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我心里一点都不慌,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想着慕辉躲起来,他们找不到正主,也不能为难我们几个帮场子的。

  而且虽然我们跟彤彤都认识,但是并太熟,连手机号码都没有,他们想找,也找不到我们。所以我让慕辉躲起来了,自己却没怎么上心,该干啥还继续干啥。

  前半段跟我猜的一样,当天晚上我们走了之后,卓越的大哥虎子,肯定让彤彤给慕辉打过电话,想钓他出来,但是慕辉手机关机了,电话没打通。而彤彤跟慕辉也没到见家长的地步,所以也不知道慕辉的家在哪。

  慕辉钓不出来,卓越那帮人都挺丧气,已经准备报警,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件事儿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彤彤却爆出了一个猛料。

  她有一次晚上跟慕辉在外面开房办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我的身上,然后慕辉顺嘴就跟彤彤说了,我在电池厂上班。

  而我市的电池厂,就只有一家。

  然后,接下来的事儿,就发生了……

  第二天晚上,我我下了班,手里拎着一块钱一瓶的那种,玻璃瓶的雪碧汽水,慢悠悠的从电池厂大门走出去,准备回旁边的宿舍去睡觉。

  说是宿舍,其实就是在厂区旁边,租了几套平房。一套房子里面五个房间,上下铺,一个房间睡十个人,简陋,而且工人一天天都累了吧唧的,有点埋汰,满屋子的脚臭味。

  “嘎吱!”

  我刚走到职工宿舍所在的胡同,一辆没有开大灯的金杯面包车,二十码的速度,对着我就顶了过来。

  “踏踏!”

  我急退几步,有些懵圈的看着面包车。

  “哗啦!”

  车门打开,三四个青年从车上跳了下来,其中一个,脑袋上缠着一圈明晃晃的纱布。在这漆黑的小胡同里,格外的显眼。

  “曹!”

  我一看这个缠着纱布的青年,怒骂一声,转身就要跑。

  “嘭!”

  一个青年上前两步,手中的镐把子对着我的后脑,砸了过来。

  “啪!”

  我侧身一躲,镐把子砸在我的背上。我身子往后一仰,抡起胳膊,手里的雪碧玻璃瓶子,没头没脑的往后一砸。

  “砰!”

  玻璃脆响声泛起,砸我一镐把子的青年,捂着脑门退后两步。

  这一轮一砸的空档,剩下的人,已经把我给围住了。

  “干他!”

  “嘭!”

  缠着纱布的青年,也就是那个之前在“金钱柜”门口,被我抽的满脑袋血点的愣头青,大喊一声,双手挥舞镐把子,对着我后脑就轮了过来…

  我侧身想躲开的时候,被人踹了一脚,没躲过去……

  “扑通。”

  我瞬间摔倒在地上,脑子里一片迷糊,胃里泛着恶心,想吐,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噼里啪啦!”

  几个人将我围在中间,手中的镐把子和铁棍子如雨点般落在我身上。

  我十分紧张,肾上腺激素分泌,并不感觉疼,努力的蜷缩着身子,捂着裤裆和脑袋,咬着牙……

  半分钟过去,我侧脸看到,金杯的副驾驶门打开,一个穿着深蓝色外套的光头青年走了下来。

  “嘭!”

  光头青年走过来,伸手拍了一下,打的最凶的愣头青的肩膀,又拉着他的胳膊,往后拽了一下。

  “咋了?”愣头青呼呼的喘着粗气,斜着眼睛看着光头青年。

  “打两下得了呗,你还准备整死他啊?”光头青年冲他说道,一边说,还挥了挥手,让其他几个人也停了下来。

  看/u正1版C。章%'节r上K酷%匠}C网_

  “恩,我今天肯定整死他。”愣头青语气认真的回了一句。

  “……”

  光头青年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来,蹲在我身边,身手拍拍我的脸,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还能站起来不?”

  “……”

  我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能站起来,咱就车上说话,这地方味儿不太好。”

  光头青年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垃圾堆,一脸的嫌弃。

  “……”

  我从地上坐起来,轻轻拍了拍衣服,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已经表明了——有啥事,就在这儿说,车是肯定不会上。

  这车,上去容易,想下来,可就难了。

  光头青年也没强求,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根烟,然后用打火机点上,淡淡的问道。

  “知道为啥打你不?”

  “呵呵。”

  我抽了口烟,面无表情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刚才的紧张情绪下去了,现在感觉浑身都疼。

  “我叫二虎,我哥是张重林,外号虎子。这几个人都是跟着我俩玩的。”光头青年慢悠悠的说道。

  “你跟你哥,一对虎呗!”我撇着嘴说了一句。

  “啪!”

  硕大的巴掌,甩在我的脸上,发出一声脆响。

  “是不是晒脸!”光头青年二虎,指着我的鼻子说了一句。

  我被扇的侧了侧头,眯着眼睛看着他。我心里恼火,但是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二虎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

  “联系慕辉,让他过来。”

  “我不知道号码。”我回答的没有一点犹豫。

  “号码我告诉你……”

  “我跟他不熟。”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这事,你想抗啊?”

  二虎略微一楞,呵呵笑着说道。

  “恩,抗了。”

  我看着他,淡然的说道。

  “卓越跟皮子,是我家邻居,跟我和我哥,是从小光屁股玩到大的。”二虎指着愣头青头上的纱布说道:“你给皮子脑袋差点干成马蜂窝,卓越的鼻子也塌了,我哥说,他俩说这事咋办,就得咋办,要不然以后都没脸回家。”

  “你觉的这事儿,你抗的起么?”二虎直勾勾的看着我问道。

  “抗了,你要整死我呗?”我一点不怯的跟他对视着问道。

  “曹,你,吗,整死你能咋滴?”脑袋上缠着纱布的皮子,举着镐把子指着我的鼻子骂了一句。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这顿揍也挨了,身上疼了,面子也丢了,但是我这脾气上来了。

  “呵呵,挺仗义呗!”

  二虎瞅着我,伸出大拇指,咧嘴笑了。

  “我也不扒拉你,卓越跟皮子的事,你拿五万,你刚才砸的一瓶子,一万,总共六万块钱,你看行不?”

  “我有六十,你要么?”我笑着冲他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