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永_久免费s+看ES小*4说

  我上前一步,一个鞭腿,给他干平躺在地上,抬脚踩着他抓着卡簧的手腕,把皮带折叠两下,轮着估摸有半斤重的皮带扣,对着脑袋,一口气抽了十几下,给他干的眼神发飘,明显懵了,卡簧也掉了。

  这中间他扑腾了几下,想站起来,但是都被我一脚闷在脸盘子上,最后就只能蜷缩在地上,两手护着脑袋。

  皮带扣这东西,打人狠不狠暂且不说,最起码打出来的效果,挺JB唬人。我这轮着胳膊,每一皮带扣下去,都能带出几个血点子。

  没抽几下,给这小青年整的脑袋旁边的地面上,全是血呼啦的。

  这看见的人,知道是拿皮带扣抽的。不知道人的,还能以为是电锯划拉的,人肯定要不行了。

  我拿皮带抽了一会,感觉打出来的伤势,也到了慕辉能接受的底线,就停手了。

  高群和另外一个对伙青年,已经大战了三百回合,正杀的难解难分,不易打扰。

  至于孟娇娇,纯属压阵,压根没动手,对伙的也没不开眼的,傻不拉几的去撩拨他。

  最热闹的,还是慕辉那边,正打的鸡飞狗跳的。

  或许应该说,是慕辉动手,把卓越打的乱跳。

  刚才打起来的时候,慕辉瞬间就躲到了最后面,等到卓越这边的几个人被快速撂倒,他又瞬间蹦跶了回来,跑到卓越那边,一脚接着一脚的开踢。

  恩,没错,这货就是欺软怕硬。

  你不能说他的胆子小,应该说,他压根就没有胆子这种东西。

  给他把菜刀,让他去杀鸡,他很有可能,会被扑腾着翅膀的鸡,追的满院子跑。

  要不是身后有我们几个不离不弃的哥们,媳妇劈腿,那他很可能也就是在家骂两声,哭几滴泪,就算完事了。

  “嘭!”

  慕辉又是一脚落下,喘了口大气,恶狠狠的骂道:“操,你,吗,的,来,你起来,再搂我媳妇一个,我看看。”

  要说慕辉其实也没那胆子下重手,每一脚落下,都是朝着两条大腿肉比较多的地方,打完一验伤,大腿上一片肿,再加点青紫,顶多算个轻微伤,五百块钱的事。

  恩,媳妇劈腿的次数比较多,打破鞋,打出经验了。

  这么打,伤不重,但是很疼。

  “啊——!!!”

  卓越捂着大腿,在地上嗷嗷乱叫。

  “给爸爸,把嘴闭上。”

  慕辉两眼一瞪,瞥了一眼在旁边,已经傻了,慌乱不知所措的破鞋媳妇彤彤,装.B模式开始,彻彻底底的要耍一把威风:“敢搞爸爸破鞋,那爸爸踹你,你就得忍着疼,再给爸爸咧着嘴,笑个漂亮滴。懂不?”

  “嘎吱——!”

  这时两辆金杯面包车和一辆新型凯美瑞,从远处疾驰而来,轮胎冒着烟,紧挨着“现场”,停在路边。

  我们几个齐刷刷的抬头看过去,都愣住了。而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慕辉。

  “跑!”

  慕辉抬着还没来得及踹下去的腿,看着三辆车,泛着天真的小眼睛眨了眨,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跑。

  高群还在全神贯注,跟对伙青年进行殊死搏斗,压根就没听到。

  “哗啦!”

  开门声响起,十几个人走了下来,每个人手里都拎着镐把子和砍刀。领头的是一个从凯美瑞上下来的,夹着包,留着板寸头,二十八九岁左右的青年。

  “锅(哥)!”

  那边,在地上翻滚的卓越也看到了车上下来的人,顿时有些激动,扯着嗓子,声调十分凄惨的大喊了一声。只不过被被高群一个前空翻下劈给嘴干肿了,喊的话不是太清楚。

  “唰!”

  板寸头青年看到卓越,楞了一下。

  “给我剁了!”

  青年发话,身后那十几个手持镐把子的青年,嗷嗷叫着就冲了过来。

  我刚才也被这种,跟他妈铜锣湾南哥一样,气场十足的出场方式瞬间给唬懵逼了,楞了一下,赶忙走前两步,一脚踹翻,跟高群已经快打脱力的青年。

  “唰!”

  高群转头,嘴角带着血迹,眼圈都青了,明显已经打上头了,满是血丝的眼睛,瞪着我。估摸着我要不给他个解释,他就得给我上演一出全武行。

  “瞅J.B啥,赶紧跑!”

  我拽着他的胳膊,带着孟娇娇,撒腿狂奔着骂了一句。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看不到慕辉的影子,这王八犊子,早J.B不知道干哪儿去了。

  “你跑你奶奶个。B!给老子站那儿!”

  “操。你。吗。的,你站哪儿!”

  “跑慢点,一会再他妈干。你。妈。子。宫里面!”

  我们三人在前面玩命狂奔,十几个人在后面撒丫子猛追,一边追,还一边叫骂,什么话埋汰,他们就骂什么。

  我咬着牙,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脚下的路上,压根就当没听到别的声音。但是被我拽着胳膊的高群,就有点受不了。

  东北这块,民风本来就比较彪悍,尤其是在社会上玩的,要没点刚,没点火气,玩不了半个月,就得被人欺负的哭着回家找妈妈。

  高群没有工作,职业混,天天在全市各个夜场转悠,所以他有刚,也有火气。一听后面的人,都问候到,他母亲生他的器官上了,小邪火噌噌就往脑门上窜,脚步也放慢了。

  “快点!”

  我头也没回,用力拽了一下他的胳膊,呵斥了一句。

  “跑…J.B啥,我特么…不跑了。都是人,他也没多长个睾。丸,怕他们干啥。”

  高群咬着牙,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和孟娇娇在农村生活习惯,也没有城市小年轻酗酒和熬夜的坏习惯,所以体力还是比较旺盛。

  但是高群就不行了,从少林寺出来,过了这么多年灯红酒绿,妹子加白酒的,奢靡的生活,练的一身金钟罩,罗汉拳啥的,早特么还给佛祖了。

  再加上之前还跟人恶战了一场,体力早就跟不上了。

  说是回头跟他们干,也就是被骂的受不了,说了一句气话。

  就他现在的状态,别说再战一场。估计顶多也就是刚停下,就被一镐把子放倒,然后抱头捂档,老老实实的挨一顿揍。

  “……”

  我一句话不说,拽着他的胳膊又用了点劲,闷头使劲跑。

  现在这个点,正是像他们这种职业混,喝酒狂欢,泡妹子的时间,来长跑之前,肯定没少喝。

  干出去得有一里多地之后,这些人明显就跑不动了,一个个捂着肚子,蹲地上开始大喘气。

  “往这边。”

  我带着孟娇娇和高群,往街边一条小胡同一钻,拐了两个弯儿,没了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