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石磨狱,苦口婆心

  又走了好长时间,我们看两座高大的山岭,山腰上还有许多晃动的身影,这是.....金鸡岭。我看着远处的山峰,说;“师父,这就是金鸡山了,对吧,我记得你以前给我讲过,金鸡山峰,有两道岭,笔直的山峰就要一点一点的爬过去,那情形就仿佛从鸡背爬到鸡冠上,只有翻过这金鸡山,才算有资格成为鬼魂,你说死在那典狱官手下的有多少人啊,他的罪孽.....”师傅看着远处的鸡群,低声说;“是啊,这恶狗岭和金鸡山都是所有灵魂必须要过的两道关,只有过了这两道关才有资格担任鬼魂。那典狱官生前害人无数,就算过了这金鸡岭,恐怕也要在十八层地狱受一番苦头。”

  我和师傅抬腿迈入金鸡岭,一入金鸡岭,一群一群的公鸡迎面扑来,那铁嘴和秃鹫的嘴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下一下的都要捯瞎灵魂的双眼,煽动的翅膀更是让我们无法睁开眼睛,那锐利的爪子更像大黑爷手里的抓魂钩,一爪子就可以让一般鬼魂皮开肉绽,伤及五脏六腑,不抓出魂魄的心肝不算完事。想想阳间杀鸡的时候是鸡们等待死亡的样子,现在是一个个灵魂占在了鸡群里,想必这个时候就完全可以理解什么是待杀的感觉了。这才明白世间,以前死者入殓的时候,尸身胸口上的磁碟装着五谷粮,都是为了过金鸡山而备。没人愿意自己故去的亲朋好友让一只只公鸡啄咬。但还好师傅早有准备,那就是老鼠。两只老鼠拎在手里,在鸡群中游走却没有一只鸡走上前来。就这样,我们过了金鸡岭。

  {D看U正版|H章节上酷匠L网

  又是一段山路,我们隐约看到些房屋,又走了盏茶的时间,我们走近才意识到这是座村庄,村子中张灯结彩,歌舞声此起彼伏,师傅说道;“徒儿,看吧,野鬼村,表面上看到的那些热闹的场面皆是幻化而来,都是那些过了恶狗岭、金鸡山肢体不全的灵魂所幻化而成,因肢体不全无法前进,只得在这里滞留聚集,等那些被热闹迷惑的健全灵体到来,趁机下手,找到新的肢体换到自己的身上好继续前往阴曹地府。只见那些被迷惑的健全灵魂,根本无法挣脱这些村些魔爪,一阵阵痛苦的哀号,血肉模糊,撕心裂肺。此时却看到下界有一些健全灵魂可安然无恙的过关,不知缘由,便问童子,童子答曰,皆是阳世眷属在亡人灵前焚化了买路3斤6两纸钱,健全灵体拿着这买路钱,方可顺利过关。”师父说罢,我便是真正的明白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了。

  师父看见我望着远方的凉亭好像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从怀里掏出来两个样子奇怪的果子,自己吃掉一个,将另一个递给我,说:“把这镇魂果吃掉,要不然你一会喝了迷魂水之后乱说,咱俩没准就交代在这了。”我一听就又有了问题,说:“师父这迷魂果是什么玩意?还有你刚才说的迷魂水又是什么?”师父听了叹了口气说:“你的问题好多呀,虽说不明白的确实需要问,可你对咱们这一行的了解太少了吧。我这么多年苦口婆心的教导你,你是真记不住还是故意气我?唉~也罢,我就跟你说说这接下来的路程。你可看见了前方的那个凉亭?”

  “看见了。”

  “那叫迷魂殿,也称为迷魂亭,那亭子下有一眼蓝绿色的泉水,叫迷魂泉,泉眼中的水就是迷魂水,只有喝了迷魂水才能继续前进。因为喝过迷魂水的鬼魂会问什么打答什么,就会在十八层地狱里交代自己的所有罪行,我给你的镇魂果能抵抗迷魂水的功效,不至于一会人家一问,你把实话说出来,咱俩就算交代了。那果实生长在歇阳山的悬崖绝壁上,采摘过程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入崖下魂飞魄散。”

  “哦。”我听到这些我闻所未闻的东西后,被这些神奇的东西惊呆了。

  当我们走近那亭子,细细观察才发现这亭子周围的气氛也有些祥和,亭子上只有一块刻着“迷魂亭”的黑木大匾。亭子内,一个个怨气已消的鬼魂,井然有序的在亭内等待喝下泉水,准备去往酆都听候十殿阎罗发落。

  我不禁想若是阳间也有这神奇的泉水会少多少冤情罪案?会有多少正人君子得以活命,有多少恶人罪犯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喝了那迷魂泉水,我们顺着那鬼差的指引,走到了一堵高大的城墙下,我们看见一扇巨大的门,门两侧有一副巨大的对联,上联是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下联是阳与阴,阴与阳,阴阳永隔。横批的地方一块发光的石牌,写着三个大字—酆都城。城门两边是一排排站立着的鬼兵,冷风吹过,更显得这鬼郡十分恐怖。

  到了。。。。

  “那典狱官生前害人无数,又肯定不是第一次受贿,估计他现在他的刑罚快结束了,咱们快去,不然没准就晚了。要是晚了这瀛咒可就消不了了。”师父掐指算算说。“那地狱分十八层,时间又紧,咱们不可能一层一层的找,那咱们去哪找那个典狱官啊?”我问了一句。

  “他生前犯的是受贿罪,死后定是在石磨地狱受刑,咱们自然去那里找他了。”师傅想了想说。

  我们因为没有受到迷魂水的影响,很快就经过了前十四座地狱,i、进入石磨地狱,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典狱官,说;“大人那,我们是张老太太请来的道士,您和张老太太的恩恩怨怨我们也大致了解了,但你又何必自造怨恨呢,阳间的恩怨情仇就不要再在阴间继续了,大不了你可以说说条件,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她,我觉得你应该是知道你下的瀛咒有损你自己的鬼寿,你们之间有多大的仇恨啊,竟然恨得你不惜损自己的鬼寿来诅咒她?听我一句劝,及早收手吧,你若是不愿意就此平息,我们可以赔你些什么。”师父当起和事佬来给人感觉特专业。

  “那老太婆当年告我一状,害得我受苦受难。我如今饶了她,怎能消我心头之恨?我即将灾消难满,再过几年我就能转世投胎,我要什么赔件?”那典狱官恨张老太太恨得牙根痒痒,有怎肯放过她?说话的声音里就夹杂着恨意。。说到激动处竟然吼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阳洋阳 说:

最近有点事,可能更新不稳定,以后会好的,初次写书,我尽量保证更新。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