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手盗,白银三百

  “只是什么?”

  “那老道老奸巨猾恐怕不会轻易上当。那我们怎么办?”

  “他很爱财,你们拿着这信物去关帝庙,那会有人帮你们的。”乔丹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方方正正地写着七个字“关帝庙鬼盗刘三”

  “好,那我们就跑一趟, 我倒要看看这李鬼有多大本事。”杨万年一个箭步上前夺过那字条。

  “你怎么会在这儿?”

  “师父!”乔丹和于晓泽一起惊叫起来。

  “你这小小的法术对我根本不起作用。一道阳神符的事。这件事我答应你了。明早我们就去找这字条上的人。”

  “师父答应你了,他一定会做到的。你报仇有望了! ”

  “如此便先谢过了。”乔丹一躬身,行了个礼,说:“小女子先告退了,二位休息吧。”说完就隐去了。

  第二天一早,于晓泽师徒上路寻那个鬼手刘三去了,到了那座半山腰上的关帝庙,于晓泽上前拍了拍那扇已经破旧的庙门。过了片刻,一个身形消瘦穿着黑色的长袖短衫的男子,他眯着眼看了来人一眼,问:“你们来这干嘛?”

  于晓泽上前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刘三还将信将疑,问:“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凭这个。你自己留的,刘三接过字条看了一眼确实是当年自己留给乔丹的。他说;“乔丹有恩于我,如今我自当帮他报仇,你们需要我做什么,我自当竭尽全力。”

  杨万年说:“我需要纹银三百两。”

  “区区三百两银子算的什么,那些贪官污吏哪家没有几千银子,今晚我便能弄到手。”

  “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只要那假道士家的。”

  “今晚我就去,明天清晨定让二位看到这三百两银子。”

  “我跟你一起去,我想看看那道士是不是真有两把刷子,若他只是一个坏人名声的罪人,我定要他万劫不复……”说着杨万年闪过一丝寒光。

  当晚午夜,刘三领着杨万年去了那道观,二人翻过低矮的院墙,来到内院,一阵男女欢爱的声音从偏房传出,刘三悄悄用水润破了窗纸,看向屋内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抱着一个赤裸的女子躺在床上做着淫荡之事。刘三不禁暗骂,‘这恶棍还真会享受,这麽大岁数了还能玩……’杨万年则在一旁看着心里只想着看这道士是不是真有本事。

  转眼二更过后,杨万年看着刘三迟迟不动,问:“怎莫还不动手?切莫失了机会,迟则生变啊。”

  刘三说;“这就是你不懂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你不懂也正常,人睡觉分几个阶段,一更左右时人刚睡,一旦有声音马上就会惊醒,且短时间内不会再睡着。二更就睡熟了,一旦被声音惊醒,便会自然的惊醒起床查看,而到了三更人就进入了一种很朦胧的状态,睁眼看看,没什么就又睡了。这个时候下手最不易被发现。”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只要你喜欢做什么都行,就是别发出声音。比如喝点水睡觉。”说着还扔给杨万年一个水袋。

  “好吧。”杨万年喝了一口水,很快觉得困倦,很快就睡了。还时不时发出轻轻地呼噜声。

  过了一会,刘三猛地睁开眼睛,一个弹跳立起,蹭蹭两下跃上房顶,半跪在屋顶上,看了一眼墙角睡觉的杨万年,心想自己的迷药还真好用。接着他掀起好几块瓦片,房顶上赫然露出一个大洞,刘三头朝下身体一缩,直至掉下去了,可落到一半,刘三双脚一弯直接倒挂在了房梁之上,又是轻轻地一跃,刘三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地上,他东翻翻西找找,很快从墙壁的暗格中拿出了一个木制的箱子,他从腰间掏出一把长长的各式各样的工具,只是转眼的功夫,那把锁就被打开了,里面是白花花的银子。刘三一不做二不休,用包袱皮卷走了所有的银子,来了个包圆。

  刘三又从正门走出,叫醒了杨万年,二人又翻过院墙逃之夭夭。回了关帝庙,杨万年揉着腰,说;“刘三啊,这一来一回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了。”

  ◇酷cL匠网{永M4久6`免k费h看小、B说r

  “没办法,各行各有各行难。”

  “没办法,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又会缩骨又会倒挂金钩的.”

  “你……,你没被我的迷药迷倒?可你明明睡了?难道你……”

  “你猜对了,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这么做我能理解。你不需要解释。”

  “……”

  “好了,别多想了,一会儿天亮了你跟我徒儿去办点事。”杨万年在刘三和于晓泽耳边耳语了一番。于晓泽眼睛里闪过一道光,刘三更是拍手叫好。

  等天亮了,刘三和于晓泽推着一个旧木板车拉着桌子,凳子等一些赌局用的物件来到了山上的道观旁,俩人把东西一摆,又把那三百两银子往桌子上一摆——摆开了赌局!

  这简陋的赌局引来了许多人观看,其中就有那假道士。假道士早晨起来出来溜达,却看到了这赌局,又觉得他们这银子像自己家的所以过来看看,远远地瞧瞧还好,这凑近一看,越看越像自己放在暗格里的银子。赶紧回家一看,喝!自己的银子全部不翼而飞了。“这准是叫那俩人偷走了,不能就这么算了。”假道士一番眼珠,计上心来,冲门外大喊;“来人,速将门外那两个摆赌局的人请进来。”一群弟子家丁就立马放下手中的事跑向门外,去‘请’那两个人。

  不一会儿,那一众弟子家丁压着俩人进来了,正是刘三和于晓泽二人。

  “你们二人可知罪?”

  刘三应声道;“道长,我二人所犯之罪只有二人笃定。我等二人不知。”

  于晓泽按昨天师傅教的说词一一对答。

  “我问你们,你们开赌局的几百两银子从何而来?”

  “这……大人,小的不能说。”

  “快说,不然就到官府告你们偷我的银子了。本道昨日丢了三百两银子就是这三百两。”假道士声色俱厉地问。

  “不,不是这样的,这银子是菩萨给的,怎么可能是偷得您的?”刘三装着焦急的样子抢着叫道。

  “哎呀,那个菩萨不让说的,你忘啦?他要是怪罪下来咱们就完了。”于晓泽也有模有样的配合着演着戏。

  “要是我们不说,马上就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