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你别动手,我先跟他盘盘道儿。”

  虎子摆手阻止了二虎,随后扭头冲我说道:“我虎子虽然玩的不咋样,但是吐口唾沫,是个钉,说出去的话,就没不算过。两个星期,三万块钱,那是给皮子和卓越的医药费,我找你谈的,是你跟我的事儿,明白不?”

  他一提这个,我顿时明白过来,他所谓的我跟他之间的事儿,就是我用铁砂喷子顶他脑袋上,给他整到荒郊野外的事儿了。

  看正版Uy章节、上5,酷O匠E^网`!

  “我不明白你说的啥。”我摇摇头,干脆的开始玩臭不要脸。

  “呵呵,装傻是不?不是,我都不明白像你们这些小孩是咋想的,你觉的跟我装个傻,卖个赖,我就整不了你了,是不?我是在跟你讲道理么?恩?明告诉你,今天你要不让我满意,估计你跟你朋友,想走出这办公室,有点费劲。”

  虎子用手指点着桌子,二郎腿翘在桌子上,不屑的冲我说道。

  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现在,此刻,必须在这个地方,给他个交代,否则他就要收拾我们。

  那么问题来了,给个啥样的交代,才能让他满意呢?

  一般在社会上玩的,有点名声的大哥,遇到这种事儿,那都是你打我一巴掌,我掰断你的手,你让我没面子,我就打的你没里子。

  像我跟虎子之间的过节,你要换个别的,在他这个级别的人处理,要不就收拾我一顿,再不就是让我自己,崩自己一枪。

  但是虎子要的交代,是这样的么?

  说到这里了,我必须插一句嘴。

  基于我以后跟这对虎比兄弟,还有很多次的交集,所以我觉的,有必要给大家,大概的介绍一下这对兄弟以前的事迹和性格。

  这个很重要,如果我提前知道虎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我就不会亲自把钱送过来,肯定会选择让他给我个银行账号,把钱给他打过去,或者来之前,会在怀里,揣一把喷子。

  张重林,小名虎子,三十啷当岁。

  他也算是我市八零后混子,极具代表性的人物了。

  几年前,现代化都市的风气吹遍了全国,本来普遍人均收入,在全国都属于中下等的我市,一座座花园洋房,高档小区,独立别墅和商品房拔地而起。

  而这一阵房地产热潮,确实带领着我市的经济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但是同样的,也带出了一小撮的富人。

  他们的名字就叫,钉子户!

  没错,这个张重林就是靠着当钉子户,发家的。

  庆桥区一栋破院子,再加上院子里一栋,可能放个屁都能崩塌的土房。硬生生换了一套一百三十平方的三室一厅,一套九十多平方的两室两厅,外带十万块钱的赔偿款。

  在当时,我市中心地带的中高档小区,一套三层以下,一百二十平方的毛坯房,也就是十三四万。

  一次拆迁,让张重林从一个裹着三块钱一包烟卷的,最低档次的混子,身份拔高了好几层。

  之后,就跟一般的混子发家史一样,他有钱了,就开始想着怎么把这些钱,捅咕出孩子了。

  他先是窜了几次牌九场,然后又开始弄电子百家乐。联系来玩的人,大部分都是以前住在一条街道里的邻居。

  这些人,普遍都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房子拆迁,手里都攥着几个闲钱。就算没钱,那不还有新开发的房子呢么。

  当时我市的小区房子,比现金的性价比更高。

  就这样,张重林贷了点款,搞了个小规模的借贷公司。没过两年,以前跟他住在一个街道里的邻居,将近一半,比他妈开发以前还穷,但是虎子哥,彻底的起来了。

  据说,场子玩的最热的时候,张重林手里有将近三十套抵押房,而价格,在五万到十五万,不等。

  打个比方说,他当时在赌场放出去的钱,利息是按天算的,一天五毛的利息。一万块钱,那利息一天就是五百,一个月就是一万五。

  要在场子上用房子抵押五万块钱,两个月没把钱换上的话,那就房子就别想再收回来了,说不定还的咋搭他点。

  而这些房子,等到张重林放出去的钱,利滚利,那些邻居还不起的时候,就被张重林给卖了,换成红彤彤的毛爷爷,存进银行,变成自己的流水。

  据说,他曾经把一个,跟他爹在一个单位工作过的邻居,坑的连根毛都没剩下,不但几十万的存款没了,两套房子,也过户到了他的名下。

  就这样,他还不满足,最后为了五万块钱的欠账,把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辈的人,给逼的连干了三瓶农药。

  对于张重林这种人来说,只要有钱,从小看这他长大的邻居,都能给人坑的钱房两没,更何况对于那些,本来就不熟的人呢?

  不把你全身扒光,顺带生扣下两块肉,那还是他,庆桥虎子哥么?

  他的宗旨,甭管良心有没有从。屁眼子里拉出来,但是钞票必须从屁。眼子里塞进去。

  如果到这里,还不明白的话,那我再举个简单的例子。

  就说之前我用枪指着虎子,把他弄走的事儿,他如果单纯的想把面子找回来的话,第二天就应该组织人,四处撒网捞我们。

  但是他没有,后来我据说,当时跟他一起被我们整走的那个青年,曾经在一次喝多了之后,对虎子没有找我们的行为,表达了不满,而虎子一句轻飘飘的话,就给青年噎的说不话来了,虎子当时说:“你急啥,要现在收拾了他,那皮子跟卓越的四千多医药费,找谁要去?等他们把三万块钱送过来了,再研究归拢他们的事儿。”

  你瞅瞅,这人爱钱,都爱成啥样了。

  要换成别的社会大哥,别说三万了,就是三十万黄了不要,也得把这面子找回来。

  被几个不在社会上玩得小篮子,给用枪逼着整到荒郊野外去了,这事儿说出去,同辈的人,都得捂着脸,替他觉的丢人。

  可人家虎子,为了三万块钱,就能硬等上两个星期,咋是一个牛比,能形容的?

  言归正传,我这时候,还不知道虎子是这种要钱不要脸的人,本以为他跟我要的交代,是要我砍自己两刀,或者崩自己一枪之类的,所以我一咬牙,冲他说道:“我一百多斤肉,都放这儿了,想要胳膊,还是腿,你看着整吧。”

  虎子一听这话,顿时来精神了。

  为啥?

  因为要奔主题,开始要钱了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