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哥,对不住了。”

  我扭头冲虎子道了个歉,心里感觉挺无奈的。我今天过来,就是想事儿给平了的,结果没想到,事儿越整越大,虎子现在估计干死我的心都有了。

  “滚。”虎子头也没回的骂了一句。

  “啪!”

  我把仿六四放在桌子上,随后带着娇娇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海洋,我们上了车子,火急火燎的就往医院赶。

  赶到医院,我先给高群打了个电话,得知慕辉正在接腿骨,又急匆匆的赶去急诊大厅。

  到了急诊大厅,就看到高群光着膀子,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旁边还放了一把西瓜刀。

  “人呢?”我急匆匆走过去,开口问道。

  “赵子亮他们走了,先别说这个,我身上没钱,去办了出院手续,才把剩下的几千块钱押金转给了小宝,我估计不太够,你再去缴点。”高群看见我,松了一口气说道。

  “赵子亮……”我顿时就愣住了,为啥愣住,前面有和马华的对话,这就不说了。

  “小宝还在接腿,你咋没事儿呢?”孟娇娇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我从二楼跳下去跑了,我以为小宝也跟我一起跑了,谁知道……曹特么,一会儿等小宝出来,我就去找赵子亮,我要不给他腿锯断一截,我特么以后见小宝一回,就给他磕一个。”高群沉默了一会,咬牙说道。

  “嘭!”

  我皱眉推了孟娇娇一下,扭头冲高群说道:“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先给钱缴上吧。”

  我们去缴了费,坐在走廊上开始等了起来。我们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压抑。

  我是脑子里一团乱,觉的这段时间,都白折腾了,砍了赵子亮,得罪了牛康,也没交好古前进,完事儿还特么没把虎子的事儿给整明白。

  这几个人,单独拿出去,虽然不是J市顶尖的人物,但是多多少少都有点能量,就这样让他们惦记着我们几个,以后的日子,能过的舒坦么?

  高群是急的,他这人最要面子,要是让别人知道,一出事儿,他自己跑了,把队友丢哪儿不管了,那以后真没脸出门了。

  至于孟娇娇,恩,他估计没啥想法,就等着我说话呢。

  十几分钟后,马华赶过来了。

  他身后跟着俩人,穿着外套,衣服里鼓鼓囊囊的,一瞅就是塞了东西。

  “人呢?”马华第一句,跟我刚来的时候,问的一样的话。

  “赵子亮走了,我朋友还在里面。”我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

  马华楞了一下,想了想问道:“确定是赵子亮么?”

  “曹,我特么骗你,有高潮啊?”高群没好气的说道。

  “你们先别急,我去撒撒网,看能不能找着他。”

  马华说了一句,然后就带着人去外面打电话了。

  又半个小时后,慕辉被护士推了出来,随后去了普通病房,开始打消炎药。

  我找医生了解了一下,医生说没啥事儿,就是肩膀缝了几针,小腿一般性骨折,养几个月就好了,一般没啥后遗症。

  我听医生这么说,也松了口气,道了个谢,随后回到了病房。

  病房里,慕辉左腿打着石膏,手上扎着输液管,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高群和孟娇娇跟他说话,他也不搭理,就一直闭着眼睛哼哼。

  “小宝,还疼不?”我站在病床边,憋了半天,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

  “那个人过来,明摆着就是想干残你跟群儿,他临走的时候还说,这事儿还没完。”慕辉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随后声音有些虚弱沙哑的说了一句。

  “么了个比的,他想完,我都跟他完不了。”高群恼怒的说道。

  “轻点折腾吧。”慕辉又说了一句,就闭上了眼睛。没多久,麻药劲儿上来,他轻轻打起了呼噜。

  看着慕辉这样,我心里特别不舒服。赵子亮的事儿,跟慕辉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能说是高群和我连累的他。

  我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很想跟慕辉说,你放心,这事儿我肯定帮你找回来。

  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去。

  经历过这几次事儿之后,我算是明白了,像赵子亮这种人,你跟他掐起来,除非让他躺下,或者被他弄躺下,要不然这特么一辈子都得纠扯不轻。

  我不敢把他弄躺下,我怕坐牢,怕给我判个死刑,但是我也不想被他弄躺下,我还没活够,所以我真不知道该咋整了。

  就在我想的脑袋疼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是马华打来的,接通之后,他让下楼一趟。

  我到了楼下,就看见马华正站在院子里跟谁打着电话。我稍稍停顿了一下,等他挂了电话后,才走了过去。

  “啪!”

  马华看了一眼,从身上掏出一摞钱,冲我说道:“我最近手头也不太宽裕,这一万块钱,你先拿着。”

  我没有推辞,伸手接了过来。

  “赵子亮那边,我会让人找他的。没事儿,我先走了。”

  马华拍着我肩膀说了一句,随后带着人,开车走了。

  我回到楼上,高群瞥了我一眼,开口问道:“花花姐找你了?”

  “恩。”我坐在凳子上,随口回了一句。

  “找你干啥?”高群继续问道。

  “给了我一万块钱。”我随口回了一句。

  “曹,他给你一万块钱,啥意思?”高群瞪着眼睛问道。

  “还不明白么,一万块钱,算补偿咱的。”我瞥了他一眼,说道。

  “那赵子亮咋整?”

  “他的意思,给钱归给钱,赵子亮还是要找的。”我对高群这么说,不过心里却忍不住想,他给我钱,我都接了,他还会去费劲的找赵子亮么?

  这个答案,估计也就只有马华自己知道了。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我和孟娇娇七点多吃的晚饭,但是这一阵折腾之后,我又感觉有点饿了。

  跟高群说了一声,我跟孟娇娇就走出病房,去外面吃饭。

  出了医院,我想了想,也不开车了,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吃点算了。

  看¤6正G{版章k节9上酷Z_匠网$~

  医院附近的饭店关门比较早,基本上过了晚上吃饭那一阵儿,就关门下班了。我和孟娇娇溜溜达达的走了两条街,才看到对面街上,有个卖包子馄饨的路边摊。

  “嘎吱,嘎吱!”

  我俩刚准备过马路,忽然一亮金杯粗暴的开了过来,直接扎在我们前面。

  “踏踏!”

  我后退两步,抬头看了过去。

  “嘭,嘭,哗啦!”

  车门拉开,六七个青年从车里跳了出来,领头的光头青年抬起胳膊,砍山刀的刀尖指着我,大喊一声:“曹特么,就他了,开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岭小歌说:

三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