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啊?”

  半分钟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找时昌喝酒的。”

  我捏着嗓子,回了一句。

  “是康哥么?你等会,我兜上裤衩子就出去。”

  门内响起刘时昌的声音。

  “快点!”

  我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气,知道牛康没有等我一走,就通知他,再次捏着嗓子催了一句。

  再半分钟后。

  “啪嗒!”

  防盗门打开,刘时昌一手提着裤衩子,探出半个身子。

  “踏踏!”

  我后退两步,冲孟娇娇使了个眼色,他抡起水桶粗的大腿,一脚闷在刘时昌的胸口。

  “嘭!噗通!”

  刘时昌瞬间双脚离地,胸口往后凹陷,脑袋往前伸长,整个人呈“〉”形,三分之一秒后,如炮弹般往后射出,横飞了最少一米半远,重重的砸在墙上。

  “嗖!”

  我猫着腰,一步窜了进去。孟娇娇跟在后边,顺手带上了门。

  “要死了,不能轻点关门么,跟要拆房子似的!”

  刘时昌的小情妇穿着拖鞋,叉着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就准备对着门口骂两句,一眼看到我们,顿时懵了。

  “别吵吵,没你事儿,沙发上坐着去。”

  我拽出铁砂喷子,挥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

  “唰!”

  小情妇顿时用手捂住嘴,惊恐的看着我,没敢吱声。

  “踏踏!”

  我快走几步,将卧室,卫生间,等其他房间都看了一遍,发现确实没人后,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来,你告诉我,这小区的房子,隔音好么?”

  我枪口指着小情妇,轻声问道。

  “大,大哥,大哥,屋里有钱,床头抽屉里还有条金项链,你全拿走,求求你,别杀我们。”

  小情妇小脸苍白,眼圈红红的,含泪冲我乞求着说道。

  “当成抢劫的了。”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枪口调转,指着刘时昌。

  “你想干J吧啥!”

  刘时昌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呼呼喘着粗气,仰头瞪着我,脸色涨红,咬牙问道。

  “挺J吧有刚儿啊,都这时候了,还敢骂我。”我瞪着眼睛说道。

  “骂你咋地,有能耐你崩了我。”刘时昌还挺硬气。

  “行,我今天要不把你这比嘴,给你归正了,算特么我白来……娇娇,给他弄床上去。”

  我说完,抓着小情妇的肩膀,推着她走进卧室。

  半分钟后,孟娇娇一手攥着五连发,另外一只手卡住刘时昌的脖子,将他拖了进来。

  “噗通!”

  走到床边,孟娇娇一个下蹲,瞬间起身,胳膊猛然提劲儿,把刘时昌甩到了床上。

  我四周瞅了一眼,两步走到床尾,捏起两条脏不拉几的女式内内,扔给小情妇一条说道:“塞嘴里。”

  “唰!”

  小情妇瞬间将内内整个塞进嘴里,也不管上面有没有残留了。

  “袁立,是个爷们你就冲我,别碰她!”

  刘时昌被孟娇娇压着胳膊,挣扎不起来,扯着脖子冲我喊了一句。

  “啪!”

  我伸手捏住他的腮帮子,将另外那条内内,塞了进去。

  “呜呜……”

  刘时昌瞪着眼睛,往前猛伸脖子,想把内内吐出来。

  “你不老问,骂我能咋地么,上次在外婆家,没好好告诉你,今天就让你好好知道知道,这辈子都忘不了,骂我能咋地,曹你么的!”

  我抓起床头柜上的厚瓷茶杯,怒骂一声,轮圆胳膊,砸了下去。

  “嘭!”

  一声闷响,在刘时昌嘴上泛起。茶杯没碎,他的嘴唇子瞬间肿起,嘴角流出血沫子。

  “还问不问,咋地不咋地了!”

  我咬牙骂了一句,抬手又是一下。

  “嘭!”

  “不跟你一样,你天天跟谁俩的!”

  “嘭!”

  “认识俩社会人,给你牛比完了是不!”

  我连砸三下,停下手,伸手从刘时昌嘴里,把内内扣了出来,低头冲他问道。

  “呸!”

  刘时昌嘴唇子血呼啦的,张嘴直接吐出几颗牙齿。

  “嗖!”

  站着血的牙齿高高飞起,孟娇娇本能的往后一撤身子,压着刘时昌胳膊的手,也松了一下。

  “嘭!”

  刘时昌抬手一拳,砸在我的眼眶子上。

  “踏踏!扑通!”

  我眼前一黑,一股疼痛和肿胀的感觉,冲上脑门,顿时后退两步,一脚踩空,摔在地上。

  “*!”

  孟娇娇楞了一下,抬手一拳杵在刘时昌的脸上,顿时他鼻子兹兹往外窜血,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嘶嘶抽着冷气,捂着眼睛,不敢使劲揉,刚一想睁开眼皮,就哗啦啦往外流泪。

  “*!”

  (酷匠C网,永久免费I…看“H小…c说w

  我咬牙骂了一句,顿时恼了。

  我不恼他打了我一个乌眼青,主要是这比太能抗了,比牛康都能抗,弄的我有点不知道该咋整。

  开枪崩他吧,事儿就大了,不崩吧,这比就是不服软,我下面的要求也没法提。

  我转头看了一眼,起身就出了卧室,去厨房抓起案板上的菜刀,又虎虎生风的迈步回来。

  “啪!”

  我一言不发,抡起菜刀,刀面直接拍在他的脸上。

  “还敢还手,给你指头剁了,,,娇娇,按住他!”

  我说完,膝盖压住他一只手,孟娇娇抓住他另一只手,掰开手指头压在创头盔上。

  “就照着你大拇指头剁了,我看你以后还咋握拳。”

  我撸起袖子,抡起胳膊,就准备开剁。

  “等会,等会,哥们,有话好好说。”

  刘时昌瞬间慌了,猛的挣扎俩下,没挣开,赶忙喊了一声。

  “你现在知道喊哥们了,晚了!娇娇,给他大指头掰开,按好了。”

  我抓起菜刀,比比划划的,就是没剁下。

  “别,别,那事儿不怨我,是康哥,牛康带人堵你的,我就是凑个热闹,想打你两下报报仇。”刘时昌脸色涨红,使劲的抓着胳膊,冲我解释道。

  “那牛康,咋说是你让他找的人呢?”我扭头冲他说道。

  “真没骗你,你说我就在电池厂上个班,也不在外面混,能干出这事儿么?”刘时昌语速极快的说道。

  “这个先不说,我就问你,服不服,还敢不敢骂我了。”我抓着菜刀,刀刃顶在他手指头上说道。

  “不敢,不敢了,服了,真服了!”刘时昌一点没犹豫的,开始服软。

  “我哥们还在医院躺着,你得拿点医药费。”

  “我拿,我拿。”刘时昌完全老实了。

  “还有我们也伤的不轻……”我继续说道。

  “哥们,哥们,你说个数,只要我有,肯定给你。”刘时昌赶忙说道。

  “十万。”我想了一下,开口报出一个数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