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罢,道长,昨夜小的二人给邻县的王财主做工回家路过一座破庙,里面有个女菩萨,她见我们去庙里给她上香,她说她的小庙因为破旧已经很久没人供奉香火了。今日我们去供奉,她便送我们点礼物,然后我俩就一人得到了一百五十两白银。我们一商量,想出了设赌局赚钱这麽个办法,于是今早就来此摆了这一赌局。那菩萨还答应我们若能带其他人去供奉香火,她就会给我们更多的银子。”

  “哦?就还有这种事?”

  “道长,小的说的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虚言啊。”

  “是不是真的今晚我随你一同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啊?这...”

  “怎么?你们有什么异议吗?”

  当晚,于刘二人就带着那道士来到了那座破庙。庙中的一切都没变但原本放着菩萨像的泥台上的泥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身红衣慈眉善目的菩萨。虽经过变化但也隐隐能看出来就是乔丹。

  “你们来了。”变化成菩萨的乔丹不仅变得慈眉善目,就连声音也变得温柔如水。“前日你们来我这儿供奉香火后又有一个路过的书生也留下了供奉。我这破庙已破败了好久了,你们让我有感觉回到了从前,我谢谢你们。这是我许给你们的另外三百两银子。你们尽皆拿去吧。”

  于刘二人齐声道:“多谢菩萨。”

  “这位是?”乔丹说完,转过身,看到了那道士。两道目光接触,离乔丹近些的于晓泽甚至在乔丹眼中看到了火光,那是在血海深仇下的怒火。但乔丹还很理智,很快止住了冲上去夺魂的冲动,站在原地只是冷冷地看着。

  “菩萨,这是我们镇上的一位道长。他听说此处菩萨显灵,今晚就特意跟随我们来拜见。”

  “我看着你很眼熟啊,你叫什么名字?”

  “杨万年。”

  “哦,你可能是我哪位道家朋友的弟子吧,你过来让我仔细看看你。”

  道士一步步走进,乔丹心中的怒火也在熊熊燃烧。就在那道士走进乔丹,乔丹变回原本的摸样向那道士伸出利爪尖牙的一瞬间,那假道士也从道袍袖子里甩出一道符纸,上面的符文一看就是道士们常用的打鬼符。只不过这道符的符文画得十分精致。威力比起一般的道符也大一些。随着手掌拍出,那道士也大喊出声:“乔丹,既然你不肯放过我你也就去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跪在一旁家装捡银子的刘三翻身跃起一脚踢向假道士拿着道符的手,这一脚快准狠,一击命中。那道符一下子被抢走撕成了碎末,可这一系列事情发生到结束只是一瞬间。那道士趴在地上看着那一堆碎末...那是他现今唯一的厉害的法器,就这麽没了。那张精致的打鬼符可是耗费了他几万银两弄到的。那是他压箱底的手段,就这么说没就没了。他转身就要跑,可乔丹哪儿会给他机会,一道银白色的光带着煞气照向乔丹,一瞬间整个破庙的温度几乎降到了冰点。乔丹的身后更是冒出了淡淡的血光,乔丹的身上冒出一种看上去带着几分妖异的蓝紫色而又微微泛红的的火焰。

  “祭灵?”于晓泽看着这这场景,背后的血光,带着煞气的寒光,接近冰点的温度都在告诉于晓泽乔丹用了祭灵之术,这是一种玉石俱焚的妖术,燃烧魂魄自身的灵气以产生焚灵妖火,吸引月煞凶光,在短时间内使阴灵具有夺人魂魄的能力。可等妖术施展完,阴魂也就烧的丝毫不剩了。这是六道轮回中孕育出的大法则,每一个鬼魂都能自然领悟。

  乔丹带着血光扑向道士,一瞬间那假道士的魂魄就被撞了出来。那魂魄正要跑,一道黄符带着虚影打在那魂魄身上,一下子那魂魄就一动不动了。

  一道身影踱步走进庙中,在乔丹身上贴了一道符纸,乔丹身上的焚灵妖火也就瞬间熄灭了。乔丹的魂魄比起施展妖术以前要淡了一些,杨万年说:“你这丫头,不要命了。施展这妖术是要以自己魂飞魄散为代价的呀,我要是再晚来一步,你就魂飞魄散了。”

  “为了报弑母之仇的,即使魂飞魄散我也在所不惜。如今又是道长救了我,这份恩情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记在心底,等以后再报救命之恩了。”

  “好了,感恩的话就别说了,你且等一会,我问他点事,之后,他就随你处置的了。”

  “嗯。”

  杨万年身后跟着于晓泽、刘三、乔丹,四人走到假道士魂魄跟前。那魂魄知道自己找了对方的道了,自己一不小心激怒了对方自己就没有好果子吃了。他颤抖着,语气中带着几分恐惧和谨慎问;“你是谁?你要是弄死了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我问你问题,你如实回答,我就放了你,不然...乔丹可就不一定会饶你了。”对于这种黔驴技穷的人,不能逼得太紧,不然最后弄得狗急跳墙就不好了。

  “好,你问吧。”他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你叫什么名字?”

  “张清正。”

  “清正?真是侮辱了这两个字。你为什么对外号称伏魔者的后人?还有你刚才说你有师傅?告诉我他的道号。”

  “让我自称伏魔者的后人是我师父让这麽做的。我师父自称自来道人。”

  “你拜了他为师,你师父就给了你点打鬼符?”

  “他还给了我一个八卦盘,说这是他的门派的弟子信符。”

  “拿来我看看。”

  酷匠2(网o%正版U/首x☆发"_

  “就在我的肉身上,怀中揣着呢。”

  杨万年走向张清正的肉身,很快就从衣服的夹层中取出了一个墨黑色的八卦盘,他问:“就是这个?”

  “对。就是这个。”

  杨万年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不起眼的八卦盘,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的质地,背后的‘阴城子’让杨万年想起了什么。他抬头问;“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刘什么扇。”

  “刘纨扇?”

  “对,就是这个名字。你认识我师父?”

  “认识,我和他可是老相识了...”

  于晓泽看师傅表情凝重,问:“师父,这刘纨扇是什么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