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威胁我。”肖牧咬牙切齿地对我说。

  “我就是在威胁你,那又怎么样。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王凯给我带过来。而我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我相信你应该可以调查的非常清楚,我兄弟如果有一点点伤害,我绝对不会让你父母好过的。”

  肖牧咬牙切齿的给我道:“陆晨,出来混的,祸不及父母。你这是什么意思?”

  “祸不及父母?”我听闻这句话,也是大笑了一声,冷冷的道:“这句话应该是祸不及妻儿吧,而群星建立经历了多少黑暗和血腥,我想你应该是非常清楚的,而你们做事用的什么手段,你自己更清楚,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说完这句话之后,所有人沉默了,肖牧也是沉默了,电话那头静静的,就像挂断了一样的,但是我知道,他没有挂。

  ;%酷:%匠网Z首0发%x

  过了好长好长时间,具体我也不知道是多么长时间,我感觉我自己的呼吸都已经非常的紧促,他才缓缓地说话。

  这句话像是犹豫了很久很久才说出来的“王凯现在不在我手里。”

  “什么?那现在他在哪里?”

  “焚情酒吧,朝阳路最大的一家酒吧!他在陈良的手里,我现在在这个工厂外面。”

  我冷冷的道:“你们现在应该已经找好了人,就在那个旧工厂等待我上钩吧!”

  电话那头的肖牧没有说话,显然,我是一语戳中他的心思。

  而我疑惑的道:“为什么王凯在这个酒吧,没有跟你在一起,这个酒吧是谁的?”

  “陈列!陈良的哥哥。”

  “什么,陈良的哥哥,他不是被追杀逃跑了吗,六义会不是已经让胜和打残了吗,怎么……怎么他又出现了。”

  我一下子问了这么多东西,电话那头的肖牧也开始变得不耐烦,暴躁的说:“我只是一个出主意的,我根本不知道那么多,你现在放开我父母。”

  我冷冷的道:“你觉得可能吗?你现在最好祈祷,王凯没有事。”

  说完这句话,我一下子变得非常紧迫,如果仅仅是学生之间的打架我明白,他们不敢对王凯做些什么,顶多就是一顿皮肉之伤,但是如果牵扯到这个黑道势力。

  那么我真的不敢想象,这样下去会怎么样。

  我慌忙的挂了电话,站起身给旁边的马伟说:“你带几个人在这里留下。”

  说完之后,我就带着冰元他们马上站起身来往外冲,我站起身来的时候,明显看见他爸爸的嘴张开,想要对我说些什么,但是我还是低着头走了出去。

  我明白,有些事情,你是回不了头的。

  下去之后,把所有人全部集合在了一起,此时我现在也顾不上刚刚和苏阳刚刚吵完架,首先给苏阳一个电话,把这里情况简要的给他说了一下之后,就带着人往这个酒吧走。

  牵扯到黑道势力,我们学生却是过于过单薄,所以我也没有打算硬碰硬,在出租车上,我给狼蛛打通了电话。

  “喂,陆晨,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我焦急的给他说:“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聊,六义会你听过吧!”

  电话那头的狼蛛语气一重,疑惑地说“本是曾经的一个黑帮,被胜和打跑了,怎么了?”

  “具体的过程我现在电话上给你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这个六义会的人现在绑架了王凯,主要是六义会帮主的弟弟和我们是死对头。”

  狼主听闻这话,语气紧张的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正往他们藏身的那个烈焰酒吧走,在朝阳路上。”

  狼蛛语气急迫的道:“这件事情你不要轻举妄动,你们学生去再多也没有用,陈列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当年胜和那么多人,他一个人都可以逃跑,更别说你们这一群学生了。让你们一群学生全部后退,我现在通知胜和的人。”

  “当年胜和和六义会火拼的时候,胜和也死了不少人,而现在有六义会的线索,我相信胜和的人一定会马上动手的,你千万在那里等着,我现在让高帆马上过去。”

  我应声说了个好,随即才挂了电话。

  我给狼蛛打电话,也自然是知道狼蛛和奉龙是有关系的,而胜和和这个六义会之间也是有血海深仇的,所以,我才会想到给狼蛛打电话。

  只是我没有想到,狼蛛竟然会这么在意我,把高帆都拍过来了。

  不过刚刚狼蛛说的确实也有道理,对于黑帮势力,我们学生势力简直就是一群蚂蚁一样的,想到这里,我便给所有的人发短信。

  让他们去到达那里之后,先不要靠近那家酒吧,远远的站着,一切听从我的安排。

  汽车行驶了十多分钟,就已经到达朝阳路,远处就可以看见焚情酒吧4个大字,此时正是白天,生意确实萧条。

  门前很少有人来往,而我们一群人则是老远处站着,丝毫不敢前进。

  我就一直等着,等了又是十几分钟,看见几辆汽车忽然停了过来。

  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我就看见显瘦的高帆从车上走下来,穿着一身紧身的衣服,更加显得偏瘦了,头发还是那么长,身后跟着五六个人。

  看起来异常拉风,其实他也是看到我,朝着我径直走了过来。

  “你们的人没有打草惊蛇吧!”

  我看着和我一样高的高帆摇了摇头,开口说:“没有我现在等你们来。”

  高帆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我过来主要是看着你,你别乱动就行了,至于六义会的事情,胜和的人自然会处理的,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胜和人现在在哪里?”

  高帆吸了一口烟,若有所思的道:“应该快到了吧!”

  ……

  我们一群人在不起眼的一个拐弯处,一家冰淇淋店门口,喝着饮料,吃着冰淇淋,目光却远远地注视着那家酒吧!

  时间不长,萧条的酒吧门口忽然涌过来十几辆黑色的霸道车。

  我眼睛一亮,胜和终于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