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花花,我觉的抽个时间,咱俩得去验个DNA!”我接通电话,调侃着说道。

  $K酷C匠*网永%'久免n费CQ看(小a说

  “啥意思?”马华被我的话,整的有点迷糊。

  “我刚准备给你打电话,你就心有灵犀的,把电话给我打过来了。我怀疑,咱俩可能有点血缘关系,我有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侄子,一岁多刚会走的时候,就被人贩子给拐走了。”我语气认真的,瞎掰着说道。

  “心有灵犀的,不一定是兄弟,也有可能,上辈子,咱俩天天都进行,心灵和肉体上的交配。”马华十分恶心的说道。

  “……我感觉咱俩聊不下去了,你太埋汰了。”我特别嫌弃的说了一句。

  “行了,不埋汰你了,你刚不是说,正要给我打电话么,啥事啊?”马华问道。

  “超人运输的古前进,欠我老板点钱,这事我老板交给我了。我就问问你,跟这个古前进,要是熟的话。过几天我窜个局,联系他过来坐坐,看看这事能不能在饭桌上解决。”我语气随意的问道。

  “见过几面,帮你窜个局应该没啥问题,古前进这人,出了名的爱占便宜,一听有不掏钱的酒喝,那肯定得来。”马华想了想说道。

  “那行,过几天,我这边准备好了,给你打电话。”我对自己的计划,一个字都没和马华提,就像他说的,我们现在的关系,也仅限于能在一起喝个酒,或者相互之间帮个小忙,不太适合在中间,掺杂一些和利益挂钩的问题。

  就简单的来说,这事马华要掺和了,到时候这钱要回来了,该分给他多少?分的多了,我们肯定不能干啊。分的少了,马华就算要面子,嘴上不说,那心里能舒服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帮个不痛不痒的小忙,等事情解决了,请他喝点酒,就算完了。

  “帐要回来,够解决你的事儿么?”马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的关心了一句。

  “应该够了。”我没多想的回了一句。

  “你看这事儿,都赶到一块了。我这边本来帮你接了个活儿,你那边要是忙着,没时间的话,那就算了。”马华仿佛十分随意的说了一句。

  “什么活儿?”我沉默了一小会,开口问道。

  “小活儿,收拾个人,干的好的话,人头一万。”

  “收拾谁啊?”我继续问道。

  “国务院要整翻哪个部长,他还能跟公安局里的小民警,提前打个招呼么。只能说,上面的让办谁,那下面的人,就得蒙着眼睛,装成谁也不认识,嗷嗷叫着往前冲。”马华一本正经的,跟我讲述着,一个团伙所必须具备的,处事风格。

  “立立,你们也不是吃这行饭的。你们既然已经有办法处理饥荒了,那这活儿,就算了。我再找找人,找不到话,直接推了就算了。”马华语气非常不在意的说道。

  “……上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吧。”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那行,到时候联系,我这边还有点事,不扯了。”马华快速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挂了电话。

  “……”我瞅着被挂断的电话,皱着眉沉默不语。

  车里,我接完电话后,一直沉默着。孟娇娇从头到尾,都在扭头看着窗外,他扮演的一向只是执行者的身份,决策者的事儿,他不参与。

  “花花姐给咱找活儿了?”两分钟后,高群终于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瞥了我一眼,出声问道。

  “恩。”我搓了搓脸蛋子,回了一声。

  “你怎么想的?”高群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但是他有点飘忽的小眼神,已经出卖了他的心。

  “古前进的帐,按照我的想法,有九成的把握能要回来,到时候也不用发愁虎子那边三万块钱的事儿了。说实话,花花那边,我不想掺和的。他们圈子的水太深,陷进去,再想出来就不容易了。但是人家花花说起来,就是想帮咱解决饥荒,才接的活儿。现在活儿接了,价格都谈好了,咱们要尥蹶子,有点不地道。而且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身边好像也没什么可用的人,我要再拒绝的话,那估计以后就没朋友了。”我抽着烟,有点发愁的解释道。

  “就给他们办一次事儿,还是拿钱的,不至于吧。”高群无语的说道。

  “拿钱咋地了?不当你自己人,人家能让你去帮忙啊?给他们办一次事儿,那咱们的身上就算是打上他们家的LOGO了。以后别人叫你的时候,都会在你名字前面,加上碧海蓝天四个字。到时候就算你不想找事,很可能都会有人来撅你的棍!”我有些烦躁的说道。

  “……”高群眼瞅着再问下去,我就要爆发了,也不说话了,专注的开车。

  我搓搓脸蛋子,把马华的这件事抛在脑后。随后闭上眼睛沉思,仔细的研究起古前进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