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我们收拾好房间,随后提议去吃饭。

  “服务员,来个溜肥肠,酸菜白肉,木桶水滑肉,小鸡炖蘑菇,溜肉段,鱼新鲜不,,再给来条鱼,清炖的吧,再来个……”

  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我拿着菜单,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荤菜。早上睡醒到现在,我们就喝了点啤酒,吃了俩苹果,饿的嗷嗷叫。

  这会儿才下午四点多,饭店里面就我们一桌客人,菜也上的快,没一会,点的菜全部上齐,我又要了一瓶酒,我们一边猛往嘴里塞,一边抽个冷子聊几句话。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前面主要吃,后面主要唠。

  刚开始唠着我和娇娇该去哪儿找工作干活,但特么唠着唠着,就跑偏了,扯到我市到今年年底,鸡滴屁能长多少个百分点的问题上了。

  我一瞅高群跟慕辉扯的小脸蛋通红,马上就要呲牙了,就赶紧结了账,跟孟娇娇一人一个,给他俩拽走了。

  “嘀铃铃!”

  刚回到家,屁股还没往沙发上坐,手机就响了。

  我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也没太在意,随手接了起来。

  “喂,袁立是吧,我江鹏民。”

  听到这个名字,我顿时一愣。江鹏民,就是电池厂老板的名字。

  “啊,我是袁立。”我应了一句。

  “车马费的事儿,研究明白了,你过来一趟吧。”江鹏民,也就是老板,看门见山的说道。

  “啊,去厂里啊?”我挠着鼻子问道。

  “外婆家私房菜,207包房。”

  “行,我现在就过去。”我楞了一下,随后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我点着一根烟,皱眉眉头想着事儿,瞅了一眼已经走不动道儿的慕辉他们三个,犹豫了一下,随后冲高群说道:“群儿,上回你借的响儿,还回去了?”

  “扑棱。!”

  高群听到这话,顿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皱眉问道:“你问这个干啥?”

  “你就说,还没还吧。”我继续问道。

  “我还了,我那哥们没敢要,害怕我们用这玩意儿犯点错误,到时候再给他连累了。”高群回道。

  “那东西呢?你扔了,还是藏起来了?”

  “藏我爸屋子里了。”高群指了指地方。

  “你找出来,我有用。”我摆手说道。

  “你用这玩意儿,想干啥?”高群还没说话,慕辉就直接蹦起来问道。

  “电池厂老板,叫我出去,谈谈车马费的事儿。”我缓缓说道。

  “去厂里谈事儿,你拿枪干啥?”慕辉不解的问道。

  “不是去厂里,是去外面。”

  “曹特么,他叫你过去,明摆着不是为了好好谈事儿啊。”高群皱眉说道。

  “是不是,我都得去。我这时候要缩缩了,这钱肯定就要不回来了。”我喘着粗气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慕辉突兀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们都楞了一下。这可不是慕辉能说出的话啊,平常他碰见这种事儿,躲都来不及呢。

  “这事儿的起因,还是在我,所以我觉的,我得负起这个责任。”慕辉十分认真的冲我们解释道。

  “孩子长大了。”高群摸了摸慕辉的头,感叹着说了一句。

  )R酷匠网*唯rj一$V正y|版¤Z,CN其C他都f是r0盗5版7

  “滚你么但!”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去的人多了,不显的咱们怕他了么。”我摆手说道。

  几分钟后,我用一件破衣服裹着喷子,奔门外走去。

  “嘭!”

  我上了车,刚给这破捷达发动着,忽然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

  “唰!”

  我抬头一看,孟娇娇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坐了上来。

  “你来干啥啊?”我挺意外的问道。

  “跟你一起去。”孟娇娇简单的回答道。

  “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在家等着吧。”我皱眉回道。

  “虎子的事儿,我没上手,找古前进要账,我也没参与。后来皇家燕鲍翅那次,你们带人去打仗,你就让我在车上看着。哥,我咋觉的,你跟群儿,关系越来越好,跟我越来越远了呢?”孟娇娇挺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楞了一下,随即有些懊恼。孟娇娇是那种,虽然体型粗犷,但是感情却特别细腻的人。以前我俩几乎天天在一起,这段时间我一直忙这个那个的事儿,没怎么搭理过他,他有点胡思乱想了。

  “娇娇,你别乱想,我干的这都不是啥好事,不想让你多往里面掺和。”我小声冲他解释了一句。

  “哥,我不小了,啥事该干,啥事不该干,我心里有数。”孟娇娇认真回了一句,随后转身拿起后座上的喷子,揣进怀里,用外套挡住。

  “走吧。”我一看他这样,知道他铁了心要跟我去,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踩油门,车子开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外婆家私房菜。

  停好车后,我快步走进大厅,孟娇娇裹着个黑色外套,弯着腰,双手搂着怀,跟在我后面,直奔二楼,207房。

  “咣当!”

  我推门走进去,抬眼一扫,屋里坐着七八个人。

  电池厂老板江鹏民坐在最里面,左手位置是小舅子刘时昌,右边是一个剃着小平头,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剩下的都是些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小青年。

  桌子上杯盘狼藉,明显的在我来之前,人家已经吃上了。

  “来了,坐吧。”刘时昌剔着牙,对我们摆手说道。

  “踏踏!”

  孟娇娇站在门口的位置,后背贴在门上没动。我迈步走过去,在江鹏民对面坐下。

  “啧啧,你看看你们这伙食好的,油水太足了。我饿一天了,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我先吃点,等会再聊哈。”我瞅着桌子上的菜,笑呵呵的说了一句,随后拿起一双筷子,对着一盘没怎么动过的鱼,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都吃剩下的,你也下的去嘴啊?”平头中年眯着眼睛说了一句。

  “真饿了,不怕吃剩下的,能让我吃饱就行。”我吃着鱼,不紧不慢的说道。

  “呵呵。”平头中年笑了笑,没有说话。

  “啪!”

  我又吃了几口菜,随后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开口说道:“老板,饭了也吃了,那事儿研究的咋样了,你是不是得给我个信儿啊?”

  “啪!”

  刘时昌掏出一万块钱,仍在桌子上,冲我说道:“就这么多,拿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