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的,我不敢整死你呗?”我低着头,看着他说道。

  “呵呵……”

  牛康笑了笑,没有说话。

  “砰!”

  我枪口一歪,毫无征兆的扣动了扳机。

  “嘭!,啪嚓!”

  旁边的桌子上,酒杯,酒瓶,顿时泛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酒水和稀烂的水果,溅了旁边几人一身。

  “啊……”

  陪酒姑娘们再次发出尖叫,其他人也吓了一跳。

  “闭嘴!”

  我呵斥一声。

  “唰!”

  陪酒姑娘们,瞬间收声。

  “当啷!”

  弹壳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我慢悠悠的弯腰捡起弹壳,揣进兜里,随后又拿出一颗子弹压上枪膛,拉动枪栓,不紧不慢的将枪口顶在牛康的脑门上。

  “上午在电池厂,你的人,下手挺狠啊?!我哥们,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我歪着脖子,看着他说道。

  牛康脸色有些发白,手掌哆嗦的点着一根烟,裹了一口,没有说话。

  “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大哥,要钱有钱,要妞有妞,我一个小篮子,除了这一百多斤肉,啥都没有,女人我都没有上过。你说你这么欺负我,我要是一个冲动,给你脑门崩一枪,是你亏,还是我亏?”我点着他的脑门说道。

  牛康还是没吱声。

  “来,你给我表个态,你告诉告诉我,我这枪,崩还是不崩。”我退后一步,指着他说道。

  牛康沉默了几秒,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又伸手使劲搓了几下脸蛋子,随后抬头看着我,扯着脖子喊道:“立哥,你别开枪,我不整了,我服你了,行不?”

  “你说啥?这屋子音乐声儿有点大,我没太听清楚。”我歪着脖子,把耳朵凑了过去。

  “我不敢跟你拼,我服软了,立哥!”牛康脸色涨红,又喊了一句。

  “来,你给手平着,放桌子上。”我用枪口点了点桌面说道。

  “啪!”

  牛康咬着牙,将手拍在桌面上。

  “曹你么,给我忍着疼!”

  我咬牙骂了一句,伸手抓起一个啤酒瓶子,猛然砸下。

  “嘭!”

  酒瓶子直接炸裂,牛康的手背瞬间兹兹往外冒血,他使劲咬着牙,脸色涨红,一声没出。

  “疼么?”我扔掉瓶嘴,轻描淡写的说道。

  “呼呼……”牛康直喘粗气,咬着牙没有说话。

  “康哥,你说你带着小弟们,出去喝喝酒,祸害祸害姑娘多好。闲的没事儿,来断我的财路干啥?几万块钱,对你来说,可能不算啥。但对我来说,那特么是救命的钱,你说,你都不让我好好活着了,我是不是的先要了你的命?”我坐在桌子上,抓过一瓶啤酒,猛灌几口,冲他说道。

  牛康一直低着头,用没受伤的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半根烟,猛裹了几口,还是没有吱声。

  “跟你的事儿,到此为止,我哥们还在医院躺着,我得从经济上,给他往回找补找补,你给刘时昌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跟他咋说,不用我教你了吧?”我缓缓说道。

  “啪!”

  牛康瞅了我一眼,停顿了几秒,随后从兜里掏出手机,拨出刘时昌的电话,直接开了免提。

  “喂。”刘时昌迷迷糊糊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我牛康,你在哪儿呢?”牛康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啊,康哥啊,我在小丽家呢,都睡着了。你打电话,有事儿啊?”

  “曹,这特么才几点,就着急的搂着小情妇睡觉呢。我闲着没事儿,想去找你喝点。”牛康开口说道。

  “想喝酒啊?那行吧,你来找我吧,咱俩去门口的烧烤摊上喝点。”刘时昌想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你等着吧,我一会去小丽家找你。”

  牛康说着,挂了电话,随后抬头冲我说道:“在他二奶家。”

  “地址告诉我。”我开口说道。

  两分钟以后,我和孟娇娇把枪塞怀里,奔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我回头扫了众人一眼,随后视线落在牛康的身上,开口说道:“咱俩的事儿,你要觉的还不算完,你可以继续来找我,明告诉你,我们兄弟四个,你最好一口气全给我们整死了。你整死三个,剩下的那个,绝对有掏枪往你脑袋上崩的魄力,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我拽开门,带着孟娇娇走了出去。

  五分钟后,我和孟娇娇走出COCO大门,随后走到胡同里,坐上车子。

  我没有直接发动车子,而是摇开车窗,点着一根烟,使劲抽了起来。

  烟卷火光的照耀下,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异常的苍白。

  我心脏砰砰直跳,内心的躁动怎么都安抚不下来。

  还是那句话,我不是混子,更不是丧心病狂的亡命徒,干这种事儿,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

  更jd新最WK快上◎%酷匠网

  只是刚才在包房里,我不能表现出来,再害怕,也得压下去。因为一旦我表露出来一丝一点,里面的人肯定会动手,那么结果可能就是,今晚不但整不了牛康,而且我和孟娇娇还会被留在哪儿。

  或者我和娇娇真的对着他们开枪,崩死两个,然后我们被警察抓走,判个死刑。

  这特么就跟拍电影一样,你拍个鬼片,整的鬼长的比安七炫都好看,那能吓唬的了谁啊?

  足足停了十几分钟,我连着抽了四五根烟,这才算缓过来一点劲儿,随后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哥,你看着越来越像个混子了。”路上,坐在后座的孟娇娇,突然开口说道。

  出了酒吧之后,孟娇娇一直都没有说话,估计心里也有点恐慌,等车开到半路,他才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也想跟以前一样,虽然钱挣的少点,但是不用天天不是你砍我,就是我崩你的,我心里也突突啊。”我感慨着说了一句。

  孟娇娇沉默了。

  十几分钟后,我开车来到某小区。

  我并没有直接把车子开进小区里面,而是跟在COCO一样,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停好,随后从手扣里,拿出两顶来的路上买的鸭舌帽,和孟娇娇一人一顶,戴着鸭舌帽,裹着枪,闷头奔着小区走去。

  路过门岗楼的时候,我往里面瞅了一眼,一个保安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都没发觉有人进去了。

  我们顺利通过门岗楼,走进小区,几分钟后钻进一个单元,坐着电梯上了楼,随后走到这层楼其中一个住户门前,伸手按了下门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