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江鹏民服软了。

  “踏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江鹏民拨开人群,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唰!”

  江鹏民扭头,迷茫的看了几眼,当看到地上大片大片的血迹,还有衣服已经变成一条条的我,脑袋嗡的一下,脸色瞬间变的阴沉无比,转过身,咣当一拳砸在刘时昌的脸上,咬牙骂道:“我曹你亲姐,你特么想干啥!”

  “我咋了,你就打我……”

  刘时昌眼神迷茫的看着要曹自己亲姐的姐夫,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捂着脸蛋子,委屈的问道。

  “还你咋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特么的让工人干活的工厂,是让你干仗的地方么,啊?!你把这些人领厂里来,还锁着大门打仗,你想干啥,曹你么,你告诉告诉我,你想干啥!”

  江鹏民气的跳脚,唾沫星子乱喷,破口大骂。

  “那咋了,他昨天晚上先打的我,我还不能打回来了?”刘时昌三十多岁的人了,但说出来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到,他还在上幼儿园,只是激素吃多了,长的有点着急。

  “我特么说的是这个么,啊?!你想打仗,在外面你想咋打咋打,你就是给人打死了,我都不能搭理你一句。你领着人在厂里这么整,你让工人们咋想,黑。社。会聚集地啊?一会警察来了咋整,我是把你交出去,还是跟警察扯皮,到时候再特么把这整成犯罪现场,圈起来,耽误了生产,交不了货,违约金你赔啊?”

  江鹏民手指头戳着刘时昌的鼻子,一阵大骂,就跟骂小孩一样。

  “……”

  刘时昌低着头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不以为意。

  “呼呼……”

  江鹏民喘了几口粗气,两步走到我身边,伸手把我扶了起来问道:“你咋样,有事没事儿。”

  “呸!”

  我甩开他的胳膊,扭头吐了一口血痰,没有吱声。

  “啪!”

  江鹏民打开肩膀上背着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我说道:“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让你来拿钱的,这四万块钱你先拿着,等过两天,我在给你拿三万。”

  “呵呵。”

  我神经质的一笑,没伸手借钱,而是迈开两条,跟绑了铁块一样死沉的腿,走到娇娇身边,蹲下身子,伸手推了他一下问道:“娇娇,你俩没事吧。”

  “没啥事儿,就是后背有点疼……”

  孟娇娇有些艰难的翻身坐了起来,呼呼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的说道。

  “我也没事儿。”

  慕辉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从一开始被砸躺下的时候,就被孟娇娇护在身子下面,除了刚开始胳膊上被砍了一刀,伤口还在哗哗淌血,其他地方都好好的,就是身子有些哆嗦,被吓的。

  “你没事儿,和娇娇去把群儿整走……”我摆手说道。

  “你干啥呢?”孟娇娇一声不吭的站了起来,奔着高群走去,慕辉却是冲我问道。

  “刚才干仗的时候,使劲儿使的有点猛,我快特么连放屁的劲儿都使不出来了……”我酝酿了半分钟,才站了起来。我真的是浑身虚脱了,脑子一阵迷糊,就想找个地方躺那儿好好睡一觉。

  “……”

  慕辉无语的看了我一眼,走过去和孟娇娇一起,把高群抬了起来。

  没错,就是抬,高群被那一镐把子砸的,整个人都是软的,抱都没办法抱。

  “唰!”

  我扭头看了平头中年和刘时昌一眼,默默不语的迈步朝外面走去。

  “嘭!”

  跟江鹏民错身而过的时候,他拉了我一下,把钱塞进我的怀里,小声冲我说道:“这四万块钱,你先拿着,你们去医院,也得用钱吧。。。今天这事儿,我真不知道,我叫你过来,就是给你钱的。”

  江鹏民这就是在跟我解释,这些人不是他找过来的,就是想跟我表达,他服软了,想给钱,不想跟我们干仗。

  记得后来高群知道这件事儿之后,非常不解的问我,说他这么大一个老板,咋的会跟我一小篮子服软,多丢面儿啊。

  其实这事儿很好理解,就是因为我是小篮子,他是大老板,我啥都没有,他还有这么大的一家企业,他能跟我拼么?能因为几万块钱,让我一直惦记着他么?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就算之前没打算服软,这个时候一瞅我们干仗,都干成这个比样了,也不会傻比比的往前凑。

  万一为了说两句硬话,到时候再溅一身血,那就不太好玩了。

  所以这边服个软,那边撇清楚,两边都不掺和,才事最明智的。

  “你让人把门整开。”我沉默了一下,接过钱说道。

  “谁拿钥匙了,赶紧把门整开。”他这句话,是冲着刘时昌说的。

  刘时昌听到这话,原地停顿了有四五秒,还是去敲开门卫室的门,让那个青年把大铁门打开了。

  “你昨天打我的,我没打回去,这事儿不算完。”我们走到门口,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小声在我耳朵边说了一句。

  “呵呵……”我看了看他,又扭头瞅了一眼,从头到尾没冲我们动手的平头中年,有点神经兮兮的笑了。

  江鹏民扶着我,把我们四个送了出去,身后二十多个人没阻拦,也没说话。

  0酷o●匠网唯…*一%正版J,其$R他:3都;I是盗版

  我感觉到背后,平头中年的目光,正在注视着我,不知道在想啥。

  “这边的事儿处理完了,我去医院找你,再给你拿三万块钱。”

  走到破捷达边,我们这边上车的时候,江鹏民突然开口说道。

  “不用了,这四万,是我帮你把帐要回来的车马费,剩下的事儿,我不冲你。”

  我停顿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江鹏民。随后钻进车里,开车走了。

  二十分钟后,我把车开到了医院。

  我脑袋上挨了一刀,还有身上的伤口,一共缝了三十多针,这还是背上有一小片的肉都被砍烂了,上不了针线,医生消毒之后,上了点药,用纱布给裹了起来。

  孟娇娇虽然被一群人围着砸了挺长时间,但是砸他的基本上都是镐把子,就两三个伤口,缝了十几针,就是大半个后背都肿了。

  高群中度脑震荡,身上的刀伤也不少,直接交了三万块钱住院了。

  慕辉伤的最轻,他上去就被一刀砍在肩膀上放到,随后孟娇娇也倒下的时候,把他压在身下,护住了他。

  “立立,咋整啊?”处理完伤口,我们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慕辉脸色苍白的问了我一句。

  “你在这儿看着群儿就行了,剩下的不用你管。”我有些烦躁的回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