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跟我媳妇拉手了,是不?你俩想干点啥啊?”小川捂着脸蛋子看着古前进,说话时候的语气,平淡的有点反常。

  “……”古前进瞅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虽然他不知情,但是跟别人媳妇搞破鞋,还搞的这么光明正大,说出去毕竟不太好听。

  “敢报个名么?”小川继续问道。

  “超人运输,古前进,你想跟我,码个队形啊?”被一个小孩三番两次的撩拨,古前进就算是理亏,也有点上火了。

  “噌!”

  古前进的司机站起身,眼神有点小凶狠的瞪着小川。

  “你他妈是不是看不出眉眼高低……”我皱着眉骂道,上前一步就准备动手……

  “嘭!”

  高群伸手抓着着小川的肩膀,往旁边拽了一下。

  “来,你跟我出去,有啥事你跟我说。”高群连推带拽的,把小川给整了出去。

  “唰!”

  马华这时突兀的站起身,脸上看不出是啥表情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这事儿你自己处理吧,我不好发言。”

  “古哥,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

  跟古前进打了个招呼,马华夹着包走了。

  “哐当!”

  包房门关上,房间瞬间一片寂静。几个公主缩在沙发角,一口大气都不敢喘。我转头看了一眼,古前进的表情十分的阴沉,我知道突然这事儿,肯定让他对我十分的恼怒。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跟他解释,而是该怎么弥补……

  “唰!”

  我转过头,目光落在连衣裙姑娘身上,面无表情的问道:“到底咋回事?”

  更{新最n4快上酷{匠e网T

  “我俩结婚四个多月,他跟我动了七八次手。我早就不想跟他过了,但是他就是不跟我离婚,还打我,我就搬出来自己住,准备攒钱跟他上法院。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儿的,可能是刚才来的时候,被认识的人看到,给他打电话了。”连衣裙姑娘眼圈泛红的解释道。

  “那你一会咋整?”听了她的解释,我语气稍稍平缓,继续问道。

  “出了这事儿,我要回去,他肯定得打死我。”姑娘扁着小嘴,眼泪在眼圈打转,十分委屈的说道。

  “呼……”我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古前进身边,有些忐忑的说道:“古哥,刚才人姑娘受了惊,我看她挺稀罕你的,要不你就受受累,找个地方,好好安慰安慰她?”

  “不太好吧,她男人都找来了。”古前进非常“不情愿”的说道。

  “没事,没事,俩人都闹离婚了,两口子不两口子的,也没啥关系,你说是不?”我笑着在旁边,十分假的劝了一句。

  “本来都玩的挺高兴,你看这事儿闹的……”古前进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向门口走去。

  “……”

  我使了个眼色,连衣裙姑娘连忙抓起小包,踩着高跟鞋追了上去……

  “古哥,今天的事儿对不住了,闹的不太愉快,以后你看我表现。”我坐在沙发上,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没事,玩的还行。”古前进转头看了我一眼,语气随意的说道:“你的事儿,小马跟我提了几句,今天都喝的不少,在这儿也说不清楚。你这几天抽个时间去公司找我,咱们好好聊聊。你放心,你对古哥不差事儿,古哥也不能让你回去没法交代。”

  “那妥了!”我咧嘴一笑。

  要的,就是这句话!

  盛世名门KTV,在我市算不上是特别高档次的消费场所,勉勉强强的算是中档偏高一点。来的时候,古前进打了个招呼,KTV管事的直接送了我们两瓶芝华士,十瓶嘉士伯,外加两个大果盘,还有一些小吃。

  当然,古前进指定不是想为我省钱,他只是在很隐晦的,向我们展现一下他的能量,恩,最起码他觉的,展现的很隐晦,间接着传递给我一个消息,那就是,哥这身份档次,不是一般人,赶紧来舔哥的腚眼子吧。

  当然,我也很配合的给足了古前进面子,屁。眼都快让我给舔烂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顿酒钱,是省了不少。剩下公主的小费,包房的最低消费之类的,杂七杂八加在一起,也就花了一千多块钱,比我最开始预算的两千七八,少了将近一半。

  古前进开着车走了,找了个酒店,安慰受了惊的连衣裙姑娘去了。我结了账,跟高群也推着破捷达走了,最后剩下古前进的司机一个人,一看都给他甩了,自己打了个车,滚犊子了。

  回去的路上。

  “那姑娘在哪儿找的,挺有气质,真是大学生啊?”高群把着方向盘问道。

  “听说是慕辉以前一个,干夜场的破鞋媳妇的朋友。”我随口回了一句。

  “真是小姐啊?”高群楞了一下,有些失望的问道。

  “算是兼职吧,平时就玩,没钱花了,在网上跟微信上,接俩客户。”

  “那还是小姐。”高群彻底失望的说道。

  “你那朋友,送走了?”我转移话题问道。

  “恩,后夜的火车,要不是我找他,前两天就去省城上班了。刚才在外面我还说他了,下手挺狠,给人姑娘的脸都打肿了。”

  “古前进也不傻,要不下手狠点,回头他就能琢磨出来点什么。”我笑着说道。

  “那到也是。”高群赞同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立立,你不是说,等完事了,要给我找一个败败火么,咱还剩下不少钱,你看……”

  “真找啊?”我楞了一下,不可思议的问道。

  “恩,上火上的嘴都起泡了……”

  “你不是说,那些老娘们扎都下垂了,你下不去手么。”

  “不上手,关着灯,光脱裤子就行。”高群咬着牙说道。

  “……成吧。”我有些无语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