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俩咋J吧整的啊,不是给你们一万块钱么,咋造成这个比样了。”我站在离他俩四五米远的距离外,捏着鼻子问了一句。

  “别特么提了,出了医院,我跟小宝说了去找牛康的事儿,他一听动枪的,都吓完了,拉着我倒了五六趟车,然后又整了个徒步五公里,到下面县城里,二百块钱租了个不到十平方的一间房,里面连个厕所都没有,我俩这几天就没出过门,吃饭拉屎都在里面,澡都没洗过,身上能没味儿么。”孟娇娇相当憋屈的说道。

  你瞅瞅,能让孟娇娇这个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货,抱怨这么一大堆,慕辉得给他折腾成啥样。

  “你懂个J吧,这叫谨慎,傻比。”慕辉不服的骂了一句。

  “哎,房子里面没厕所,你们咋拉屎的?”高群喝着小米粥,相当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拉屋子里面呗,还能咋整,小宝最J吧埋汰,我拉屎的时候,都用外卖的塑料袋兜着,时间长,就干巴了。他就直接拉在地上,我俩走的时候,爬了一屋子的蛆。”孟娇娇一边说,一边泛着恶心。

  “呕,被特么说了,呕……”我直接把刚吃过的东西,吐了出来。

  “你俩真J把埋汰。”高群无语的说了一句,抓起一个包子,大口嚼了起来。

  又过了两天,我在这儿住了已经一个星期了。自从前一天晚上,我见到那个我一直想撩骚撩骚的那个小护士,她老公带着孩子来找了她一趟之后,顿时没了住下去的欲望,正好身上的伤口好的差不多,能拆线了。我马上找着医生拆了线,然后办了出院手续。

  “别J把对了,赶紧走吧。”医院收费处,我看着慕辉挡着后面一堆人,跟值班的中年妇女,一样一样对着消费清单上的账目,捂着脸,感觉特别丢人的说了一句。

  “不行,我今天必须把这些账目对清楚。就J把输那么几瓶消炎水儿,就花这么多钱,咋滴,他家的消炎水儿,是给大熊猫打的啊?”慕辉死犟死犟的说道。

  “你一个人在这儿对吧,爸爸先走了。”

  我瞅着一群人那个鄙视的小眼神,实在待不下去了,说了一句,就准备离开。

  “唰!”

  我刚一转身,还没迈步,就发现队伍后面一个青年,探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我。

  “踏踏!”

  青年发现我的目光,顿时缩回了脖子,停顿了几秒钟,转身走了。

  我在他背影上看了几眼,以为他只是看我眼熟,到也没太在意,溜溜达达的回了病房。

  在病房里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慕辉才满头大汗的回来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说太黑了。

  我都懒的骂他了,叫上孟娇娇和高群,出去吃了顿饭,随后他们三个人回了医院,我自己开车找了间洗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做了个马杀鸡,然后躺床上一觉睡到晚上。

  晚上七点多,我走出洗浴,开车回医院接上孟娇娇,我俩找了个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接着继续开车,目的,海洋KTV,两个星期到了,去给虎子送钱。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开车到了海洋KTV。

  把车在楼下停好,我和孟娇娇走进大厅,奔着三楼走去。

  这里一共有三层,全是虎子买下的,本来建筑商是奔着开饭店设计的,结果被虎子硬生生改成了娱乐场所。

  一楼台球厅,二楼网吧,三楼是KTV。

  哦,说是KTV,但是我觉的,应该叫歌厅,更适合一点。

  因为总共十几个包房,其中有一半,里面都特么还是十几年前那种,数字点歌的机器。

  我觉的这都能叫KTV的话,那完全是给其他那些大型的娱乐式KTV,还有量贩式KTV抹黑。

  三楼一个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牌子的包房前,我敲了敲门,半分钟后,一个光头青年拽开门,在我脸上瞅了足足有半分钟,这才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说道:“是你啊,进来吧。”

  光头青年就是二虎,他扔下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之后,就没再搭理我们,转身回去,坐在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踏踏!”

  我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带着孟娇娇走进屋里,抬头扫了一眼,屋里就俩人,除了二虎,他哥虎子,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玩着电脑。

  “来了?”虎子抬头扫了我一眼,淡淡说了一句,随后继续低头玩游戏。

  “啪!”

  我迈步走过去,将塑料袋扔在办公桌上,冲虎子说道:“这里面是三万块钱,你数数吧。”

  “曹,就J把三万块钱,还数数。”二虎阴阳怪气的接了一句。

  “……”

  我皱眉瞅了他一眼,随后继续对虎子说道:“钱给你送来了,咱们的事儿清了,我先走了。”

  “你等会儿。”虎子抬头叫住我,随后用手拍了拍黑色塑料袋,扭头冲二虎说道:“老二,你拿着钱,去财务找华子,让他验验真假。”

  “啊,哦。”二虎一楞,赶忙应了一声,抓起塑料袋,匆匆的走了出去。

  我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去了,强忍着没有出声。

  刚还说,三万块钱都不用数,现在还要验,明摆着是在恶心我。

  “啪!”

  我点着一根烟,猛抽两口,才算是咽下这口气。这都折腾了快半个月了,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要因为这一口气,再跟虎子干起来,有点不值当。

  十分钟后。

  “踏踏踏!”

  ☆更新》最Nc快;上酷vV匠网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办公室外的走廊上泛起。

  “唰!”

  我一楞,暗叫不好,瞬间起身,拉着孟娇娇就要往外冲。

  “砰!”

  枪声响起,我顿时停下脚步,没敢再动。

  “坐下。”

  虎子坐在老板椅上,手里握着还冒烟的仿六四,摆手冲我说道。

  “……”我阴着脸看了他一眼,拉着孟娇娇又坐了下去。

  “哐当!”

  办公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二虎拎着镐把子,一马当先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十几个人,手里都有家伙,一窝蜂的涌了进来。

  “啥意思,玩埋汰的是不?”我扭头看着虎子,挑眉问道。

  “你还差我点事儿。”虎子淡淡的说道。

  “我差个J吧事儿,两个星期,三万块钱,事儿两清,你特么没答应啊?咋滴,说话不算数,你这么大个社会哥,跟我一个小篮子,玩臭不要脸是吧?”我一瞅他特么都没想让我们好好走出这门,也完全豁出去了。

  “你这比嘴,咋跟我哥说话呢?”二虎撇嘴骂了一句,迈步走过来,直接举起了镐把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岭小歌说:

  那个,再求一次撸撸票,追书,签到,还有打赏,主要是这本书,成绩太差了。登录一下,点个追书签到啥的,都花了不半分钟,都是免费的。大家给点劲儿,追书撸撸票哗哗往上涨,我也有个爆更的理由不是?至于打赏,这个我只能说,不勉强吧,没有经济能力的,就不用了。有那个经济能力的,你打赏一块钱的香皂,我不嫌少,你打赏一百,我也不嫌多,到时候再多爆两更,当是回报。当然,不打赏,那能点个萌,那也是莫大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