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爵酒吧的老板,把一切全部压在这个龙哥身上,因为他从心眼里也是看不起这个疯狗,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却让他后悔莫及。

  这个疯狗确实像一条疯狗一样,做起事情非常的凶狠,而他的手底下的那一群兄弟,也全部跟他一样的,全部凶狠的和疯狗一样,都不怕死。

  酷%S匠E网唯一L9正}版◇t,其他,都kT是E)盗k版:‘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个龙哥和疯狗的交锋,疯狗就迅速地站住上风,龙哥的那几十号人,被疯狗打残了。

  后来龙哥觉得自己在这一片也是混不下去了,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个疯狗却是展开了他另外的一面。

  在第二天一大早上,在一户住宅楼里,忽然传出了死了三条人命的消息,后来所有人才知道,这3个人就是这龙哥的妻子女儿,还有他自己。

  一家三口无一幸免,全被灭门,虽然说凶手被警方通缉,按照警方的说法,凶手已经逃窜到外省。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肯定是这疯狗。

  无论如何,说这个疯狗是个小人也罢,还是说他心狠手辣也罢,反正是他赢得了这一条街。

  这个名爵酒吧的老板一看这架势,连忙给疯狗双倍的递交保护费,但是疯狗不收了。

  他带人来到这家名爵酒吧,直接把话挑明了“当初你们看不起老子,没人给老子交保护费,现在交保护费都晚了,实话告诉你,你这家酒吧以后肯定开不成了。我现在出10万块钱买你这家酒吧,要么卖给我,要么关门大吉,另外我的手段你也是清楚的…”

  名爵酒吧,可是在繁华区的一家酒吧,占地位置非常好,客流量也非常充足,10万块钱来买,名爵酒吧的老板怎么会答应呢,当场就拒绝了。

  但是这样就惹来了祸患,疯狗的手下,就像疯了一样的,天天来砸场子闹事。

  无可奈何的名爵酒吧老板也是报警,但是警察一来他们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而警察不可能24小时守在这里,这就造成了这家酒吧的客流量迅速地递减,直到惨淡…

  这样一来,别说是盈利了,每天亏损的钱,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长期下来,就算你家底殷实,也经不起这么亏损啊!

  名爵酒吧的老板终于撑不住了,他想把这家酒吧盘出去,但是,每次这家酒吧老板和别人谈生意的时候,就会冲进来人来砸场子。

  并且威胁想购买这家酒吧的人,说谁想买这家酒吧,就弄死他全家,长期以往,这家酒吧就变成了众多人口中的忌讳。

  没有人敢再想盘下这家酒吧!长期以往,名爵酒吧的老板真的撑不住了。

  他其实不差钱,但是也经不住这样亏损。

  虽然说,十万块钱把这家几百万的酒吧低价卖给这个疯狗,亏损的是一大笔金额,但是相对于这个名爵酒吧的老板来说,他看中的并不是这其中的多少损失。

  这家酒吧这几年不知道给他赚了多少钱,他心里唯一咽不下去的,就是这一口气。

  而这一切,我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知道这一切的,便是苏阳,因为这家酒吧的老板,也是他一家非常远房的叔叔。

  也就是认识而已,说到底血缘关系,根本其实没有多少血缘关系。

  这一路上,坐在车上的苏阳不停地跟我说着这件事情,当他从头到尾把这件事情说完之后,我的心里迅速就明了了。

  “你想把这家酒吧盘下来?”

  苏阳点点头,这时候也是到了这家酒吧,此时这是一条繁华的街区,虽然说白天是酒吧的死期。

  但是一家正常的酒吧,白天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点客流量的,但是,这家酒吧从老远处一看,就和旁边的两家饭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阳把车停好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两个人正步进入这家酒吧。

  我发现这家酒吧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连服务生都没有。

  只有一个看上去40多岁的中年男子,郁闷的在吧台上喝着酒。

  “王叔,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人一下子变得这么少?”

  这个中年男子转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露出苦笑之色,摇了摇头“小苏啊,怎么是你啊!怎么有闲心情来这里玩了。”

  “今天放假没事干,所以我就过来了。”苏阳笑了笑走上前去,和我坐在了他旁边的高脚椅上。

  这个被苏阳称为王叔的这个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给我们两个人一人递了一只杯子,然后又从吧台上取下一瓶酒。

  给我们的杯子里一人倒了一杯酒,我看着这红酒,其实我不爱喝红酒,也不懂这些,但是我知道,这一瓶酒很贵…

  “你们坐一会儿就走吧,待会儿万一被他们遇着就不好了。”

  苏阳的眉头也是皱了皱,开口说:“王叔,你这里的情况我也是听说过,没有这么严重吧!”

  我默不作声地喝了一口酒,看着苏阳,这戏演得倒是挺好的,如果你不知道有这么严重,你会过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