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吧。”

  古前进沉默了一下,摆手干脆的说道。

  “谢了,古哥。”

  我一听这话,知道他不计较我设局坑他的事儿了,心里松了一大口气,拿起片刀,起身奔门外走去。

  “古哥,我就是个马前卒,上面的人让我带队,来你这儿砸场子,我能说个不么?我能做的,就是当个瞎子,装作没看见你。古哥你要是有气儿,往下命令的人身上撒,我小胳膊小腿的,可经不起你们折腾。”

  我走到门口,拉开门的时候,转过头,笑呵呵的对古前进说了这么几句,说完我迈步就走了。

  五分钟后,我将队伍归拢整齐,带着他们从大门走了出来。随后各自上车,跟来的时候一样,五辆车排成一队,雷克萨斯打头,我们的破捷达掐尾,迅速离开了这里。

  车子刚上路没多久,我就看见三辆警车,拉着警报急行,跟我们擦身而过,目的地应该就是超人运输公司。

  我不禁感叹,我大天朝的部队,永远都是出现的这么及时。

  回到市里,我们先去了医院,给队伍里几个伤者处理一下伤口。

  高群的胳膊缝了五针,还打了一针破伤风,出门的时候,呲牙咧嘴的捂着屁股,泪珠在眼眶里面直晃悠。

  我就纳闷了,赵子亮一刀剁他胳膊上,他都没喊疼,回来的路上,照样追着牛*开车,咋给屁股上扎一针,就疼成这比样了呢?

  半个小时后,我们再次出发,直奔皇家燕鲍翅。

  还是那个包房,还是我们这些人,但跟中午不一样的是,跟赵子亮他们打了一仗,也没那么陌生了,不用马华招呼,三五个一伙,就热火的聊了起来。

  开始上菜的时候,马华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出去了。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马华拎着个黑色塑料袋,推门走了进来。

  酷&#匠P网w首)发,

  马华溜溜达达的走到我旁边,拿起酒瓶倒了一杯白酒。

  “今天的事儿,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咱们以后都还在社会上走着。我干了,你们随意。”

  马华笑呵呵的说完,一扬脖,把酒干了。

  “啪!”

  喝完酒,马华一抹嘴,然后把黑色塑料袋放在桌子上,慢条斯理的打开,里面全是一踏踏的钞票,看那厚度一摞应该是五千块钱左右。

  “感谢的话说完了,咱们整点实在的。一人五千,我哥们袁立领头的,他拿一万,没问题吧?”

  马华手里甩着一摞钱,笑眯眯的询问了一遍,见众人都没啥意见,随后就开始一个个的发钱。

  我接过马华递过来的钱,揣进兜里,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一万块钱,我一年的零花钱加在一起,都没这么多。

  慕辉身上虽然装了二十万,但那是厂里的货款,我身份证还在老板那放着呢,可不敢瞎整。

  “警察立案调查了,对伙没把咱们咬出来,你们喝完酒想自己组织点节目的,该玩玩,别有啥心理负担。饭钱已经结了,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

  分完钱,马华交代了一声,随后拎着袋子里剩下的钱走了。

  “立立,你说,袋子里还剩下那么多钱,花花姐是回去上交呢,还是揣自己兜里了?”高群眨巴着小眼睛,冲我问了一句。

  “呵呵,又不是几百号人,银行的人也不是幼儿园毕业,能数不清楚钱么?”我笑着回了一句。

  去办事之前,就数的清清楚楚的,就这么十几号人。人头五千的话,拿钱的人能算不出来多少钱么?能分完钱之后,还剩下这么多么?

  特意多装几摞,给我们显摆一下他们的经济实力?都是BOSS级别的人物了,也不能办这么幼稚的事儿。

  那么,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马华把钱扣下了一部分,装自己口袋里了。

  “剩下的,得有六七万吧。”高群满脸羡慕的说道。

  “人家是牵头的,又找人,又跑腿,忙里忙外的,多拿点很正常。”我不以为意的说道。

  马华离去,大家揣着钱,心里开始活泛起来,也没心情继续喝酒吹牛了,找上自己关系不错的,开始商量接下来的活动。

  没二十分钟,人就走了一大半,剩下的人也都没啥心情在这儿耗着了,于是互相打了个招呼,都滚犊子了。

  出门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有点晚了,电池厂的老板应该也不在厂里了,随即决定明天再把钱送过去。

  回高群家的路上,高群提议去酒吧玩,挣钱了,得好好潇洒一把,被我给拒绝了。我比较谨慎,身上带着这么多钱,我不太想出去外面乱跑,一旦出点啥事,那特么真得卖腰子还账了。

  高群觉的我挺扫兴,一路上磨磨唧唧个不停,烦的我不行不行的了,一直等回了家,我就去买了几斤猪头肉和红肠,才给他的嘴给堵上。

  这短短的几天,算是活了这二十多年,过的最精彩的生活了,这特么是又动脑子,又动手的,没一会是消停的。

  不过现在好了,古前进的帐要回来了,马华的人情也还了,该给虎子的钱,明天去电池厂交完帐就有了。

  以前平淡的日子,终于就能回来了。

  一想到这些,我心里高兴,一直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忍不住多喝了两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我不到八点就起床了,洗了把脸,早饭都没吃,神清气爽的背着帆布包,开着高群的破捷达,独自一人去了电池厂。

  来到电池厂,我停好车,背着帆布包溜溜达达的走到了老板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敞着,我走进去一看,老板没在里面,他那个小舅子刘时昌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有事儿啊?”刘时昌抬头扫了我一眼,随意的说道。

  “啊,有点小事儿,老板没来呢?”我摸着鼻子说道。

  “啥事,跟我说一样。”刘时昌依旧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道。

  “唰!”

  我抬头看了看他,又往门口瞅了一眼,想了一下,随后说道:“前几天我不是从老板这儿拿走一张欠条么,钱要回来了,我来给老板交一下帐。”

  “哪儿的帐啊?”刘时昌终于放下手机,抬头看着我,皱眉问道。

  “超人运输公司的帐。”我随口说道。

  “你说啥?超人运输公司,古前进的帐,你给要回来了?!!”刘时昌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