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

  二虎转头看腰的同时,瞅见了紧追不舍的高群,脑门顿时哗哗淌汗,喊了一声:“哥们,你先别追,你听我说!”

  “说你****!”

  高群撇嘴骂了一句,胳膊往前一送,管叉捅在二虎的大腿上。

  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管叉是什么,其实普遍常用的,都不是专门买的那种,而是一根钢管,给一头斜着切开,切出来一个锋利的尖儿,能捅能砸,居家旅行,打破鞋干仗的必备之品。(还不知道的话,就去问度娘吧。)

  “噗!”

  管叉扎进二虎的大腿,半秒之后,鲜血顺着另一头就流了出来。

  “嗷!!”

  二虎嗷的一声嚎了起来,另外一条腿往前一窜,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往前滑了半米。

  “呸!”

  高群扭头吐了一口唾沫,两步走过去,管叉轻轻在二虎另外一条腿上扎了一下,撇嘴说道:“咋滴,你不二虎么,扎你一条腿,还有三条呢,咋不跑了呢?”

  “哥们,哥们,你听我跟你说,我哥放话让我过来的……”

  二虎抬头看着高群,有看了看他手里的管叉,嘴角抽了一下,赶忙喊了起来。

  “说你****!记住,捅你的,南岗高群,没死,欢迎你来报复。”

  高群脸色平淡的说了一句,攥紧管叉,对着二虎的肚子,连捅两下。

  “噗!”

  管叉拔出来的同时,一股鲜血从二虎肚子上喷了出来。

  “啊!!”

  二虎一声惨叫,捂着肚子缩成一团。

  “……”

  我看着这一幕,忽然感觉很冷,非常冷,高群给我的印象,再次改观。

  之前我称他为亡命徒,那是因为他干仗的时候特别拼命,但这一声亡命徒,还是有点水分的。

  但是现在,他绝绝对对当得起亡命徒这三个字,因为我发现,他不但干仗的时候,拼自己的命,也拼别人的命。

  “走吧,估计一会虎子就带人来了。”

  高群在用衣服在管叉上擦了两下,随后扔在地上,随后捡起西瓜刀别在腰上,走过来对我说道。

  “啊,哦,走吧。”

  我一愣,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扶起孟娇娇,奔医院走去。

  十分钟后,我们回到医院,我先把孟娇娇扶进车里,随后就去护士站租了架轮椅,去病房把慕辉推了出来,然后开车离开了医院。

  我们走的很急,连出院手续都没办。因为那两个跑了的青年,肯定会第一时间给虎子打电话,而二虎伤的那么重,去别的医院都是耽误事儿,肯定会就近送到这个医院。

  我们要还在这医院待着,指不定就可能碰面,那可就不太好玩了。

  我们三个没敢在市区,而是选择开车直奔郊区,找了一间小诊所,开始处理伤口。

  没错,就是我们三个,因为我从医院把慕辉推出来的时候,高群已经不见了,我给他打电话,却提示的关机。

  而慕辉这时说了一句话,让我瞬间着急上火,嘴上立刻就长出了俩大泡。

  慕辉说,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高群接了个电话,他听见电话里面的人说了句“找到了”,然后高群就跟慕辉说有点事儿,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出去之后的事儿就不用说了,偶遇我们和二虎干仗,他抽冷子上去砍翻一个,吓跑两个,给二虎整了个重伤,又给我们送到医院,然后人就没影了。

  至于他电话里说的找到了,那不用想,肯定是找到赵子亮了。而高群此刻肯定是一个人找赵子亮去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我能猜到一点。

  一来,孟娇娇之前在走廊上那一句“小宝在里面接腿,你咋一点事儿没有呢?”,对高群刺激很大,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所以他必须去收拾了赵子亮,告诉告诉我们,他高群,不是个卖队友的人。

  二来,他心里明白,他如果告诉我们,找到赵子亮了,那我们肯定会拦着,就连被砸折了一条腿的慕辉,也不会让他去。

  所以,他接到电话之后,并没有告诉我们,一个人偷偷的走了。

  再说说另一边,以下所发生的,都是经由高群之后口述给我的。

  高群偷摸走了之后,就想去拿枪。

  之前慕辉还没受伤的时候,高群问过他枪放哪儿了,他也说了,所以高群知道枪在什么地方。

  他想一个人去找赵子亮,用刀肯定不行,因为据他朋友说,赵子亮此刻身边最少有十个人以上。

  高群是亡命徒,但是他一个人,一把刀,肯定干不过这么多人,所以他就准备拿枪。

  慕辉受伤之后,高群跑前跑后的,一直都没停过,也没时间换衣服。离开医院的时候,身上穿着不知道谁的外套,下身病号服,叫上踩着一双拖鞋,钱包也没带,全身上下,就外套口袋里,有不到十块钱零钱。

  放枪的地方离的挺远,打车去,钱肯定不够,再给我们打电话要钱,也是不可能的,他一露面,那我们哪怕给他绑起来,也肯定不会让他去。

  所以无奈之下,高群只好坐了一趟公交车,然后又步行了三条街,才把枪取了出来,然后又步行回去,再次坐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市里,然后……

  反正他这一来一回,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等他赶到地方的时候,赵子亮刚好带着一群人从KTV里面走出来,准备开车走人了。

  “唰!”

  高群掏出从护士站顺来的口罩,带在嘴上,迈步走了过去。

  酷匠网永|D久免p费a看小,说.

  “踏踏!”

  高群穿着塑胶拖鞋,跑起来动静特别大。赵子亮是第一个听到声音,转过头看的人,但是高群穿的比较另类,而且还戴着口罩,他一下子没认出来,还以为是打哪跑出来个精神病人呢。

  “唰!”

  高群在赵子亮一伙人五米距离外站定,从外套里,把五连发抽了出来。

  “唰!”

  赵子亮一伙,最少有七八个人都看见了高群手里的枪,顿时有点懵了。

  “赵子亮,你特*不是找我么,我就在这儿站着,来拼吧!”

  高群大喊一声,撸动枪栓,直接扣下了扳机。

  “砰!”

  枪口火光闪烁,站在赵子亮前面的一个青年,腿上暴起一团血花,直接捂着腿栽在地上,惨嚎了起来。

  “唰!”

  赵子亮一伙一愣,瞬间散开,迈步往车子后面跑。赵子亮也低头猛窜,只是他腿上还负着伤,一米六,一米七的跑,明显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

  “啪!”

  高群看都不看别人,枪口直接瞄准赵子亮,再次扣动了扳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