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针对于古前进布的这个局,可以说是我一手策划的。

  时间比较仓促,只是听别人说,我对古前进的了解,也深刻不到哪种地步。

  高群所说的,古前进性格无赖,爱占小便宜,还喜欢打个不花钱的炮,这些都不是什么重点,也不能成为制胜的关键。

  无赖的人多了,能咋滴?顶多砸他一顿,别说要钱了,再往里搭二十万都够呛。

  找个姑娘啥的,这更正常了,你就玩一把仙人跳,装成警察来个现场扫黄罚款,那特么得多金贵的女人,小小的打那么一炮,得罚二十万块钱?起码得镶了一个,五克拉的钻石,这事儿才有那么一点点靠谱。

  所以当高群那一天无意中提出,说绑架他儿子,我就突然有了这么个点子。

  从他爱贪小便宜的性格下手,请他入局,接着再给他找姑娘,再然后被姑娘的“老公”抓奸,到最后姑娘的“老公”报复,绑走他儿子。

  最后我们再借着要账的机会上门,出面帮他把儿子找回来,不但二十万追回来了,或许还能顺便得到他的友谊。

  这个计划一环扣一环,十分缜密,甚至为了逼真,我还专门找了电线杆子上的小广告,办了一张架的结婚证。

  随着古前进一步步入局,我的计划也一点一点的靠近成功。但是就在今天,在他办公室,从他刚开始求我们联系“绑匪”,到后来高群答应后,他瞬间冷淡下来的态度,还有他想让司机跟着一起去的举动,财务磨磨唧唧半天,都没把钱送过去的态度。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感觉这事儿,有九成的可能,已经漏了。

  我把自己想的太聪明,把古前进这个玩了一辈子社会的混子,想的太粗鄙了。

  他可能今天在接到“绑匪”电话的那一瞬间,就瞬间把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个一清二楚。

  结果是,钱要回来了,二十万一分不少。

  但随后,我们即将面对的,可能就是古前进要命的回马枪。

  一个虎子,已经整的我拼命了,更何况古前进呢。

  所以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我只能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这都是我的错觉,是我想多了,古前进啥都不知道。

  ……

  开车回到高群家,我们围着装钱的帆布包,坐在客厅里,也没人主动提吃饭的事儿。

  我是心里有事儿,发愁的头发都白了。至于其他人的心思,我多多少少也能猜到点。

  高群小眼神不停的往帆布包上瞄,估计是在想,拿了车马费,给了虎子钱,剩下的,该咋花,才能牛带潇洒。

  慕辉整个人跟虚脱了一样,事儿解决了,他一直吊着的小心肝,终于放回肚子里了。

  至于孟娇娇,我估计他肯定啥心思都没有,就是饿了,但是我不提,他也不好意思说。

  正当我们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啥事儿,花花。”我接通电话,随口问道。

  “你干啥呢?”马华问道。

  “跟高群在一块呆着呢。”

  “哦,那你来找我吧,皇家燕鲍翅。”

  “还是上次,你帮我找的那个活儿啊?”我沉默了一下,随后问道。

  “恩,你啥想法?”马华语气十分随意。

  BS最=、新章1节3b上酷n匠网4

  “你这么主动的,往我兜里塞钱,我能啥想法。你随时召唤,我随时到位呗。”我笑着回道。

  “呵呵,那你现在来吧,快一点昂。”马华笑着说了一句,随后挂了电话。

  “花花姐的电话?”看我挂了电话,高群连忙问了一句。

  “恩。”我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甚至可以说,有点愁眉苦脸。

  “立立,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啥思路,我也了解。你要是真不想往社会上的事儿掺和,也不好意思拒绝,我就帮你给花花姐,打个电话。”高群十分认真的说道。

  “要这么干,那我就真的是,给脸不要脸了。不说这个了,走吧,花花还等着呢。”我无奈说道,随后起身。

  “你俩神神叨叨的,说啥呢?”慕辉满是求知欲的小眼神,看着我问道。马华之前给我找活儿的事,我和高群都没告诉他,所以他也不了解是什么个情况。

  但是他这人的求知欲又特别旺盛,整天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啥意思”“干啥呢”。你瞅瞅人家孟娇娇,从来不多嘴,乖巧可爱。

  “有人请吃饭,走吧。”我敷衍的摆摆手,拎起帆布包走了出去。

  “一天天跟算命似的,有啥没啥的,都好玩个J吧神秘。”慕辉相当不满意,骂骂咧咧的在后面跟着。

  二十分钟后,我们开车赶到了皇家燕鲍翅饭店,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略微有些拘谨。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我们把这辆破捷达开到停车位的时候,那俩保安看我们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走进大厅,我扫了一眼,就看到马华正一个人坐在吧台旁边的沙发上,玩着手机。

  “来了。”

  马华抬头看见我们,起身走过来,随意的打了个招呼。

  “来了,,这是慕辉,孟娇娇,跟我们在一起玩的。这是马华,群儿的发小,跟我也是朋友。”我简单的互相介绍了一下。

  “呵呵,叫我花花就行,你好,你好。”马华笑着跟慕辉和孟娇娇握了握手。

  “花花姐,是混好了哈,都敢在这么奢侈的地方,摆桌子请客了。”高群跟个乡下来的穷亲戚一想,探头探脑的来回瞅着,语气羡慕的说道。

  “别净扯些没用的,走吧,别在这儿杵着了,我还有几个朋友在里边。”

  马华说着,带着我们去了二楼的一个包房。

  包房内,一个能容纳二十多人就餐的大桌子,旁边的座位已经被占了大半,都是二十多岁的啷当小青年,也是一会要一起干活的战友。

  十四五个人,起码是三伙人凑在一起的,我们走进来的时候,抬头扫了一眼,然后又继续埋头吃饭,各自低声交谈着。

  马华也没给我们互相介绍,坐下陪着我喝了两杯,聊了几句,然后就让我们自便,想吃啥喝啥了,找服务员要,他则去了旁边的一个小包房,那里面有BOSS级人物。

  “咣当!”

  过了一个多小时,马华再次推门走了进来,脸色涨红,喷着酒气瞅了我们一眼,摆手说道。

  “走了,干活了!”

  “哗啦啦!”

  一桌子人齐刷刷的起身,我们几个跟在人群后面,走了出去。

  温酒已饮,出征在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