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酷《匠●%网…首发

  “行,我给,小丽,你愣着干啥呢,赶紧去拿钱。”刘时昌扭头冲他的小情妇喊了一句。

  “呜呜…”

  小情妇嘴里还塞着内内,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句,手忙脚乱的从弄到地上的衣服里,掏出一把钥匙,接着用钥匙打开旁边一个缩着的衣柜门,从衣服下面拽出一个纸箱子。

  “嘭!”

  小情妇搬起箱子放在床上,随后打开。我抬头好奇的瞅了一眼,好家伙,里面全是一捆一捆的钱,起码有三四十万。

  “啪啪!”

  小情妇哆哆嗦嗦的从箱子里面拿出十万块钱放在床上,哆哆嗦嗦的看着我,也没敢把箱子再放回去,含糊不清的冲我说道:“大,大锅,钱,钱在这儿了。”

  我又瞅了那箱子一眼,转身从屋里找了个袋子,把钱装好,随后冲刘时昌说道:“你得给我立个字据,写清楚这钱是还我欠款的。”

  “我立,现在就立。”刘时昌一点都没有犹豫。

  孟娇娇松手,刘时昌也不管还在哗哗淌血的鼻子和嘴,拉开抽屉拿出笔和纸,就写了一张还款证明。

  “刘时昌,这事儿是咋发生的,到底怨谁,你心里清楚。我哥们还在医院躺着,能不能醒都不知道,你要非得再玩一把,或者报警,随便你,我跑都不带跑的,大不了进去蹲几年,你也好受不了,等我出来了,还得去你家找你。”我收好字据,冲刘时昌说道。

  “……”刘时昌捂着鼻子,没有说话。

  我看了他一眼,随后和孟娇娇走了出去。

  五分钟后,我们回到车里,随后我发动车子,离开这里。

  “哥,你说他不能报警吧。”孟娇娇冲我问道。

  “不知道,报就报吧,我既然敢干,也就没害怕这个,大不了进去待几年。”我一点不在意的说道。

  与其说不在意,或者可以说是放松。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让我身心疲惫,我来之前就打算,如果真出事儿了,警察找上来了,那就安安心心的进去待两年,也特么省心了。

  “回去之后,你跟小宝先找个地方躲几天吧。刘时昌不认识你,肯定不能找你。”沉默片刻,我又补充了一句。

  孟娇娇没接话,过了一会儿,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哎,哥,你说刘时昌刚开始不挺硬的么,瞅他那样儿,是认准了咱俩不敢崩他,咋你一拿菜刀,说要躲他,他就软了呢?”

  “这不一样,我要开枪崩他,那就妥妥的入室开枪,杀人未遂,罪名大了去了,整不好都得判个死缓或者无期。我拿菜刀剁他,就算真报警了,我跟警察把我俩的事儿一说,顶天也就是个债务纠纷,致人伤害。他不敢拿一根手指头,去赌,我有没有进去待几年的魄力。明白不?”我开着车,随口跟他解释说道。

  “明白了。”孟娇娇憨憨的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我开车到了医院,慕辉和高群已经睡着了,我把慕辉叫醒,然后给了他一万块钱,让他和孟娇娇自己找地方躲着去了,顺便把枪藏起来。

  打发了慕辉和孟娇娇,我自己在病房里,找了个空着的床位躺上去,没一会就睡着了。

  我这人就这点好,事儿发生之前,我会考虑再考虑,谨慎再谨慎。但一旦发生了之后,我心比谁都大,该吃吃,该睡睡,就等着这事儿可能会有的后果,来找我。

  第二天早上,我去办了个住院手续,让医生把床位安排在高群的病床旁边,安安心心的开始住院打消炎水儿。

  一直到晚上,都没有警察来找我,想来刘时昌和牛康应该都没报警。

  当然,我也不会很天真的以为,他俩真的害怕了,服软了,不敢来找我的麻烦了。

  我看出来了,这俩人都是那种心眼儿,还没屁眼子大的人,能就这么算了么?

  我估摸着,他们心里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发怵,但也没放弃捅咕我们。下次一旦开整,那是绝对不会再留给我,翻身的机会。

  晚上,病房里。

  我盘腿坐在病床上,吃着包子配大葱蘸酱,兹兹的喝着小米粥,有滋有味儿的。

  高群靠在床头,默默的看着我,喉咙滚动,咽着口水。

  “你快别瞅我了,你这么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吃了。人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进食,吃了也得吐,忍忍吧昂!”我一嘴干下去半个包子,舔着嘴边的油,冲高群说道,一点没有吃不下去的意思。

  高群从麻药劲儿下来,脑神经反应恢复正常之后,就开始一直吐。吃啥吐啥,喝点水都吐,空着肚子,都能呕出两口胃黏液,所以医生嘱咐,三天内,必须空腹。

  “滚J吧远点儿……”高群扭过头,烦躁的骂了一句。

  “下午你睡着的时候,你爸来了。”我突然想起来的说道。

  “他来,说啥了?”高群好奇的问道。

  “叔说,让你在外面轻点嘚瑟,你死了不要紧,以后没人给他养老了。”我把原话重复了一遍。

  “哎,都是爹,差距咋这么大呢,我赶脚我可能都不亲生的。”

  高群看着旁边床位上,给一个青年陪床的老头,感概的说道:“不行,回头我得整他根头发,去验验DHA,要验出来他不是我爹,我得给他撵出家门。”

  “你快拉J吧倒吧,你长这么大,他都没给你撵出去,那已经是非常爱你了。还有,啥J吧DHA,人家那是DNA,DHA,那是哇哈哈,明白不。”我非常有学问的教育他。

  “你快梦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吧,初中都没毕业,装什么玩意大学篓子!”

  高群伸着腿,踹了我一脚。

  你不得不说,经历过这几次的事儿后,我跟高群的关系,确实好了不少。以前我一直烦他,觉的这货活的有点飘,没事儿就呲牙,惹个事儿啥的。

  但是这几天,我对他的印象彻底改观了,你别管他有多少毛病,但是有一点,讲义气,够情义,这就够了,就能当成朋友交了。

  “对了,这事儿你咋处理的,咱也不能,白吃这么大的亏吧。”高群突然冲我问了一句。

  他今天麻药劲儿下来之后,不是吐,就是睡觉,一直没机会聊这事儿,所以他还不知道,我和孟娇娇,已经去找过牛康和刘时昌了。

  “你别管了,我和娇娇已经去找过他们了。”我随口说道。

  “咋说的?整他们,还是要钱了?”高群又问了一句。

  “人没怎么整,就要了点钱。”

  我挪着屁股坐在他床上,随后小声把事儿跟他讲了一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岭小歌说:

求撸撸票,求追书,求打赏,啥都求。你的支持,那就是作者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