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张重林的表情,我顿时了解,六万这个数字,肯定不是张重林定下的,而是二虎自由发挥的。

  “虎子哥,六万块钱对于你这么高身份的人来说,可能就找两次小姐的嫖。资。但是对于我来说,我给俩腰子都扣出来,可能也值不了这个数。你能不能少嫖几次,让弟弟能留着腰子,以后给我妈,生个孙子?”我呲着牙,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

  张重林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也不扒拉你,钱可以少两万,但是三天之内必须到位。”

  “看来你还是不想让我活啊。”我走前一步,快跟张重林脸贴着脸的说道。

  “几万块钱,我真看不见。但是卓越和小皮是跟着我玩的,他俩挨揍了,我必须给他们个交代,我不能当个狗篮子,懂吗?”张重林平淡的说道。

  “……”我沉默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五千块钱,三天内给你。”

  “今天你打断我几个弟弟的鼻梁骨,你拿枪指着我,我说算了,那明天别的人掰折我其他弟弟的腿,也拿枪指着我,我是不是也该说算了?要这么整,我还在外面玩什么。社会不是这么玩的。敢捅咕别人,就得拿出能平事的资本。你们要这么玩,早晚得死!”张重林对视着我的目光,一点不怯的说道。

  “怎么玩,那是你的事,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这事儿,没缓了是不?”我梗着脖子问道。

  张重林摇摇头,没有说话。

  “那不行,咱俩只能埋这儿一个了。”我舔着嘴唇,眼睛闪烁着凶光说道。

  “呵呵,你不敢动我。”张重林淡然的笑了。

  “咔嚓!”

  我从孟娇娇手里接过,青年的那把仿六四,拉上枪栓,沉默不语。

  “你今天敢崩我,明天我弟弟就敢带着人,上你家,崩你爸妈!”张重林喉结蠕动,极力的想表现出淡然的状态。

  被张重林戳中软肋,我脑袋一懵,抬起胳膊,就要扣动扳机:“我先把你埋这儿,再回去给你弟弟找块地方。”

  “嘭!”

  慕辉突兀的伸出手,抓着我的胳膊,往旁边拽了一下。

  “你起开!”

  我烦躁的推了他一把,就要再举枪……

  “立立!真不能开枪!你打死他!咱们都得死!想想你妈,还有我爸妈,你妈就你一个亲儿子,我家也只有我一根苗儿,我不能出事,我得给他们养老送终。算我求你了,我求你行不行,立立!”慕辉冲上来抱着我,情绪十分激动的说道。

  “……”

  听到慕辉的话,我顿时愣住了,看了看面前的慕辉,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高群和孟娇娇,缓缓松开了扣着扳机的手指……

  ”没J,B刚,装你么。了。个。*。的犊子。“站在张重林旁边的青年,觉的心里有气,逮着机会,有点分不清眉眼高低的骂了一句。

  ”我刚你****!“情绪激动的慕辉,骂了一句,转身就是一耳光。

  “啪!”

  清脆的响声,在青年脸上泛起。青年以愣神,抬起腿,本能反应一样,就要还手……

  “嘭嘭!”

  高群握着拳头,车钥匙尖从指头缝里露出来,对着青年脑袋杵了两拳……

  “啪!”

  孟娇娇一脚踢在青年后膝盖上,伸手抓着他的后脖子,把他按倒在地上。

  “咣咣…”

  慕辉抡起脚,对着青年的脑门,一阵猛踹。

  “我们又不混,欺负我们干啥……欺负我们干啥……”

  慕辉踹一边踹,一边骂,还一边哭。

  没错,慕辉哭了。

  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今天晚上经历的事儿,那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

  从打完卓越,就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承受住压迫,断了。

  慕辉足足踹了半分钟,也骂了,哭了半分钟,青年被踹的满脸鲜血。我看着慕辉发泄的差不多了,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肩膀,将他拽了回来。

  “三万块钱,两个星期,行的话,现在就能走。”

  我搂着慕辉,冲着从头到尾,都没有上来阻拦的张重林,说了一句。

  “行。”

  张重林想了一下,同意了。

  我拉着慕辉上了车,高群打着火,我扭头看着张重林说道:“我七岁的时候,我亲爹崩了别人一枪,判了个死刑。当儿子的遗传亲爹的基因,有没有崩你的魄力,你回家搂着媳妇睡觉的时候,可以慢慢的思考。今天这事儿,你有气,可以往我身上招呼,我啥时候都奉陪。你要敢碰我家人跟兄弟,喷子里的子弹,还是你的。”

  说完这些话,我们开车走了。

  远远的我回头看了一眼,两个红点在荒地闪烁……

  张重林和青年在抽着烟交谈,或许是在安慰青年,也或许是在商量,今天的事儿,该怎么找回场子。

  我并没有后悔今天所做的事情,虽然有点冲动,但这也是他们真的把我逼到这份儿上了。

  我市紧挨着国界线,开着车,闷着头往北走,用不了多久,可能就能干到俄罗斯。

  据说在二三十年前,周边的乡镇,几乎就是流窜犯的聚集地,上到十几个,下到三五人,出门怀里就揣着铁砂盆子的小团伙,屡见不鲜。

  所以总的来形容,我们这地方就一个字,乱。

  当然,现在肯定要比几十年前强多了,但是有一句话叫“乱世出枭雄”,虽然我们这小地方算不上什么乱世,也出不了什么枭雄,但是一些间歇性狂躁症患者,还是出了不少。

  我一直觉的,跟这些间歇性狂躁症患者比起来,我就是一只温顺的小兔子。但是你要是给兔子整急眼了,它不用大板牙咬你吗?

  真欺负的我活不下去了,抓着卡簧,往心脏上捅的姿势,我也摆的出来。

  A$酷匠gB网永}k久=免6费`@看小说t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