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地了,你们打你们的,都瞅我干啥。”

  高群掂了掂手里那个长条形的东西,笑呵呵的对众人说道。

  你整这么个玩意过来干啥。”马华没好气的说道。

  “我不是说了,这是“避弹衣”,没这玩意,虎子大哥,不得整死我们啊。”高群依旧笑着说道。

  “你真能瞎扯腾,手榴弹都特么干出来了。”马华无奈的骂了一句。

  没错,高群手里拿着的长条形东西,就是手榴弹,就是那种最老式的,一头粗,一头细,还有引线的那种。

  这是我们下午专门开车回了一趟我家隔壁的村子,从一个老猎户手里淘换过来的。

  “虎子哥,你不让花花告诉我们,要谈谈么,来,你说该咋谈,我听着。”

  我掏出一根烟点着,歪着脖子看着虎子,开口说道。

  弄个假手榴弹,吓唬谁呢?我特么非要崩你一下,看看能咋的。”

  虎子身边一个长发青年,端着五连发往我胸口一下,咬牙说了一句。

  RQ看‘/正9◇版/章‘节上酷¤8匠n网

  “哎呀卧槽,我咋这么不愿意听你吹牛比呢。”

  高群相当不愿意看到,有人在他这个极度喜爱装b的狂热分子面前装b,虎着脸说了一句,举着手榴弹,就准备往长发青年脑袋上砸。

  “卧槽!”

  马华吓了一跳,赶忙搂着他的胳膊,把他拦了下来。

  “……”

  长发青年眼神发飘,脑门开始冒汗。

  “哗啦!”

  我叼着烟,伸手拉开衣服的拉链,把怀敞开,露出腰上别着的手榴弹,随后伸手握住枪管,往下移动了一些位置,顶在手榴弹上,拍了拍他的脸,轻声说道:“来,往这儿开枪。”

  “……”

  长发青年咬了咬牙,鼻子尖啪嗒啪嗒往下滴汗,没有说话。

  “你特么想干啥!”虎子咬着牙,冲我说道。

  “你看你这话问的,真J把没有社会大哥的水平。你把我钓出来,又找这么多人过来,还问我想干啥?你特么在这儿唱二人转,搞笑呢?”我看着虎子,一点面子没给他的说道。

  整这个玩意,你是不是觉的自己,老牛比了?”虎子瞪圆眼睛,冲我骂道。

  “牛不牛,不是关键。我特么今天敢来这儿,跟你面对面的谈,就做好,让你崩两枪的准备。来,五连发不是在手里么,***,崩啊!”我指着腰上的手榴弹说道。

  “……”

  虎子眼睛都红了,咬牙看着我,没有说话。

  “***,你不是找我么,你不是要跟我展现展现你的能量么,我特么就站这儿了,你特么开枪崩我啊!”

  我指着他的鼻子,怒声喝道,最后直接轮圈胳膊,一个大嘴巴子抽在虎子脸上。

  “啪!”

  清脆的声音在虎子脸上响起,他被抽的横移一步。

  虎子楞了一下,眼睛红的都快能滴出血了,怒骂一声,伸手抢过一把军刺,就冲我捅了过来。

  “嘭!”

  我后退一步,一脚踹在虎子的大胯上。

  “别**动!”

  这一下可算是捅在马蜂窝上了,虎子带来的人瞬间炸开,后面的人拎着家伙就要往前冲,另一把五连发也顶在了我的脑门上。

  我特么看你们都不想好了。”

  我脑门哗哗冒汗,直接把腰上的手榴弹拽了下来,伸手就要薅引线……

  “都堵在这儿!”

  一个响亮的骂声,在走廊的另一头响起。

  “唰!”

  我一手举着手榴弹,一手捏着引线,跟特么要炸碉堡的董英雄一样,扭头扫了一眼。

  “嘭嘭,踏踏!”

  人群后面传来一阵推搡声,随后众人散开,让出一条路,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生哥,你来了。”马华赶忙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生哥。”虎子也打了个招呼。

  “咋地了这是?你们不是在这儿谈啥事儿么,怎么谈着谈着,就开始扬沙子了呢?还摇来这么多人。”生哥瞅都没瞅我手上的手榴弹一眼,对着两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

  虎子低着头,没有说话。

  “是不是觉的马华跟你谈,段位不够啊?那我现在来了,我跟你谈,你看我段位够不?”生哥,也就是刘福生依旧平淡的对虎子说道。

  虎子还是没吱声。

  “这么多人,一会儿再J吧把警察招来,让你的人散了吧。”

  刘福生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不再看他,扭头冲我问道:“袁立,是不?”

  “啊,是我,你好,生哥。”

  我楞了一下,手里还攥着手榴弹,赶忙回了一句。

  “杵这儿干啥,进屋吧。”

  刘福生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随后夹着小包,溜溜达达的走进了包房。

  “滚!”

  跟在刘福生身边,有些瘦弱的中年人,扭头冲虎子说了一个字,也走进了包房。

  “……”

  我和高群对视了一眼,也奔包房里面走去,马华紧跟上来,走进来之后,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包房里。

  我们围着饭桌坐了下来,马华按了一下墙上的传呼机,告诉前台上菜,一转身,看到高群手里还拿着手榴弹,张嘴就骂:“你是不是傻比,外面人都走了,你还拿着这玩意儿干啥,赶紧弄外面处理了,一会儿再特么炸了。”

  “没事儿,这都放好几十年了,早泛潮的不会响了,也就能吓唬吓唬人。那老头家里的孙子,都拿这玩意敲核桃吃。”

  高群满不在意的解释了一句,随后还拿着手榴弹,在饭桌上哐当哐当的敲了两下。这可给马华吓完了,瞬间冲到高群面前,把手榴弹抢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骂道:“曹***,你是不是缺心眼,这玩意再泛潮,那能这么敲么?”

  “……”

  高群瞅了一眼刘福生,强忍着和马华撕巴一顿的冲动,抿着嘴没吭声。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刘福生正跟那个瘦弱中年,低声说着什么,瘦弱中年也不张嘴,就摇头或者点头。

  我就坐在刘福生身边,低着头看裤裆。也不知道为啥,我这么多场面都经历过来了,心态也放平了,但是就这么一个带着眼睛,看起来有点的中年坐在旁边,就能让我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不知道。只是过了几分钟,开始上菜的时候,虎子一个人走了进来。

  我探着脖子往外瞅了一眼,外面空荡荡的,应该是虎子让他的人都走了。

  没一会,菜上齐了,刘福生停止了交代,招呼我们吃菜,把虎子晾那儿,绝口不提要跟他谈事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