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

  “立立,这是,要去干仗啊?”慕辉手指头哆嗦的夹着烟,使劲裹了一口,冲我问道。

  “去电池厂拿钱。”我回了一句。

  “去拿钱,拿片刀和军刺干啥?”慕辉脸色苍白,明显不相信的说道。

  “昨天晚上,没给他收拾明白么?”高群这时插嘴问了一句。

  “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了,你们别问了。”

  我摇了摇头,皱眉回了一句。

  江鹏民是不是真心服了,把我叫过去,是不是真的为了给钱,我心里也不清楚。

  按理说,江鹏民就是个正当商人,也不是在圈子里玩的,昨天孟娇娇开的那一枪,应该已经给他镇住了。

  但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我害怕那个平头中年,会在里面捅咕。

  十几分钟后,我们赶到了电池厂。

  停好车,我们在车里先把家伙藏好,接着推门下车,奔着电池厂里面走去。

  “踏踏!”

  我们刚走进院子,门卫室忽然钻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快走两步,伸手就要去拉大铁门……

  “唰!”

  我看到这一幕,顿时一楞,迈步就要走过去……

  “哐当!”

  两扇铁门合在一起,青年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掌大小的铁锁,咔嚓一声把铁门锁上了。

  “曹你么,被人堵了!”高群反应过来,大喊了一声。

  “快跑!”我瞬间加速,从腰上抽出军刺,朝着青年冲了过去。

  “嘭!”

  青年一个转身,猫腰钻进门卫室,在我跑过去之前,伸手粗暴的把门关上,从里面锁死。

  “嘭!”

  我一脚踹在门上,咬牙骂道:“曹你么,你出来!”

  “曹你么,我不出去!”门卫室里的青年,隔着门冲我喊了一句。

  “曹你么,大门钥匙给我!”我十分焦躁,哐哐又踹了门两脚,喘着粗气喊道。

  “曹你么,我就不给你!”青年娘们唧唧的回了一句。

  “不给,我拿军刺捅了昂!”跑过来的高群,扯开嗓门威胁了一句。

  “你捅吧,我用桌子顶的门,你捅不到我!”青年明显不受我威胁。

  “咣当咣当!”

  高群还想说什么,忽然一阵来门声响起。我转头一看,旁边一间办公室的门被人粗暴的拽开,十几个青年拎着镐把子,片刀冲了出来。

  “踏踏踏!”

  又是一阵脚步声泛起,楼梯上七八个人,也拎着家伙冲了下来。

  “咔嚓”

  又是一间办公室的门打开,平头中年拎着镐把子走了出来,抬头扫了一眼,已经被他们的人围住了的我们,抬起胳膊,镐把子一指,喊道:“曹你么,人都来齐了,给我围起来剁了!”

  “曹特么,干他!”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随后对伙纷纷怒喝,二十多个人拎着家伙就冲了过来。

  “往厂里面跑,有后门!”

  我扫了一眼四周,咬牙低喊一声,攥紧手里的军刺,低头冲了过来。高群紧挨着跟在后面,而慕辉彻底懵了,完全是被孟娇娇拽着跑的。

  五六米的距离两步走完,我们和对伙很快的碰撞在一起。

  “噗嗤!”

  刚一照面,对伙一把片刀,直接砍在我的脑门上。我后退一步,攥着军刺的胳膊一送,一刀同在对伙一人的肚子上。

  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去顾虑该捅哪儿,不该捅哪儿了。心里稍微有点犹豫,都很可能会死这儿。

  “噗!”

  “啊!”

  我咬牙拔出军刺,再次捅去,鲜血流出来的同时,他嗷的叫了一声,捂着肚子猛然后退。

  “踏踏!”

  围着我的几个人顿时后退,犹豫的看着我,没有上前。

  “唰!”

  我退后一步,摸了一把流进眼里的鲜血,扭头一看,却发现孟娇娇和慕辉已经倒在了地上,身边一群人举着镐把子和片刀,正围着他们猛砸。

  “群儿,快来帮忙,娇娇和小宝不行了!”

  我眼睛通红的怒喝了一声,咬牙冲了过去,一弯腰,胳膊抬起,军刺直接扎在一个砸的正欢的青年的后腰上。

  “嗷!!”

  “扑腾!”

  青年凄厉惨叫,直接躺倒在地上,来回打滚,蹭的地上一片片血迹。

  “嘭!”

  我只捅出这一刀,随后镐把子和片刀噼里啪啦的砸在我身上。我只觉的后背凉飕飕的,有点发木,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嘭!”

  我刚想还手,一根镐把子突兀的轮下,直接砸在我的脑袋上,顿时我脑袋嗡嗡乱想,两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

  “曹你么,砍他,往脑袋上砍!”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七八人瞬间用了上来,手里的家伙几乎同一时间,朝着我的脑袋落了下来。

  “扑通!”

  看到这一幕,我脑子瞬间清醒,一弯腰,一个懒驴打滚躲开,随后快速起身,继续血战……

  “曹你么,都给我起开!”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抽冷子转头扫了一眼,就看见高群一手军刺,一手不知道从谁那抢过来的片刀,乱捅乱砍,疯了一样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我特么整死你!”

  高群薅着一个挡着路的青年的头发,咬牙怒骂一句,手里的军刺,对着他的脖子捅去……

  更√S新@最{V快☆上uy酷+/匠cN网

  “嘭!”

  一根镐把子横着抡了过来,直接砸在高群的后脑勺上。高群被砸的往前踉跄几步,甩了几下脑袋,眼睛迷茫的扫了一下四周,随后整个人像面条一样,轰隆一声瘫倒在地上。

  “我曹你么!”

  看到高群也倒了,我瞬间热血上涌,脑袋嗡嗡作响,发疯一样,攥着军刺一阵乱捅。

  打仗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没有理智的乱打,因为这样的后果只有两个,一个会捅在重要部位上,整出个重伤,甚至彻底整死,另外一个则是一个都捅不着。

  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用尽了全身力气捅出十几刀,他们连忙后退,一个都没受伤,等我捅完,脱力了,又瞬间围了上来,准备开砸。

  “都特么起开!”

  一声怒喝传来,众人楞了一下,顿时撒开,随后我就看到刘时昌拎着一根镐把子,朝我走了过来……

  “曹你么,刘时昌,今天你最好整死我,要不然我肯定让你没了!”我红着眼睛,疯狂怒吼。

  “么了个比的,那我就先让你没了!”

  刘时昌棱着眼睛,抡起胳膊,镐把子就要奔着我脑袋砸下……

  “你特么给我住手!”

  又是一声大喊,这次连刘时昌都愣住了,镐把子举在半空,满脸愕然,或许是想不明白,在这个地方,竟然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