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医院对话

  “曹,十万够干啥的啊,你还是魄力不行,要我,得把那一箱子钱都整走,完事还得让那个牛康,再掏点。”听我说完之后,高群相当不满意的哼哼着说道。

  “不是,这跟有没有魄力,有啥关系?你干什么事儿,他不都得有个性价比么,付出的,跟所得到的,得差不了啥,那双方才都能满意。要十万,那是因为跟咱们身上的伤,是对等的,刘时昌的一根大拇指头,也就这个数了。我跟他要二十万,他觉的不值了,钱不给了,让我剁他手指头,我咋整?真剁他指头啊?那么整的话,钱J吧落不着手里,还得背身上个致人伤残的罪名,图啥?”我缓缓的跟他讲述着,一个做人最起码的,理性问题。

  “那牛康呢,砍咱们的人,都是他找来的,你就砸他一酒瓶子,吓唬两句,就算完了?”高群缓缓的消化了一会我的话,可能觉的有那么点道理,然后就没在刘时昌的问题上纠结,矛盾转移到了牛康的身上。

  “他的问题,其实更简单。”我盘腿坐在高群的病床上,看着他说道:“群儿,你在社会上玩这么多年,虽然一直是一个人,没跟啥大哥,但是认识的大哥级别的人物,不少吧?”

  “还行,J市混的可以的,我有那么两三个,不熟悉。”高群点了点头,十分淡然的吹了就牛比。

  “……”

  我缓了口气,强忍着想骂他装比的冲动,继续说道:“你跟他们接触的多了,那也能了解到他们啥性格。说白了,他们在外面玩了这么多年,混到现在这个段位,那都是全靠一张面子往兜里搂钱,你拿枪顶在他脑门上,打他一巴掌,他可能会不吱声,再打他一巴掌,他可能会骂你一句曹你么,但是你上杆子上脸的,要打第三巴掌,要把面子给他打完了,给他打成小篮子,那他不跟你拼命么?”

  “那必须的么,出来玩,玩的就是个面子。”高群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找上牛康,让他喊服软,又砸他一酒瓶子,已经打了两巴掌,面子给他打掉一大半了,,要继续跟他要钱,打第三巴掌,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那他以后要不能靠面子挣钱了,没财路了,你说他一急眼,能不能拿着枪,来整死咱们?”我继续问道。

  “也是哈。”高群摸着下巴的胡茬子,赞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办啥事儿,给对伙留三分面子,换来的,甚至可能是自己的一条命。现在你说,我没找牛康要钱,错了么?”我又问了一句。

  “说真的,立立,你要不去混社会,都太特么浪费了。就这么J把点心眼,全特么长你一个人身上了。”高群无语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夸我,还是骂我。

  “混社会的事儿,我暂时没考虑过。这段时间虽然折腾的有点狠,但现在该收拾的,都收拾了,该要的钱,也都要回来了,等过几天我出院了,把三万块钱一给虎子,就彻底完事儿,又能跟以前一样咯。”我轻松的伸了个懒腰,顿时扯着后背伤口,一阵生疼。

  “曹,以前有啥意思,天天闲的蛋疼,这段时间过的,那才叫生活。七尺男儿,热血沙场,醒掌君权,睡拥美人,爽哉,乐哉!”这次住院,不但没给高群收拾老实了,反而心越来越野了,不过这文化水平明显提高了,都特么能淫出一首湿词了。

  “别J把扯没用的,我有个正事儿,跟你商量商量。”我就看不了他这没正型的样,烦躁的骂了一句。

  “别撩骚我,我正陶醉呢。”高群迷蒙着双眼,脑子里使劲挤咕着湿词的后半段。

  “我抽你后脑勺了昂!”我威胁了一句。

  “好吧,你赢了,啥事儿,说吧。”

  高群趴趴了,他现在最怕这个,下午的时候躺的难受,想转个身,结果一不小心,后脑勺轻轻的在床头磕了一下,用他的话说,就这么一下,跟特么四五天没抽烟,然后突然一口裹了半根的感觉一样,不但划拉的气管疼,整个人都特么飘了,俩眼珠子转的,跟特么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你看,江鹏民给了四万,交了三万住院费,还有一万,再加上刘时昌的十万,咱们手边现在一共有十一万现金,再扣掉给虎子的三万,还有八万块钱,,我是这么想的,我和娇娇都没工作了,你整天也是瞎玩,慕辉吧,这都旷工一个多星期了,估计回去也得被开除。这钱咱们就算分了,也花不了几天,还不如拿着去干点啥。”我缓缓说道。

  “你有啥想法?”高群挺感兴趣的问了一句。

  “我以前在烤串店打过工,也算会点,我的意思是,咱们支个烧烤摊,摆几张桌子,卖点烤串,腰子啥的,到时候不光能挣钱,咱们又都有事儿干了,天天忙完,还能聚一块儿喝点,你感觉咋样?”

  电池厂那事儿,高群伤的最重。从刘时昌那要过来的十万,我本来打算的是给他五万,现在想用这些钱,一块做干点事儿,首先就得征求他得同意,他要不愿意,那就拉倒。

  “你只要保证,别绑着我,还能天天让我有点酒喝,我就同意。”高群眨着眼睛说道。

  “那妥了,等过几天我出院,找完虎子,就开始操作这个事儿。”我一拍手说完,随后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眨了眨眼睛,呲牙说道:“那啥,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出去溜达一圈。”

  说完,我夹着裤裆,迈着小碎步笨病房外走去。

  “你干啥去啊,我睡一天了,嘎嘎有精神,你陪我唠会呗。”高群在后面扯着脖子喊了一句。

  “我先去找找,昨天给你接尿的那个小护士,跟她唠会人生,完事儿回来了,再陪你睡觉。”

  我回头说了一句,直接拽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B最of新5章TR节M上#;酷匠'网.)

  ……

  就这样,我和高群就开始在医院安安静静的养起了伤,这段时间幺蛾子事儿整的有点多,猛的一放松下来,整个人说不出的舒爽,等高群能吃东西了之后,我俩天天晚上溜出去,撸点串,整点啤酒,这小日子,别提多带劲了。

  第五天的时候,我给慕辉打电话,让他们回来。俩人一进病房,好家伙,身上的酸臭味,呛的整个病房里的人都喘不过气,辣的眼睛哗哗淌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