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前进这话说的底气太足了,就好像他十分肯定,只要我们开口,他儿子就一定能找回来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些不托底。

  好在古前进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沉默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高群打完电话走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古前进这个时候一点都不着急了,甚至看着高群的眼神,还有些阴冷。

  高群倒是一点啥也没感觉到,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说道:“人我联系上,他也没咋着你儿子,就是觉的心里有气,想吓唬吓唬你。他跟我说,给你儿子放了可以,但是你不能报警,也不能再找他,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你看行不?”

  “只要我儿子能回来,咋整都行。”古前进态度肯定的说道。

  “那成吧,你们在这儿等会,我去给你儿子接回来。”高群起身说道。

  “我让司机,跟你一起去吧。”古前进突兀的说了一句。

  “……”

  高群略微一楞,瞥了我一眼,缓缓说道:“还是我自己去吧,我那朋友上午刚跟媳妇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情绪不太稳定,瞅见你的人跟我一起,弄不好再整出点误会。”

  “那成吧,先谢谢你了。”古前进淡淡笑着说道。

  “走了。”

  高群拿着车钥匙,就奔门口走去……

  “嘭!”

  我突兀的拽住高群的胳膊,转头冲古前进笑道:“古哥,财务那边,还没把二十万数出来呢?”

  “二十万,也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他不得走走流程么?用不了多会儿,你再等等。”

  古前进一楞,随口解释了一句。

  “要不你给财务打个电话催催吧,这都快中午了,我得赶着厂里会计下班前,把钱送过去,要不然身上装着这么多现金,我心里不托底。”我笑着说道。

  “……”

  古前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高群,一句话没说,起身走到办公桌旁边,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内线号码…

  五分钟后,财务提着一个帆布袋走了进来。

  “数数吧。”

  古前进用手指在袋子上点了两下,没啥表情的冲我说道。

  “哗!”

  我起身走过去,拉开袋子瞅了一眼,里面一摞摞崭新的钞票。我把手伸进袋子里面扒拉几下,默数了一下,二十摞,正好二十万。

  “谢了,古哥。”

  我掏出钱包,翻出电池厂开的那张欠款单,放在桌子上,笑着说道。随后抓起帆布包,奔着门口走去。

  “以后有啥难事儿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挺稀罕你这样的小老弟儿。”古前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呵呵……”

  我脚步停顿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该说啥,扭头朝古前进笑了一下,随即拽这高群,快步离去。

  下了楼,高群发动车子,我坐在车里打了个电话。车子开到门口的时候,我顺着车窗看到,赵子亮就站在门卫室外面,视线一直跟随着我们的车子移动,手里还攥着那把开山刀。

  十几分钟后,我们在市里某幼儿园附近停了下来。

  两分钟后,慕辉和孟娇娇上车,车子离去。

  “孩子送回去了?”车上,我扭头冲慕辉问道。

  “那小崽子猴精猴精的,就这么一屁会,坑了我六个可爱多,吃饱了自己就回幼儿园找小伙伴扬沙子去了。”慕辉无语的说道。

  “你去接孩子的时候,没人瞅见你吧?”我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我多聪明,这事儿我能自己出面么?我找了幼儿园里的一个孩子王,给他五块钱,让他把古前进的儿子,拐带出来的。”慕辉相当自恋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松了口气,喃喃说道。

  “你那边咋样,钱整回来了没?”慕辉略略紧张的问道。

  “啪啪!”

  高群一拍档位旁边的帆布包,傲然说道:“你群儿哥出面儿,有办不成的事儿么?”

  “你快别吹牛了。”

  慕辉挺烦他的骂了一句,伸手抓起帆布包,刚要拉开,忽然看着高群,疑惑道:“我怎么赶脚,你的脸肿了呢?是我的错觉么?”

  “跟古前进那帮人,谈到兴起,互相探讨了一下武学,我耍了一套剑法,他们也展示了一些拳脚功夫。”高群一副宗师风范,淡然说道。

  “挨削了?”慕辉瞪着眼睛,一句话把事实概括了出来。

  “应该说,互有胜负。”高群矜持的说道。

  “少林寺还有剑法么?”孟娇娇好奇的插了一句。

  “咋没剑法呢?天下武功出少林!”

  “你快特么别说话了,咋这么招人烦呢?”我烦躁的说了一句,随后说道:“这个点儿老板应该不在厂里,先回高群家,等下午上班了,我再把钱送过去。我跟你们说,这几天都老实点,别出去瞎嘚瑟,尤其是你,群儿,消停的,管着点嘴,别跟你那些朋友瞎嘚吧。”

  Q最7v新+章节◇上K,酷+匠{{网

  “咋地了?上次不是跟虎子说好了,两个星期内给他钱就行了么,这才几天啊,他不能找咱们吧。”高群皱眉问道。

  “不是虎子的事儿。我感觉咱搞古前进这一把,可能漏了。他很可能看出来点啥了。”我搓着脸蛋子,烦躁的回了一句。

  “不能吧,他要看出来点啥,还能让咱走么?在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求我的时候,我估计就是让他给我磕一下,他都不带犹豫的。”高群完全不在意的说道。

  “当时那种情况,他就算心里明白,也得装着糊涂,陪咱把这个剧本往下演,毕竟不管咋说,他儿子确实找不着了。”我轻声解释道。

  “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呢,他跟你说了啊?”高群有些不耐烦了。

  “我也不太肯定,就是有这种感觉。”我皱着眉头,越说感觉心里越不搭底。

  “第六感啊?你圣斗士星矢呗?”高群没好气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我跟高群的性格,完全就是两个极端。这方面我跟慕辉有点像,只不过慕辉是完全的胆子小,而我的胆子不大,不喜欢主动惹事,但是性格方面更趋向于谨慎,做啥事都喜欢把方方面面全考虑到。

  而高群一向主张,左手握抢,右手握刀,就没有啥事是解决不了的,简单粗暴。

  所以我俩经常会在某个问题上,产生意见分歧。他的脾气又太暴,再扯下去,整不好真急眼了,我俩也得探讨下武学。

  我搓搓脸蛋子,尽量转换一下思绪,让自己不要往这方便想,但是越这样,心思越是不停的往这上面转,心里也越来越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