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车上第一个下来的便是狂封,他手中什么都没拿,穿着一身黑色的冲锋衣,最近理了一个光头,看起来异常剽悍。

  而他身后的人则是全部黑衣西服,手中拎着袋子,想必在这里面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这样,几辆车把整个酒吧门口堵的死死的,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进去,周围的所有人,也全部是好奇的看着他们。

  我咽了一口唾沫,转身看着旁边淡定的高帆,惊讶的道:“胜和的人就这么猖狂吗,大白天的他们敢就进去火拼。”

  高帆抽了一口烟,目光淡淡地看着我道:“首先,在咱们这个城市,胜和就是绝对的霸主,没有什么他们不敢的,他们上面的关系很硬。其次,这个六义会和狂封之间的恩怨也是非常多的。好了,你的小兄弟在里面?”

  一听他提起这个,我迅速的点了点头“对对,王凯。”

  他吸的最后一口烟,将烟撇掉地上,然后一拉我往前走说道:“那就跟我走吧,让你的所有人,全部在这里不要动,你和我去带王凯。”

  我惊讶地看着他,当看到他没有打算给我解释的样子,我也是迅速转过头朝着马伟他们大声的说了一句:“让所有人待在这里,千万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说完我就跟着前面的高帆,他一个人就穿越人群,朝着前面的那人群中也是过去。

  而最前面那里,车上的所有人全部已经下了,狂封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准备往前走的时候,却是瞟见高帆走了过来。

  然后目光又瞟了一眼身后的我,眉头略微一皱,不爽得到:“你什么意思啊,带着这么一个小孩过来。”

  高帆面对着人高马大的狂封,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丝的害怕,平淡的说:“六义会是你们处理的,我带他来只是带走其中的一个人,他一起的一个被六义会的带走了。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们行动的。”

  我看见狂封瞪了我一眼,冷冷地说了一句:“希望如此。”

  说完我们一群人就进入这个酒吧,进酒吧,里面基本没有人,只有前台有一个昏昏欲睡的酒保。

  我和高凡站在最后面,而狂封站在最前面,顺手给自己拿起一瓶酒,手下的人一看这架势,二话不说提起凳子就开始砸。

  然后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下子把酒吧的大门一下子锁住了。

  底下这全部是玻璃,砸碎的声音挺大的,这个酒保惊醒,指着狂封大声的吼一句“你tm干什么?”

  狂封看了一眼,他眼神特别冰冷,然后狂封顺手就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一把枪,二话不说,朝着他的头上就是一枪。

  )酷eb匠+/网{f首发…v

  瞬间鲜血横飞,这个酒保瞬间被爆头。

  一看到这个架势,高帆也是面容一冷,随即把我拉上往后退了一步,在一个角落里,不易被发现。

  枪声一开,所有人也全部是愣了一下,我就看见狂封身后的十几个人,也都停下了自己手上的东西,瞬间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枪来,然后躲在不停的角落里,这枪声一响,整个屋子里全部安静下来。

  2楼包间也一下子跑下来几个人,瞬间朝着楼下人就开枪,然后,狂封他们就躲在楼底下,朝着上面不停地开卡。

  瞬间子弹横飞,楼上刚冲上来四五个人,就被底下早有准备的十几个人瞬间打成筛子。

  然后上面的人全部吓了一跳,龟缩在上面不敢出来,而狂封最为猖狂,站在中间,根本没有任何的躲闪,手中的枪还顶着上面的楼道口,大声的喊着:“陈列,我知道你在上面。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敢回来,既然你敢回来,那么你曾经欠我的,就应该还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听见楼上也是听令哐啷的声音,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跑下来。狂封看准一个机会,二话不说一个箭步朝着楼梯口就冲了上去,身后四五个人也同时跟着上去。

  狂封一马当先冲上去之后,便是簌簌的几发子弹擦着他的脸庞而过,也是多年的经验让他下意识地往右一偏,才躲过这几发子弹。

  狂封惊险躲开这几单之后,也是朝着前面随便打两枪,整个人也是趴下,但是就是这一个瞬间,身后有四五个人一下子冲2楼去。

  2楼迅速展开了火拼,陈列的人并不多,陈列本来一个人和自己多年的老部下在这里叙旧,身边也就只有十来个人,刚才一下子死了四五个人,现在他身边只有三四个人了。

  在2楼的陈列看见眼前冲上来的狂封,整个人猛然也是一怕,随即拉着旁边的几个人就开始往屋里跑。

  狂封看到这个样子,更是停不住自己的脚步,往前就是一扑瞬间开枪,丝毫不顾及旁边的人。

  也是这一个瞬间,陈列旁边的一人一枪就准准地打在了狂封的胳膊上,狂封一痛,身边的人也是吓了一大跳,随即十几把枪瞬间瞄准这个人。

  几个人瞬间被打成筛子,但就趁这一个瞬间,陈列和的最后3个人,都进了一个房间。

  狂封的脸色阴沉着,眼睛都是通红的捂着自己的胳膊往前走了几步,一群人围住这一个门,瞬间上面枪声也是全部停止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听见上面枪声停止了,我也是一愣一愣的,就这一个照面就有五六具尸体躺在这个酒吧中,而旁边的高帆对于这些尸体都是没有一点感觉。

  他淡淡的给我说:“上面的枪声停了,跟我走吧!”

  说完之后,他就一马当先往前走,前面还躺着两具尸体,我绕着这个尸体走开,鲜血横飞的样子确实让我有些难受,但是我看见高帆跟一个死人一样的踏着尸体就过去了。

  我们走到2楼的时候,就看见十几个人围在一个门的门口,周围还躺着几具尸体,狂封貌似还挂了彩。

  狂封对着里面的门大声的喊:“陈列,再过3天就是我爸妈的忌日,我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