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要账的规矩,这钱要回来,咱能分多少?”我想了半天,然后跟高群咨询这个问题。

  “二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按你们老板的体格,肯定犯不着为了这么点钱,鸡头白脸得罪人。我估计,欠条在他手里,基本算是黄了。咱们要能给他要回来,咋滴也得分七八万。”高群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

  “我认为,这钱还得要,而且不光得要,还必须想办法把钱整出来。”我咬着牙,非常坚定的说道:“这几天手机上的电话,我都腆着脸打了一边,一分钱没借着。这张欠条,是我现在唯一能捅咕出那三万块钱的可能性。古前进的体格子可能真比虎子还大,但是我宁愿得罪他,让他剁我俩手指头,都不能让虎子上我家去。”

  我一直说的都是“我”,而不是“我们”,我的意思很明显,三万块钱的事,明摆着已经摊在我一个人头上了,他们要是缩缩了,不想往前凑活了,可以不管,这二十万块钱的欠款,我一个人去要。

  孟娇娇不用说,我俩的关系,那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他绝对会抱着膀子跟我站一块。

  慕辉低头沉默,高群目光呆愣的抽着烟,小眼神不停的往桌上的欠条瞟着。

  “你们要不发表啥意见,就研究研究要账的事儿?”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说道。

  三人还是不说话,表示默认了。

  “到饭点了,小宝跟娇娇去买点菜,咱们边吃边研究。”我一挥手,感觉自己特别有范儿的说道:“你看人家电影上演的,去给社团办事前,还得包个夜,打个炮啥的,咱们最近闹饥荒,就不整这么奢侈了,吃顿好的得了。小宝啊,一会买菜,照着五千块钱的标准整就行了。”

  “曹!还按五千块钱的整,我看你他。吗得去精神病院复诊了,疯病又犯了!”慕辉骂着走了出去,跟娇娇去买菜了。

  “认不认识跟古前进比较熟的人?叫过来,我了解了解。”我看着高群问道。

  “找啥别人啊,不用,你想了解啥,我告诉你就行了。”高群摆手说道:“我以前一个哥们,在古前进手底下干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俩一喝酒就聊他老板的事。我要说知道光绪年间,古前进他祖宗睡觉打不打呼噜,那是吹牛b。但是他上厕所,拉完屎用哪个手指头扣屁。眼。子,我都能告诉你。”

  “那行,你跟我说说吧。”

  我扫了一眼客厅,然后找了个铺着报纸,不是太埋汰的地方,撅着屁股准备坐下……

  “你别动!”高群突兀的大喊一声,吓我一跳:“别坐报纸,我袜子在那下面呢。我穿了三个月没洗,好不容易立起来的,镇宅辟邪用的!”

  “曹!”

  我掀开报纸,看着下面站的“笔直”的一双袜子,狂汗无语。

  没多久,慕辉和孟娇娇买菜回来了。借着高群家的破煤气灶做了顿饭,我们一边吃着,一边听着高群唠跟古前进有关的话题。

  古前进这个人,也真对得起古老赖子这个外号,确实是赖账起家的。举个例子,他最早的时候,在老家借钱开养猪场,倒腾了几年猪,兜里面子弹足了,就不太想跟猪打交道了。

  场子不干,那借的钱总得还吧。古前进先是把场子里能处理的东西全部处理了,然后就把只剩下空壳的猪场抵给了债主。

  场子里空荡荡的,就剩下两个红砖垒的猪圈,场子占的地,都是租的,这些东西加一块都不够债主借出去那些钱的利息。

  你看看,人家债主好心好意的帮他发家致富,他最后还要赖债主的钱,这得多不是人。

  古前进干过这样的事情多了,就不一一举例说明了。

  反正就是后来我跟一个在法院工作的朋友喝酒的时候,无意中谈起了古前进,那朋友说,法院里跟古前进有关的经济纠纷案子,摞起来比酒桌都高。

  钱挣的差不多了,古前进就开始干起了实体。在当时大部分大车车主都还在单干的时候,他挂牌成立了我市第一家运输公司,然后起名,超人运输公司。

  这个公司名,也是有来由的。

  高群说,古前进小时候家里特别的穷,长到二十多岁,还不知道电视机长啥样,他这辈子第一次进电影院,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超人,然后就迷上了。之后那几年,只要电影院放超人的电影,那他必定是不会缺席。

  后来古前进准备开运输公司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起了“超人运输公司”这个名字。他这辈子没追过什么星,要说唯一崇拜的,那就只有那个裤衩穿在外面的超人了。

  他说这个名字比较另类,让人一听,就能印象深刻。而且他还给公司里的人配了工作服,清一色的天蓝色长袖上衣,还有勉强能遮着裆的紧身红裤衩。

  用古前进的话来说,这就是他们公司的企业文化。

  你瞅瞅,为啥人家古前进能发财呢。

  十几年前,在我市人群普遍都还不知道企业文化这个词是啥意思的时候,人家已经大胆创新,用七八年后才会在国际上流行的搭配风格,造就了自己公司的知名度。

  ,(酷p匠%网ML首9,发D}

  这也就是他学历低,没啥文化,要不然他去趟海洋公园,瞅两眼企鹅,那说不定就没有腾讯啥事了。

  从这点就不难看出来,别管人古前进人品咋样,但是这脑子绝对嘎嘎好使。

  会赖账的人多了,咋就没见过别人赖账,能赖出千万资产呢?

  另外古前进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侩个货,打个炮啥的。按理说到他这个年纪,兜里面有点子弹的,都好这口。但他跟别人最大的区别,打点免费的炮。你别管什么样的女人,高矮胖瘦不论,只要有眼,能捅就行。但是最主要的一点,不能花钱,最好还能倒贴点。

  用古前进曾经对某个炮友的话来说,我最大的让步,就是把如家快捷酒店的钟点房,八十块钱的房钱掏了,要再多,你就只能趁我睡着的时候,把我身上的零件整下来两个,拿去换钱了。

  总的来说,古前进的气度,脾气,魄力,为人处事这些方面,跟一般比较成功的商人,不差啥。就是性格贪财,爱占小便宜,还极度好色。

  要想研究他,就只能从这几个方面下手。

  高群说完,我也没心情吃饭了,心里就开始琢磨,该咋跟把这笔账跟他要回来,还能不得罪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