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时昌满脸不可置信,俩眼睛瞪的溜圆,彻彻底底被我的话给震住了。

  “啊,要回来了。”我看着他大张着嘴,露出俩龅牙,跟特么松鼠一样,强忍着笑,点点头说道。

  “要回来多少啊?”刘时昌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搓搓脸蛋子问道。

  “欠条上就二十万,我想开回来几辆半挂,他也不能同意啊。”我放松了一下,呵呵笑着说道。

  “二十万,全要回来了?”刘时昌又问了一句。

  “恩,都在这儿了。”我拍了拍帆布包。

  “你拿过来我看看。”

  刘时昌说着,就站了起来,两步走到我身边,伸手就要拿包。

  “啪。”

  我退后两步,躲开他的手,淡淡说道:“欠条,我从老板手里接的,这钱也必须交他手里。”

  “……”

  刘时昌手僵在半空,有些尴尬,想了想,说道:“你坐这儿等会,我去找找我姐夫。”

  说完,刘时昌就出去了。

  我也不着急,在办公室里溜达了两圈,又从书架上抽出两本书看了几眼,随后坐在沙发上,点着一根烟,慢悠悠的等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我顺着敞开的大门,远远的看到老板和刘时昌奔着办公室的方向走了过来,两人一边走,还一边交谈着。

  “那个谁,,你把钱给他就行,你的身份证在我抽屉里,其他的,你俩谈吧,我还有事儿。”

  过来之前,老板没有进屋,站在门口指着刘时昌,对我说了一句,然后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了。

  “呵呵,现在钱能给我了吧。”

  刘时昌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笑着冲我说道。

  “老板都发话了,那必须行。”

  我摸了摸鼻子,起身把帆布袋放在了办公桌上。

  “哗!”

  刘时昌直接一把抓过帆布包,然后打开,将里面的钱一摞一摞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没错,正好二十万……小伙挺有马力啊,古前进欠的钱,都能要回来。”刘时昌数了一下,确定数目能对上之后,赞扬的看着我说道。

  “呵呵。”我笑了笑,搓着手没有说话。

  “钱既然要回来了,那该你的车马费,肯定不能少你的。”

  刘时昌说着,拉开抽屉翻出我的身份证,然后顺手抓起一摞钱,扔在我的面前:“拿着吧。”

  “……”

  我抬头看着他,顿时一愣。

  “咋了,嫌少啊?真不少了,你得知道,你在这里干活,得几个月,才能挣到一万块钱。”刘时昌淡淡说道。

  “……”

  我特么都不知道该说啥了,这次换我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了。

  刘时昌也不说话,点着一根烟,就这么看着我。

  “这不合规矩啊,太少了点吧。”

  我楞了半晌,才皱着眉头说道。

  “曹,我刚才都打听清楚了,你带着个小孩,往古前进那儿跑了两趟,古前进也不知道抽啥风,就把钱给你们了。你啥J吧都没干,给你一万,还嫌少啊?”刘时昌撇着嘴,脸色不善的看着我说道。

  他找的人,明显不了解我和古前进之间发生过啥事。他跳进套儿里了,这也不是啥好事儿,古前进能J把自己出去满大街的宣传么。

  “你别管我干没干啥,我光来回跑这事儿,都搭进去六七千了,你就给一万车马费,那我不白忙活了么。”我着急的说道。

  古前进的事儿,我确实没少往里面搭钱,办假结婚证,找小姐,请客,这些不都是钱么,慕辉从家里拿出来那六千,几乎全搭进这里面了。

  “搭进去六千,我给你一万,你不还净挣四千么,都顶你俩月工资了。年轻人,要懂知足。”刘时昌阴着脸说道。

  “不行,太少了,我回去也没法跟我哥们交差。”我喘着粗气,皱眉说道。

  “那你想要多少?”刘时昌看不出啥表情的冲我问道。

  “四万。”我想了想,咬牙报出一个数字。

  四万这个数字,是有根据的。给虎子三万,剩下的一万给高群。他鞍前马后的陪着我,往超人运输跑了这么多趟,也不能让他白跑啊。

  kK更*‘新,最='快'上酷2@匠F网&Y

  “你要扒拉我啊?”刘时昌阴冷的说道。

  “我不敢扒拉你,但是这四万块钱,你必须给我。”我也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爱新觉罗,说的话是圣旨啊?还特么必须给,我就不给了,咋地吧,这一万我特么也不给了,你能咋地?”

  刘时昌撇着嘴,连说了两个“咋地”,这要换成在酒桌上,下一步就是抄酒瓶干起来的节奏。

  “……”

  我咬着牙,很想抓起烟灰缸砸他脸上,搓了搓脸蛋子,强忍了下来,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跟你说不明白,我去找老板。”

  “你爱特么找谁找谁,小崽子,晒脸!”刘时昌不屑的骂了我一句。

  “你骂我呢?!”我瞪着眼睛说道。

  “就骂你了,咋滴。”刘时昌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语气特别冲的说道。

  “不咋地,我也骂你,曹你么/币!”

  我大声骂了他一句,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

  走出办公室,我开始去找老板,事儿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四万块钱,这是我的底线,少一分,我都跟他说道说道。

  我花了半个小时,跑遍了办公区和车间区,都么找着老板的人影,最后去门卫那一打听,老板早特么开车走了。

  我一瞅在这儿待着,钱肯定也不会自己跑回我兜里,就开着车回去了。一路上,我呼呼喘着粗气,站着门口连着抽了三根烟,肚子里憋的这口气都没顺过来。

  太你么气人了,这特么就好像,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媳妇,忙前忙后的借钱办婚礼,结果客人也请了,天地也拜了,该入洞房的时候,没我啥事了。

  我特么不憋屈么!

  回到家,慕辉,高群,还有孟娇娇都还在睡觉,我心里有气,一人一脚全给他们踹醒了。

  “你干J吧啥,是不是这两天打仗上瘾了,一天不捶你几下,你浑身刺挠是不?”慕辉对于我的行为非常不满,撸胳膊卷袖子的就要上来跟我动手。当然,他也就比划比划,真动手,他还不是个儿。

  倒是高群看出点不对劲来,看着我空荡荡的两只手,皱眉问道:“钱呢?”

  “拿厂里交账了。”我回了一句。

  “我特么说的是,你交完帐,该拿的车马费。钱呢,你存起来了?”高群没好气的问道。

  “老板的小舅子,就给我一万,我没要。”我搓着脸蛋子,烦躁的说道。

  “咋给这么少呢?”慕辉忍不住骂了起来。

  “咋回事?”高群到还冷静,皱眉冲我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