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皱了皱眉头,开口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呀!”

  安瑾瞪了我一眼,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啊,这个贺萧雨与既不是狼蛛的真名,也不是狼蛛手底下的一群人,但是狼蛛却要把这笔钱打入这个人账户中是为什么?”

  这样一说,我迅速回想起来,狼蛛身边最亲近的应该有两个人,一个就是血狼高帆,另一个应该是血蛛老杜,虽然我不知道老杜叫什么名字,但他肯定姓杜。

  至于这个贺萧雨,究竟是谁?

  一系列的问题围绕在我脑中,我也是无奈的叹了叹道:“算了,这些事情我们也不要再去猜测了,平平安安的赚我们的钱就是了。”

  安瑾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对我的说的话非常赞同,然后才是开口说:“另外,就是那些买药的。”

  一听这句话,我瞬间就警惕起来了,我明白安瑾说的是卖药的,卖的可不是普通的药,而是毒品。

  因为我在皇城呆了很长时间,皇城里面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虽然大老板自己没有贩卖毒品,但是这就不代表,在皇城里没有毒品。

  在整个夜店里面,有非常多的瘾君子,进夜店其实也就是为了磕点药,这都成这一行里面不成文的规矩了。

  而皇城里面还有小姐,有的小姐不出台,但有的小姐是出台的,像有的人喜欢和小姐一起溜冰,当然我们夜店也是无法阻拦的,只要你价钱给的好,小姐愿意就行。

  而卖药的也都不是多么大的势力,只是一个小小的团体,一般情况下,这些团体也会提前给皇城打点好。

  警察来查的时候,皇城也会提前给这些卖药的提前打招呼,所以说都是互帮互助的。

  酷.t匠%网首ht发,《

  我面色沉重地说:“这群人怎么了?”

  “首先这一群换了,一般情况下像这种卖药的,都有非常严格的地盘,像皇城那几个卖药的我都是认识的,但是新来的这一批,我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些人在咱们夜店买药从来给皇城不交份子,最可恶的就是这些人,竟然拉我们皇城自己的人下台。”

  说到这里,安瑾的脸色迅速变了,眼眶开始微微红润“你也是知道,这里有的人喜欢和小姐一起溜冰,这些其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可以接受,只是最近这些人让我们自己人吸食毒品。”

  “什么?”我一下惊讶的看着。

  安瑾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继续说:“你也应该记着小晰吧。”

  一提这个名字,我也是有些印象的,她和安瑾是最好的朋友,以前她和安瑾一样,全部都是皇城陪台小姐,当然,她们只是陪酒不卖身。

  “她是我在这个夜店最好最好的朋友,你现在也成皇城名义上的老板,我做事情起来也是有点方便,其实出来陪酒特别的辛苦,所以我就想着把她拉到我们收银的这个地方来。”

  “昨天我去找她,想给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们告诉我小晰出台了,我就悄悄去这个包间找她。但是这个包间是紧锁的,按照皇城的规矩,所有的包间是不允许上锁的。而且里面的声音挺大的,我听不见什么东西,我就去找孙德涵。”

  “他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就派保安队把门砸开,却发现…发现那群买药的,竟然在里面强奸小晰。”

  说到这里,安瑾的眼眶就红了起来,不禁小声地抽泣起来。

  我也明白,她们陪台小姐虽然不卖身,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出卖肉体的,能在这夜店混的,也都是特别厉害的人物。

  如果有一天,把她们给强奸了,那么,你没有任何办法。

  就像曾经如果没有我一样,无论是那个何涛,还是他身后的蒋森……

  我也确实不敢想象,没有我,安瑾的日子,但是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安瑾也只有一个,但是像她这样的人就非常多的…

  小晰是她最好的朋友,或许女人之间没有我们男人之间的义气,像我和王凯那样的感情,或许就可以诠释她和小晰的感情。

  一听到这里,我也是顿时生气了“孙德涵他怎么处理的?”

  安静的眼泪已经开始往下不停的掉,她擦拭眼泪,眼眶通红的给我说:“孙德涵把他们抓起来全部交给狼蛛了,而这件事情对小晰也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心理伤害,最主要的那一群混蛋,竟然为了迷奸小晰,他们给小晰射了冰毒。”

  “什么?”我惊讶地看着安瑾。

  说到这里,安瑾的眼泪又忍不住开始飙:“小晰现在不敢去医院,也不敢去上班,现在在我家里,昨天她难受了一晚上,直到前不久才睡着,我才的来皇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