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就在夜店中混迹长大,我对这些东西特别敏感,也特别的清楚。

  冰毒是作为新型的毒品,第一次其实就很容易上瘾。

  ,v更新G最%$快上6酷PC匠◎b网

  这只是普通的吸食毒品,而这群人竟然给小晰大剂量的注射毒品,这会上瘾的。

  “你怎么没有跟我说?”

  安瑾哭红着眼眶,柔弱的说:“小晰不让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一听到这里,我也是紧握着自己的拳头,感到非常的自责,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直接吐了一口气,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安瑾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找他。”

  说完之后我特别勉强的笑了笑,然后从财务室走出来,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特别愤怒,走到皇城一楼,看见一个比较熟悉的身影。

  这个小子叫小莫,就是上次代替王凯的那个小伙子,我过去之后一把拉住他:“孙德涵呢?”

  他看见我一愣,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晨…晨哥,我不知道啊,他好像出去了。昨天店里出事了。”

  我想了想,放开他:“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说完我也没有再理他,想了一下,我把电话给狼蛛打过去。

  狼蛛电话那头一接通,语气是非常不善,开口说:“我知道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直接来贵族VIP俱乐部,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句。”

  我也明白,我也明白狼蛛要给我说什么。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去了这个贵族VIP俱乐部。

  这个地方是狼蛛的大本营,也是狼蛛手底下最大的一家产业,规模甚至比皇城还要大一点点。

  刚到门口,小平头一直在那里等我,一看我过去,迅速把我拉到了后面的包间,一推开包间,里面狼蛛,孙德涵,高帆他们都在。

  狼蛛摆了摆手让我过去,我还没有过去,就疑惑地开口:“那群人你怎么处理了?”

  狼蛛脸色很不好,他开口说:“这群人不好处理。”

  我冷冷的道:“在太阳城,你还有什么人惹不起,你怕他们干什么。”

  孙德涵听到我这话,也是不屑的道:“你知道这些人是谁的人吗?他们是南天门的人。”

  “什么!”我惊讶的就喊了出来,整个人震惊的说不出话:“这…这这和南天门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是在南面吗?”

  狼蛛面色非常不善的道:“你也应该知道,这几年南天门越来越坐不住了,他想把他们的利益爪子,伸到咱们北面了,从九纹会的动手行动开始,已经是第一步了,他们现在第二个想动的势力是胜和。所以爪子已经伸到我们太阳城来了,抓到的这几个人只是他们的冰山一角。”

  “这…不,那个胜和鬼斧不就是南天门的手下吗,怎么南天门还会对胜和下手。”

  说到这里,狼蛛冷冷的一笑,轻蔑地看着我说:“对于南天门那么大的一个势力,一个小小的头领,有lz市这么大的一个地盘划算吗?再说鬼斧也不是真心效忠南天门。”

  狼蛛这样一说,我瞬间就明白了,南天门想动胜和,他们果断把鬼斧抛弃了。

  “那胜和的人怎么处理?”

  狼蛛还是摇了摇头“消息已经给他们传达过去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回音。”

  一听到这里,我就更加着急了“那以后怎么办啊,那皇城的人怎么办?”

  狼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手指压着他的太阳穴,眉头皱的也是非常急。

  “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希望南天门的脚步不要这么快。”

  整个屋子里陷入了沉默,非常深的沉默,每个人的胸口就像压了一块巨石一样,南天门这3个字,就如同中国黑道的王者。

  胜和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小太小了,我曾经都体验过那么强大的九纹会,在南天门的手中,都是那么不堪一击。

  就在这个时候狼蛛的手机响了,狼蛛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眉头也是皱了皱“奉龙叫我过去商议一下,你们先回去吧,这段时间所有夜店里卖药丸的,全部禁止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

  说完,高帆也是拍了拍我的肩膀,朝着我邪邪的笑了一下,跟着这狼蛛就走了出去,瞬时间屋子里就剩我和孙德涵。

  其实我和孙德涵本来是很不对头的,我看他很不爽,他也看我很不爽,但是我想了想,还是递给他一根烟。

  本来要走的孙德涵皱了皱眉头,看着这根烟,他并没有接。

  我的这根烟悬在空中,我也是开口道:“孙哥,你知道我就是挂牌的,你也有事别跟我较量,您大人有大量。”

  我这样一说,他的脸色迅速变了,想了想把这根烟给自己拿上,我又给他拿火机点燃,他抽了一口烟看着我。

  “你这样的委曲求全,是为了安瑾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