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我上前半夜的班,晚上十一点,还差一个小时就能下班的时候,我接到哥们慕辉的求助电话。

  他说发现媳妇在外面偷汉子了,让我赶紧过去帮忙。

  我一听这话,顿时头皮发麻,俩小腿肚子哆嗦。因为这种破事,他可不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求助了。

  媳妇劈腿这件事,发生在慕辉的身上,就是定性规律。

  他媳妇换的快,劈腿也劈的勤,那是找一个媳妇,就得劈一条腿。

  我想了想,觉的不去也不太好。就找车间主任请了个假,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不到半个小时,我在辉煌路,金钱柜量贩式KTV门口,见到了慕辉。

  一身黑色风衣,深蓝西装裤加白色帆布鞋的混搭风格,走在潮流十字路口的红黄蓝三色刘海掩盖着一双泛着贵族般忧郁光芒的小眼睛,在这零下二十五的气温中,亭亭玉立在绿化带边上,冻的发紫的手指,夹着一根天女散花,一毛五的袅袅香烟随风飘散。

  这就是慕辉,一个对自身装扮十分“特异”的青年。

  我总觉的,可能就是因为他太特异了,所以才会经常戴绿色帽子。

  人家姑娘天天面对他,晚上容易做噩梦。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劈头盖脸的就冲我问一句:“袁立,这事儿,你帮不帮我?”

  “一会,我捶他,你说什么时候气消了,让停手,我再停,成不?”

  我点着根烟,听见他这话,感觉特别烦躁,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说实话,也就慕辉是我朋友,换成别人,我指定不淌这浑水。

  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就想老老实实的上个班,不太想招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媳妇人呢?”我问他。

  “跟着奸夫进去了。”慕辉指着“金钱柜”的大门。

  “走吧。”

  我用力裹了一口烟,迈步小碎步就往“金钱柜”的大门走。

  “立立,他们人多,等娇娇来了一起吧……”

  Ju更xV新|最快o(上酷F匠|z网

  慕辉有点怯的说道,拉了我一把,没拉住,咬咬牙,迈着两条哆嗦的小腿,跟了上来。

  刚进门,我一眼就瞅见了慕辉的破鞋媳妇。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但是穿着打扮有点妖,有点往坐。台小姐这个职业靠拢的趋势。

  他们一共八个人,四男四女。慕辉的破鞋媳妇走在最前面,挽着一个帅气青年的胳膊,一路说说笑笑的往我们的位置走来。

  “唰!”

  女孩抬头,跟慕辉的目光对在一起,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

  “小宝……你咋来了?”慕辉的破鞋媳妇叫了一声慕辉的小名,眼神有些慌乱,沉默了半分钟,低着头小声问了一句,两只手依然搂着旁边男人的胳膊。

  “那啥,彤彤,挺晚了,不太安全,我来接你回家。”慕辉可能还是有点不死心了,看到自己的破鞋媳妇跟别的男人都黏糊的,快融合成一体了,还是勉强的笑了笑,期盼着她能甩开破鞋的手,回到自己身边。

  “这是我老公。”慕辉的破鞋媳妇彤彤,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的吐出了五个字。

  “唰!”

  慕辉一张挂在潮流十字路口当招牌的小脸蛋瞬间惨白,握紧拳头,颤抖着嘴唇,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还说这些干啥。”我皱着眉,瞪了慕辉一眼,觉的他挺不争气的,然后走到被彤彤侩着胳膊的帅气小伙面前,呲牙说道:“哥们,你看,事儿也到这儿了,咱是不是换个地方,用热血小年轻该用的方式唠会儿?这里全是摄像头,耍狗篮子报警,拍下来大家都没好。”

  “你什么段位,就跟我唠啊唠的?”这小伙斜着眼看着我身上,小草颜色的工装,明显有些看不起我的说道:“知道我哥谁不?”

  “话咋那么多呢?别人搞你妈,你爹还能问对方是啥人,在床上玩什么体位啊?想知道我什么段位,出去告诉你。就街边,那地方宽敞。”我呲牙一笑,转身带着有些发憷的慕辉率先走了出去。

  对于他的话,我压根就没有一点在意。在外面玩的,像他这样的动不动摆出哥是谁,姐是谁的装逼犯,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要是两句就给你整怕了,那你也只能当个,谁见了都想在你头上窜稀的主儿。

  我和慕辉在马路牙子上等了不到半分钟,他们几个人走了出来。

  破鞋男出来的时候,抓着手机在打电话。

  我到没太在意,我的想法就是,踹几脚给慕辉出出气,然后就跑。不管他打电话是报警还是叫人,反正肯定来不及。

  想法是好的,但是他么的事实就是真打起来了,我也做不了主了。

  “轰隆隆!”

  两伙人还没来得及进行“战前发言”,一辆砸吧砸吧都不值三百块钱的破摩托车,屁股后面喷着大黑烟,一晃一晃的开了过来。

  “啪!”

  摩托车支在马路牙子边,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从车上下来,扭头看了看我们两伙人,然后直奔我和慕辉走来。

  “哥,你咋不等我一起来呢。”叫我哥的这个青年足有一米九多的个子,身材魁梧,满脸横肉,就这造型要摆干架的人群里,不用动手就能先吓走一批。

  他叫孟娇娇,他跟我一个村子里出来的,现在也在一个厂里上班,我俩从小时候就一直在一块玩,关系非常铁。娇娇这个名字有点娘,不过农村人么,给儿子起女名的挺多,都觉的当成女儿好养活,不能早夭折了。

  另外一个比较矮,顶多勉强一米七,瘦的跟小鸡崽子似的,长的比较猥琐,驮着腰,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两个人离远了一瞅,就跟爹领着孩子一样。

  他叫高群,家就是市里的,单亲家庭,父母离婚了,他自己也没工作,算是职业混。

  据他说,听好了,是他自己说的,他小时候去过少林寺,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啥的,刀枪不入。

  不过我估计就他这百十来斤的排骨,孟娇娇一脚就能给他大腿干骨折了。

  “你俩咋才来呢?我差点挨削。”慕辉颇有怨气的说了埋怨了一句。

  “群儿给我打电话,兜里没钱了,我去接了他一趟。”孟娇娇斜着眼睛看了对伙领头青年一眼,跟慕辉解释了一句。

  高群来之前喝了点酒,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先看了破鞋彤一眼,然后喷着酒气,指着她身边的青年说道:“就你跟我兄弟他媳妇搞破鞋了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岭小歌说:

新人新书,写的不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