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呀?”我的疑问总是一个又一个。“我没告诉过你吗?过了鬼门关当然是黄泉路了。黄泉路上不好走呢,黄泉路上无老少。黄泉路上向看,看不到日月星辰,向下看,看不到土地尘埃,向前看,看不到阳关大路,向后看,看不到亲朋四邻。有人会问以前死者的家属给死者烧去了纸牛、纸马、纸车,为什么不用这些工具上路呢?熟不知这个时候亡人的灵魂还不能叫做鬼呢,只有进了酆都城才能叫做一个真正的鬼魂。有的时候还有给人买寿抢魂,就都是在这个黄泉路上抢魂的,因为还没进入酆都城,一切都还有转机。用现在的话说,黄泉路可算是一个多发事故地段了。现在想想第一次走黄泉路,心里还是那么紧张,那么酸楚,想到故去的亲人在走黄泉路时的心情,为人子孙却不能尽孝送行,眼角泛出泪花。黄泉路上一路崎岖颠簸,各路灵魂有的哭嚎不肯前往,有的满嘴花言巧语讨好阴兵,有的迷迷糊糊一路直走…..人的求生意识是最强的,但是上了这黄泉路又有几人能够还魂呢?任凭灵魂怎么哀求、怎样使出浑身解数逃跑,都挣不开阴兵手里这死亡的铁链,一路归去。任凭灵魂走的多累,鬼差都不会让你休息耽误行程,必须要尽快赶路走出这黄泉路,玩笑话说,黄泉路上是没有客店的,阳间有再多的钱财在黄泉路上也一样白费,目的地都是一个地方,阴曹地府---酆都城。”

  (酷BE匠{^网h唯{一正版,其他b都E是…E盗)版9R

  说话间已到了黄泉路的尽头,远远看见一座崎岖的大桥伫立在一条湍急的河流上。

  “徒儿你看到了么?那就是奈何桥了。咱们走吧。”师父指着远方说道。

  走近奈何桥,桥头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阴桥奈何”几个大字,晶莹的石碑在这里显得那么令人恐惧。

  师傅和我走在桥上,师傅叹了一口气,说:“这奈何桥可有着许多说法。奈何桥建在忘川河上,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也许这一世的夫妻情缘,开始于斯,恩断于此。奈何桥此桥为界,开始新的一个轮回。奈何桥有三层,玉桥供大贤德之人行走,石桥上尽是善人,木桥是留给有罪之人的。忘川河中血水滚滚,有罪之人若罪孽太过深重,便过不了木桥,走到桥中央就会被河中水鬼扯下去,从此在忘川河中受苦受难,不得投胎转世。”

  “师父,前面那个高台是什么地方?”我们已顺着石桥走到了奈何桥的尽头,看见了一座高高的台子在远处屹立,我便又一次发问。

  “那里叫望乡台,人死后,一天不吃人间饭,两天就过阴阳界,三天到达望乡台,望见亲人哭哀哀。鬼魂去地府报到前,都对阳世亲人十分挂念,尽管鬼卒严催怒斥,还是要强登望乡台,最后遥望家乡,大哭一声,才死心塌地前往“阴曹地府”。正是“望乡台上鬼仓皇,望眼睁睁泪两行。妻儿老小偎柩侧,亲朋济济聚灵堂。”

  望乡台被视为亡魂最后一次向阳世亲人告别的地方。而且这望乡台建造甚奇,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十分险峻,稍有不慎就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但站在上面,五大洲、四大洋都可以望见。

  走近望乡台,我才注意到,那望乡台下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我在感慨那巨石之大的时候,问师父;“那是什么石?”师父说;“那叫三生石,相传女娲在补天之后,开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计,终而成一硕石,女娲将其立于西天灵河畔。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受日月精华,灵性渐通。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只听天际一声巨响,一石直插云霄,顶于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女娲放眼望去,大惊失色,只见此石吸收日月精华以后,头重脚轻,直立不倒,大可顶天,长相奇幻,竟生出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纵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女娲急施魄灵符,将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后,独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法力三生诀,将其三段命名为前世、今生、来世,并在其身添上一笔姻缘线,从今生一直延续到来世。为了更好的约束其魔性,女娲思虑再三,最终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当此石直立后,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缘轮回者更是络绎不绝。哎,我说你哪来这么多问题?”

  “………..”我也不能说什么,我的问题确实是很多。

  下了望乡台一路前行,忽听见一阵阵的狗吠声,那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听的我毛骨悚然。

  又走了几步,看见一道峡谷,走到谷边,我看见一群群的恶狗,目光凶横,满嘴钢牙,皮毛钢丝一般坚硬,向在我们之前走进去的灵魂疯咬过去,不撕扯掉腿脚是不肯松口的。那些灵魂使劲浑身解数也难逃这恶狗的铁嘴钢牙,有的被咬断了腿,有的被扯断了脚,有的成了独臂,有的成了断手。熟不知人从灵魂变成鬼魂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也要经过这三灾九难的。为人不容易,成鬼也不是这么轻而易举的。我心里暗自想着;阳间那杀狗的屠夫到了此地,恐怕也要尝尝这被人宰杀分割的痛苦。过了皆是残肢破体,污血淋淋的恶狗岭。能全身过着恶狗岭的寥寥无几。毕竟这个世界的圣人不多嘛。我看着鲜血淋漓的场面感到不是一般的恐惧。

  师傅却淡定自若地用两张黄纸做了两个黄纸人,又将自己的中指血滴在其中一个纸人上,又将我扯过去,划破我的手指同样地滴了一滴中指血在另一个纸人上,又画了两个“招魂符”,强行唤来了两个路过的魂魄附身在那两个纸人上,将两个纸人抛向恶狗岭,一时间无数恶狗扑向那两个纸人扑过去,我和师父趁着这短短的几个眨眼过了恶狗岭,再回首那两个附着鬼魂的纸人已被撕咬的七零八落。我们赶集离开了那个血腥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