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样一说,我也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很果断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了,我之所以委曲求全,只是因为安瑾一个人在皇城里面。

  “本来太阳城刚刚平静,现在又整出这样一个南天门,你也知道那个小晰的事情,她是安瑾的好朋友,所以我害怕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安瑾身上,所以…”

  我说到这里也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耸了耸肩膀。

  孙德涵抽了一口烟,点了点头:“我明白,这段时间我会让店里的人全部精神一点啊,至于你的那个小女友,我会格外照顾一下的。嘶,不过你今天都把我叫哥,咱俩本来也没啥大事儿,有个事我得给你说一声。”

  我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孙哥,你说。”

  “你的那个小女友确实长得挺漂亮的,这种太阳城,其实也有小有名气。前一段时间狂封来过咱们店,本来他是狼爷谈事情的,但是偶然碰见安瑾,他以为安瑾是一个出台小姐,别让安瑾陪他。只是后来狼爷知道你和安瑾的关系,就告诉狂封说,这是店里的一个会计,不出台。。”

  “然后狼爷又说这是自己手下的女人,狂封这才作罢,不过我看他当时那眼神就没放弃,还有前两天,他也来过咱们皇城,来皇城之后,什么也没干,拿了两瓶酒就坐在收银台,跟安瑾聊了起来。我看见安瑾一直躲闪他,不知道安瑾给你说这件事没,但是看样子八成狂封看上安瑾了。”

  “小子,出来混的,这趟水到底有多深,你也是非常清楚的,有的事情我能拦得住,有的事情我真的拦不住,这些事情自己体会。”

  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抽了一口烟也是走了出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在整个房间里发愣。

  W酷)#匠网永#久免{费看g小u说o

  安瑾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情,为什么?

  难道她害怕我性格太偏激,会找上狂封?害怕我惹不起狂封,但是我…我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欺负啊!

  出来混的,为的不就是这些吗…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开始特别揪心的疼,我真的想跑去质问安瑾,但是我真的下不去电话。

  她有错吗?她没有错,她也没有背叛我,我们两除了那天晚上有过一次,我们甚至连男女朋友都不算。

  她只是个人躲闪着狂封,她不告诉我,不是也是害怕我冲动吗?可是我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骚扰啊,哪怕他再厉害。

  只是我的脑海中又闪现出了前几天在酒吧,狂封的冷酷的眼神,以及浑身是血的姿态……

  当我迷迷糊糊地从这家贵族VIP俱乐部往出来走的时候,小平头一个人在店门口,和狼蛛接触多了,我也知道他姓魏。

  至于名字叫什么,我真的不太清楚,我看着他给我点了个头,本来就想出去。

  忽然我回过头看着他“魏哥,给你打听个事,如果一个没吸毒的人被人注射大量的冰毒,这样又不能去医院,怎么处理?”

  魏哥的脸色迅速一比,想了一下,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也可以联想到这是我们皇城的人。

  他把我拉到一个偏角,开口给我说:“如果是第一次吸食冰毒,稍微管教一下,想戒掉也是容易的,但如果大批量的注射的话,肯定就上瘾了。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我也是知道一个隐藏的医院,这家隐藏的医院医疗设备都挺好的,主要就治疗的就是咱们黑道火拼的枪伤刀伤,因为这些东西都不能进医院的,还有里面有戒毒所。效果挺好的,我有一个小侄子曾经染上了毒,我就让他进这里面,挺难受的,我看见他们犯毒瘾的样子,特别难受,毒品确实不是一个好东西。”

  “在这家医院大概带了小半年的时间,他毒瘾慢慢控制住了,嗯,除了强制性的戒毒意外,这家医院还有从国外一些黑道手中,进来的一些治疗毒品的药物,这些在咱们国家都没有上市,甚至要比正规的医院还要先进。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联系这里。”

  一听到这里,我也是点了点头,连忙感谢的说:“那谢谢魏哥了,这家地下隐藏的医院怎么走?”

  魏哥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沓名片,找着一张红颜色的名片递给我“你就说你是狼爷的人,名片有住址。这是一家郊区的私人别墅区,想要进去必须要有熟人带,正好名片是狼爷的。把这张名片亮给他们,就没什么问题了,只不过治疗费用可能有点贵。”

  “那没事,谢谢魏哥了,那我先走了。”

  “好,做吧!”

  拿着这个名片看着上面的地址,这是西郊的一个贵人别墅区,我也是听过这个地方,只不过位置有些偏僻,但是这里的别墅随便一家都是占地上千平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