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辉他们几个一看我这样,也放下筷子,开始消耗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脑细胞,看看能不能想出啥馊点子。

  高群学着一休,两根指头在太阳穴的位置来回搓着,眼瞅着就要搓出血了,突然蹦出一句:“要不,咱给他儿子绑了吧?”

  “你快滚你奶奶个腿吧!”慕辉听完就开始骂了起来。

  “你还别不信,这法子指定能行。”高群严肃的说道:“古老赖家里面仨闺女,就这么一个传宗接代的儿子,还是老来得子,一家人都把他当爹宠。你要拿着他儿子,别说二十万,你就是要他那俩睾,丸,他都能用车钥匙剌下来给你。”

  “你绑了他儿子的后果,很可能是当时还你二十万,回头用不了几天,你他。妈就得被他下黑手,在医院开销四十万医药费。就算古前进不跟你玩社会上的打击报复,他只要一报警,让警察处理,给你按绑架勒索,你这辈子都够呛能出来。”我斜着眼睛说道,但是脑子里不停的闪着“绑架”和“儿子”这两个字眼,一个想法渐渐形成……

  “你们听听我这想法咋样……”十分钟后,我开始嘀嘀咕咕,把我的还没考虑全面的想法,说了出来……

  “有点复杂了吧?”高群听完以后,皱眉说道:“就要这么点钱,咋还整的跟拍电影一样呢?”

  “不是你说的么,古老赖体格子大。咱跟虎子掰扯了一把,都整的活不下去了。要惹上古老赖,那还不直接干进六道轮回里去啊?”

  “但是也有点太复杂了……”高群还是不满意我的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这笔账咱们要归要,但不能得罪他,得让他心甘情愿的给,懂么?”我缓缓的,向他们几个灌输我的思路。

  “我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么阴损呢!”慕辉听完,撇着嘴,挺防备我的说道。

  “不是我阴损,只能说,被逼到这份儿上了。”我无奈着回道。

  这顿饭,可能是我们几个人,自从金钱柜那件事之后,几天以来吃的最舒坦的一顿饭了。虽然慕辉没有按照我说的,照着五千的伙食标准整,但是两百块钱,还是有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钱的事有着落了,一直压在我嗓子眼的石头咽下去了,心情舒坦,整两盘屎壳郎,那也能嚼的嘎嘣脆。

  吃完饭,高群开始打电话借车。出门跑跑办事,还是有辆车方便。

  几分钟后,高群借到车,随后我,高群,还有孟娇娇去拿车。慕辉则在家联络另外一件事。

  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高群借车的地方,我瞅着面前一辆捷达轿车,沉默无语。这车不是破,那是老J.B破了,车上的漆掉了一大半,车身上大大小小的,得有不下二十个坑,小的就只有指头尖那么点,大的坑跟碗口差不多。前面大灯的位置,只剩下两个窜着电线头的窟窿,后面的灯,也不知道被谁给砸的稀碎。

  就这车,要是晚上在没有路灯的地方开,那妥妥的得撞树上。

  “立哥,这车在价格上,跟咱买的摩托车,不差啥了吧。”孟娇娇挺无语的冲我说了一句。

  “……这车卖废铁,可能更值钱。”车主就在旁边,我实在不忍心的说了一句。

  “知足吧,咋滴也算是四个轮的,比骑铁驴子,强点。”高群半安慰我们,半安慰自己的说道。

  “这车跟了我七八年了,可是我的爱驹。放车库里快两年了,我都舍不得再折腾他了。这也就是群弟弟你,换成别人,我指定不能借出去。”车主,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抚摸着车身,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

  他看着这车,完全是一种,瞅着家里的黄脸婆,又爱又嫌弃的眼神。

  “呵呵,博哥,谢了。”一听这话,高群对这车子开到一半,会不会四个轮胎自己走了,把车子留在原地的担忧,瞬间没有了,感觉非常有面儿的说道。

  “行了,走吧走吧。”博哥摆摆手,溜溜达达的走到院子里停着的一辆崭新的尼桑天籁旁边,撸起裤腿,拿着水管开始洗车。

  “曹!你的面儿,也就值一辆报废车了!”我非常无语的小声对高群说了一句。

  “车就是媳妇,小三再新,那也是短暂的激情。对原配的,才是真爱。跟你说,你也不懂!”高群傲然说道。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还一堆事儿等着办呢。”我无语的说道,然后拉开后座的车门,就准备上车。

  “你等会,车子还没发动呢。”高群拽了我一下胳膊,说道。

  “……”我转头,迷茫的看着他。

  “博哥说,这车得人力发动。”高群耐心得解释了一句。

  看C《正版章节上l#酷~匠网z

  “啥意思?”孟娇娇也迷茫了。

  “曹!意思就是,我去把着方向盘,你俩在后面推着,给车推着了。”高群烦躁的说了一句,拉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

  就这样,我,孟娇娇,高群三个人,驾驶室和后面推车的位置来回换了四次,从博哥家门口的位置起,一直推出去半里地,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车子才算是打着火了。

  我抽了三根烟,喝了两瓶矿泉水,都没缓过劲来,小腿肚子一直抽抽。高群喘着大气开着车,舌头都快耷拉到方向盘上了。

  “咕噜噜!”

  第四瓶矿泉水喝干,我总算是把气儿喘匀了,掏出手机翻出马华的号码,还没来得及拨号,手机就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