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之后,我本来寻思,今天也省了不少钱,想给他们一人找一个老娘们包/宿,让他们败败火。

  结果孟娇娇脸红脖子粗的直摇头,高群说,让我尽量给他找个,ru。。/方还没垂到肚脐眼上的。

  慕辉更J.B曹/蛋,说我没品位,只懂得人类最原始的后代繁衍运动,还声称,他需要的是一场没有性,只有爱的,柏拉图式恋爱,这是最高的精神享受,我们几个土鳖,肯定不懂。

  精神享受什么的,我们确实不懂。慕辉找的那几个什么柏拉图恋爱的对象,不光是跟他没性,跟别的男人经常搞性,最后连爱都他/么没有了。

  被我们揭了短,慕辉一生气就想动手,被我们几脚踹趴趴了。

  第二天早上,我搂着被子,睡的正舒服。慕辉推开门,偷偷摸摸的溜了进来。

  “哗!”

  慕辉捏着被子角,掀开一条缝隙,然后把高群家镇宅用的袜子,塞了进来。

  五秒钟后!

  “我特么弄死你!”

  我被辣的眼睛通红,嗷的一声窜了起来,四十二的脚,奔着慕辉精致的面孔,踩了过去……

  十分钟后,我缩在被窝里,看着慕辉脸上被我削出来的乌眼青,起床气消了大半,瞪着眼睛说道:“你特么不睡觉,来撩拨我干啥,削你一顿,有高。潮啊?”

  “曹你/么!”我打了他多久,他就骂了我多久,来来去去的就这么一句,不带重样的。

  “能不能好好说话,非让我给你俩眼睛整匀称了是不?”我斜着眼睛,威胁着说道。

  “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在外边玩傻/B了,老古都说了让你去找他,这特么都几点了,你还在这儿梦淫!”慕辉敢怒不敢言,十分憋屈的咬牙说道。

  “就这事儿啊?”我无语的说道。

  T酷Z匠网、m首h,发@

  “我从家拿来的六千,就剩下一千多了,老古欠的钱要整不出来,我特么等着你再去绑虎子一回。”慕辉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等中午吃完饭,咱们休息会,下午去他公司转一圈。”我想了想,说道。

  “今天能把事儿,办明白不?”慕辉问道。

  “有点急,再等一天吧。”

  “不都按照你布置的套路演下去了么,为啥还要再等?”慕辉有点上火的问道。

  “啥事,他都得要有个缓冲期。咱这不是拍电影,没有咔一下,然后重拍的机会。他们这些玩社会发家的,哪一个不是猴精猴精的,这事儿办的稍微有那么一点不自然,都会让他们瞅着盲点,到时候出事的,就是咱们了,懂么?”我耐着性子解释道。

  “你都说今天没戏了,那干啥下午还要白跑一趟。”慕辉跟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

  “不是,你听不懂人话还是咋滴?我不是说了么,演戏,就得演全套。咱们现在的角色,就是没有手腕,只能请唱歌,找女人的讨好他,完事还得看着脸色,抱着大腿哀求,想让他还钱的苦主,知道不?”我不耐烦的说道。

  “曹,这点心眼,全J.B长你一个人身上了。”慕辉是完全不放弃一个,能损我的机会。

  “哥的新爱好,就是跟这些玩了一辈子心眼的人,玩心眼,跟你说,你也不懂。”我非常有高人风范的说道。

  “懒的跟你扯,你继续梦淫吧,我走了。”

  “跪安吧!”

  “死一边去!”

  慕辉骂了一句,背着手就往外走。

  ……

  起床吃了碗米线,算是随便对付了一口,然后我和高群开车去了超人运输公司。

  超人运输公司坐落在市区外,一条乡镇公路边上,一个大型停车场,一栋四层的办公楼,四面用红彤彤的院墙围起来,十分显眼。

  大门正前面不到十米,就是宽敞的公路,另外三面空荡荡的,捷达在门口停了不到十分钟,七八辆带挂,不带挂的红皮卡车,出来进去的,十分热闹,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你甭管古前进这个人赖子不赖子,这生意做的,确实不错。

  “你等会,就说你们呢,那个破捷达……你们干啥的?”

  车子开到门口,门卫室走出来一个戴着大盖帽的保安,举着橡胶棒,就给我们拦下了。

  “古老板前段时间在我们那儿提了点货,这也挺长时间了,我们来看看,能不能把货款给结了。”我摇开窗户,笑着说了一句,就要递烟。

  “不用,我不抽烟……你们等会,我去打个电话。”

  保安摆手拒绝了我递过去的烟,丢下一句话,就跑进了门卫室。

  不到两分钟,保安打完电话出来,也没为难我们,挥着橡胶棒,给我们放行了。

  当然,所谓的放行。也仅仅只是让我们进了院子里……

  停好车,我们往办公楼走去。刚到楼梯口,就被一伙人给拦住了……

  “你们是干啥的?”说话这人三十多岁,脖子上带着一根小指粗的金链子,斜眼看着我们,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太客气。

  很明显的,门口的保安一听我们是来要账的,就给专门负责这事的人,打的电话。

  “找古老板说点事,他说让我们今天过来的。”我把姿态摆的很低,满脸的笑容,就差没点头哈腰了。

  “老板不在,你们走吧。”这人摆了摆手,直接撵人。

  “不是,大哥你看,我们这大老远的跑来了,怎么的也得见古老板一面吧,要不,让我们去他办公室等等?”我脸上依旧挂着老鸨子一样谄媚的笑容,十分客气的商量道。

  “非得见见啊?”

  “我们来一趟,也不容易……”

  “来,你要跟我老板谈啥事,我跟你谈。”这人直接伸手搂着我的肩膀,十分热情的说道。

  说是要跟我谈,但是一伙人把我和高群围了起来,要带着我俩往旁边一个空房间走去,明显是要好好的“招待”一下,我们这两个要账的。

  “嘭!”

  我一把拽住这人的胳膊,有些慌神的说道:“大哥,我看你也不能说瞎话,古老板没在,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你记好了,我叫赵子亮,下回再来,还是我接待你。”这人冷笑着说道。

  “……”

  我沉默不语,拽着高群转身就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