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高群抬头冲窗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开过去!”

  “啪!”

  高群刺棱一下坐好,将车子打着火,一脚油门踩到底,奔着停车场冲了过去……

  “嗡!”

  发动机咆哮,大灯照在张重林身上,他眯着眼睛回头看了一眼……

  “哗啦!”

  车子还没停下,我拉开车门就窜了下去,直扑张重林。但是有人比我更快,一道人影“嗖”的一下,从我身边窜过,扑向不远处的张重林两人……

  “曹。你。吗,我特么干死你!”

  慕辉眼珠子通红,惨白的脸上表情狰狞,咆哮一声,手中的三棱军刺,奔着张重林胸口的心脏部位,刺了过去……

  那个一直戴绿色儿帽子的慕辉,那个一直面对众媳妇的破鞋,都吓的腿肚子抽抽的慕辉,那个来的路上,苍白着脸求我不要冲动的慕辉,这一刻开启了疯狗模式。

  在别人眼里,我们的友情很廉价。几个总资产都上不了五位数的小屁孩,除了偶尔有事,也就是一个星期聚一聚,两盘凉菜,几瓶白酒,五十块钱都花不了。

  但是在我们自己的心里,哥们,兄弟,义气,感情,那都是一辈子的事。

  心里装着这份感情,脑子里想着兄弟,软弱的慕辉,怒了!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第一次亲手握着冰凉军刺的慕辉,就准备一击,直取人命……

  “唰!”

  张重林一愣,本能的侧身一躲,抬脚踹去,正中慕辉小腹。

  “噗嗤!”

  军刺刺穿衣服,穿透皮肤,鲜血喷溅。

  当然,也就仅仅扎进肉里指甲那么深。

  慕辉紧紧的攥着带血的军刺,百十来斤的身子,被张重林一脚踹的后退几步,摔在地上。

  “哗啦!”

  跟在张重林身边的青年回过神来,拉开夹包,掏出一把仿六四……

  “嘭!”

  我攥着喷子窜前一步,一枪托砸在青年抓着仿六四的胳膊上,然后猛然转身,枪口顶在张重林身上……

  “唰!”

  青年重新举起枪,刚要反击,瞅见顶在张重林脖子上的枪口,顿时一愣。

  “曹。你。吗,枪放下!”

  我薅着张重林的头发,往身边拽了一下,转头冲青年喊了一声。

  “嘭!”

  紧跟在我后面的孟娇娇身手握住仿六四,一膝盖撞在青年的肚子上。青年被撞的捂着肚子后退几步,枪也被抢走了。

  “哥们,多大仇,至于么?”张重林到底经历过事儿,没太慌的问道。

  “来,你瞅我一眼,认识我不?”

  我薅着他的头发,往面前拽了一眼,对视着他的眼睛问道。

  “有点印象,咱俩应该不太熟吧?”

  张重林挺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今儿晚上开始,咱俩就熟了。上车,咱们换个地方聊聊。”我呲牙说道。就像高群说的,这地方老板挺硬,能不在这见血最好。

  “……”

  张重林看着我,没有说话,脚下也没动。他明白,在这儿说,事儿还能说的清楚。但是上了车,自己就被动,再想把事儿说清楚,就没那么容易了。

  “哥几个,在哪玩的?”一直没说话的青年,开口问了一句。

  “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孩子,哪儿也没玩。”

  我眯着眼睛看着他,回了一句。

  “曹,你知道我们是谁不,就敢跟我们舞刀弄枪的。”一听我不是在外面玩的,青年十分硬气的说了一句。

  “你们黑。社。会呗!曹。你。吗,今天就是让你看看,再他。吗大的哥,敢晒脸,农村走出来的穷苦青年,照样艹你!”

  我咬牙说了一句,此刻我没有冲头的热血,也没有恐慌的情绪,心里莫名的很平静。

  “曹,我他。吗还真就不信了,你拿着把破枪……”

  青年瞅了瞅张重林,又瞅了瞅碧海蓝天的大门方向,硬着头皮走前一步说道。

  “砰!”

  一声枪响,火光炸起,打断了青年的话。

  “……”

  青年抬头看了看,脑袋顶上,铅块摩擦空气冒出来的烟,顿时一愣,眼神有点飘,没敢再说话。

  酷b2匠{r网+●正版首}发A5

  “我就两颗子弹,第一颗离的有点远,打偏了,剩下一颗,顶身上,肯定能打对地方。”

  还冒着烟的枪口,直接顶在张重林的胸口,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走吧。”

  张重林沉默片刻,迈步走上了车。

  “你也上车!”

  我斜眼看着青年,说道。

  “……”

  青年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我有五秒,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上了车。

  “走吧。”

  我捡起地上的弹壳,和孟娇娇上了车,冲着一直没下车的高群说了一句。

  “嗡嗡……”

  车子一直没熄火,高群朝站在碧海蓝天门口的一个人影看了一眼,手伸出窗外摆了两下,挂上档,踩着油门走了。

  ……

  一个多小时后,金杯面包车出了市区,扎进一片荒草丛生的废弃土地里。

  地边上一座没有墓碑的荒坟,孤零零的立在那里,长时间没人清理,已经被杂草掩盖大半。

  车上的人都走了下来,张重林静静的看着这座荒坟,沉默不语。

  高群拿着车钥匙,在地里溜溜达达的走着,不时的停下用脚尖点点地面的土,嘴里嘟嘟囔囔,神神叨叨的点着头。

  看那模样,好像是在勘察,哪个地方的土质松软,比较好挖坑。

  “啪!”

  我点着烟,抽了一口,喷子扔在车上,没拿下来,背着手走到张重林身边,没有先开口说话。

  “说吧,想聊点啥?”

  张重林非常有大哥范的点着一根烟,随口问道,一点都没有处在这种情况下,该有的慌乱。

  “没啥,就是想跟你商量商量,虎子哥你稍微抬下手,让我们哥几个,能活下去,行么?”我淡然的说道。

  “啥意思?”张重林皱着眉头问道。

  “卓越是我们打的,你弟弟,二虎,找我要六万块钱。”

  “……”

  张重林的表情,略微有些懵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