱警见到此人,立马换了副哈巴狗的模样,看起来他对眼前这位叫做龙头的中年人很是尊敬或者惧怕。

  “嗯,你这是要干嘛?这小伙子是谁呀?”

  龙头笑着点了点头,随即问道。

  “额,这小子刚才用刀捅伤了丧狗,我这正要把他带去小黑屋关禁闭呢。”

  “哦?还有这回事?”

  “对呀,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胆子大,还是脑子本来就缺根筋,一个人愣是把丧狗给捅个半死。”

  “他叫什么?”

  龙头似乎对我很感兴趣,不停的向着这狱警打听着我的情况。

  “好像叫吴道吧,以前好像是个大学生。”

  “大学生?”

  龙头似乎有些吃惊,也许在他心里觉得,大学生都很软弱,特别是在这种到处是穷凶极恶的罪犯的地方。

  “有点意思,行了,你忙去吧。”

  龙头笑了笑,嘴里小声的嘀咕了几句,便是对着狱警说道。

  “那行,龙头,我先带他去了。快点!”

  狱警给龙头到了个别,随即对我又是一棍子,疼的我后背那个火辣辣。

  很快,我便被狱警押到了一个牢房门前。

  “你给我滚进去。”

  那狱警边说着,便在后面对着我屁股就是一脚,直接我把给踹了进去。

  “痛死老子了。”

  我低声嘀咕了一声,随即牢门便“砰”的一声给关上了,门一关,一股潮湿恶臭的味道就扑鼻而来,我不由的赶忙捂住了鼻子,不然,我很可能会忍不住呕吐。而且,这里面昏暗无比,很难看清里面的情况,好一会,我才适应这昏暗的环境和这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下我才看清,这是一间很是狭小的房间,没有洗手间,没有厕所,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

  “d怪不得这么臭呢。”

  我不由的抱怨了一声,这一说话,我不由得开始咳嗽起来,这里的空气实在是太浑浊了,稍微呼吸的重了,胸口就会很闷,怪不得提到小黑屋,磊哥那伙人都害怕的要命,看这环境,只要是个人,被关在这里久了都会受不了,时间长了很可能会把人直接给关疯了。

  ◇{最r新章√节上P酷'匠☆#网GL

  “咳”

  忽然,我听到一声轻微的咳嗽声,着实的把我吓了一跳。

  “谁?”

  我一定神,出声问道,同时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四周,我可不相信这房间里有鬼这种鬼话。果不其然,我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我慢慢的走近,这个人蜷缩在角落里,低着头,一动不动,看不出年龄的大小,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是个死人,但可以确定的是肯定是个男的。

  “喂,你是谁?”

  我出声问道,这人并没有什么反应。

  “喂,是人就说句话。”

  我又重复了一遍,这人还是没答话,甚至连头都没抬。

  我一看他没动,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了呢,想到这,我便伸出右手想去拍他肩膀,当我的右手刚接近他。

  这人突然间就动了,只见这人双手猛地一拍地板,一起身,脚便闪电般的朝着我踢来,我一看他这架势,下意识的抱起胳膊,护住身体。

  “砰,砰”

  我只感觉胳膊处传来一股巨力,随之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我便直接被这人给踹飞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