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市里,我们先把慕辉送到了一家小旅店。慕辉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需要休息。让孟娇娇留下来照顾他,我和高群开着车,又回到了碧海蓝天洗浴中心。

  这边还有点小尾巴,没有处理干净。

  碧海蓝天附近,一家通宵营业的饺子馆。

  “啪!”

  高群刚停好车,旁边一辆九成新的帕萨特上,走下来一个比较瘦弱的青年。

  “哗啦!”

  下了车,高群锁好车门,拉着我对着瘦弱青年,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

  “花花姐!”

  “小群子!”

  “嘭!”

  高群和瘦弱青年,非常热情的拥抱了一下,看的出来,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不错。

  “立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发小,马华,人特别仗义,在碧海蓝天当内保主管。没他,今天这事儿,真办不了。”高群笑着给我介绍了一下。

  “我叫袁立,你好华哥,今天的事儿,谢谢了。”

  我看着瘦弱青年,伸出手说道。

  我对马华有点印象,之前开车拉着张重林两人离开碧海蓝天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口,高群挥手,就是在跟他打招呼。

  “咱俩年纪差不多,你叫我花花就行,他们都这么叫我。”

  马华伸出双手,热情的握着我的手掌,笑着说道。

  “成,那你也叫我立立吧。”

  我脸上也堆起了笑容。

  “你俩别在这卿卿我我了,吃口饭去吧。”

  高群损了我俩一句,然后拉着我俩的胳膊,走进了饺子馆。

  东北夜生活挺丰富,这个点饺子馆还是爆满。

  我们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点了一桌子菜,拿起酒瓶子开整。

  前半个小时,我们几乎上都是在闲扯,联络联络感情。

  一人半斤白酒下肚,感情也联络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谈起了正题。

  我打着酒嗝,挪着屁股坐到马华身边,搂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口袋里一把抓出十来张毛爷爷,塞进他上衣兜里,喷着酒气说道:“花花,我就是一出苦力的,钱不多,是个意思,今天的事儿,确实得谢谢你。”

  “呵呵……”马华一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高群,笑了一下,端起酒杯跟我们碰了一个。

  “花花,停车场有摄像头吧,那录像,你能不能处理了?”高群端着酒杯问了一句。

  “唔……我记着监控主机好像坏了,今天一天都没开。”马华一口把酒喝干,十分随意的说了一句。

  “谢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你们的事,我听小群子说了,你这人不错,仗义,能当哥们。我在咱市社会上没什么地位,就是个狗篮子,但是喜欢交朋友。我要看不上你,今天给你办的事儿,就算当着小群子的面儿,低于五万,估计你走不出庆桥。”马华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花花……”高群皱着眉头喊了一声。

  “听我说完……”马华摆摆手,继续说道:“立立,你要觉的我这人,够资格跟你当个哥们,那你就别老把谢这个字挂嘴角,有点假。等哪天我要被人捅咕了,你能站我身边,替我挨两刀,这才最实际。”

  “站你身边不太可能,就冲今天的事儿,我得站你前面。”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你要这么说,这瓶酒,我得干了。”马华打开一瓶白酒,站起身说道。

  “这他么最后一瓶了,你都喝了,我喝啥,你分我一半。”我十分“不满意”的说道。

  “呵呵,成,一起喝……”

  二十分钟后,从饺子馆走出来的我,已经走了不直线了,我搂着马华的肩膀,高群在另外一边扶着我。

  一顿饭,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几乎没怎么谈论之前在碧海蓝天停车场那件事儿的前因,前面的他全看见了,至于后面我们开车拉着张重林去了什么地方,怎么处理的事情,他没问,我也没说。

  但是就在我们把马华送上车之后,他坐在驾驶位,摇下车窗,跟我发生了以下的对话。

  “你跟虎子的事儿,处理明白了?”

  “不是太明白。”

  “怎么说?”

  “他就是一狗篮子,这么大的体格,为了这么点钱,咬着我们不放。差点给他埋了,都不松口。我们也没招了。”这句话,是高群说的。

  “呵呵……”马华笑了一下,没接话。

  “这事儿也是我办的欠考虑,太冲动了。”我开口说了一句。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马华沉默了一下,掏出烟点着,一直等到一根烟抽完,这才开口说道:“立立,社会不是这么玩的。虎子有实体,银行也有存款,他肯定看不见这几万块钱。到了他这个位置,最重要的已经不是钱了,是面子。你们今天吓他,他害怕了,服软了。那明天开始,还有谁怕他,谁能服他?这就等于断了他的职业前途,他肯定不能同意。这事儿,光吓唬吓唬,是肯定不行的,你得跟他来点真得,要不就不办,要办,你就得一次性给他办到位,让他以后听见你袁立的名,小腿肚子都抽抽。”

  “我明白了。”

  我舔着嘴唇,应了一句。

  社会不是这么玩的。这句话,张重林告诉我之后,相隔不到两个小时,我又从另外一个人的嘴里听到了。

  疯狂过后,留下的可能只有,一些承受不了的后果。

  今天对张重林连吓带哄的,最后得到的,也只是少赔三万块钱。

  但是换来的,却是我们几个人,很可能会在某一天的晚上,被人在身上捅出几个眼。

  “说句实话,咱俩目前的关系,也只到了,能在一起喝喝酒,吹吹牛.B的地步,三万五万的,我张张嘴就有,但是我不能借给你。”马华十分直白的说道。

  O酷匠?网永y久免-)费看$小;说(

  “我懂。”我了解的点了点头。

  “你要觉的行,这几天我就试试,能不能帮你们接个活,基本上一次事儿办下来,钱就能到位了。”

  “……那我得请你一条龙。”我犹豫了一下,也没反对。因为这三万块钱,我还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整。

  “那个再说,我先走了。”

  马华摆摆手,开车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