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母亲说着眼眶就红了,神情略微的一愣,语气急迫的说道:“那…那老肖,你快点想想办法呀,千万不要让咱自己的儿子入歧途啊,这可是犯法的事情啊!”

  看见他母亲的样子,我心里其实也挺羡慕的,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没有体验过这种母亲的母爱,也以至于我走上了这条道路,其实和我家庭有很大的关系。

  好像看他母亲此时的言语,他们就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仅仅只是绑架这么简单吗,他们或许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在新升入高一的时候,曾对北流做了什么。

  那是血的帐,必须要还的帐!

  +/酷o:匠Ar网s首s发

  他爸爸的身体是微微颤抖着,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思索着这件事情处理方式,过了好长时间,他才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转过头,语气悲凉地给我道:“我听说过你们两个学生势力打架的事情,你们应该属于两个阵营。一般的孩子,父母打电话便可以阻止,但是小牧不一样,他是一个非常极端的孩子。这样做真的会刺激他。”

  我静静的看着他,脸上不带有一点表情的道:“这不是一个理由,我的朋友在他的手里,我只知道,此时我的朋友非常有危险,他让我5点钟过去,现在已经快5点了。”

  他爸爸也是闭上了眼睛,我感觉浑身上下颤抖得非常厉害,显然是一个人悲愤到了极点,然后他艰难的开口:“那你就说,你绑架了我们两个人。我知道我这个孩子非常极端,但是对于我们夫妻两个,还是有感情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也知道,在他刚刚思想的时候,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所以,我想一想,就让他把这句话说出来。

  我点了点头,语气淡淡的道:“希望待会儿,你们二老可以配合一下。”

  说完之后我就拿出手机,准备给肖牧打电话的时候,他爸爸的手一把抓住我,随即抬着头盯着我。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我沉默了一下,开口说:“如果你想说这件事情,我对他什么都不要做,就此放过他,也可以,那就是让他离开陈良。”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看了一下我,语气一下子噎住了。因为我瞬间就明白他爸爸要说什么,而他爸爸也非常明白,让肖牧离开陈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我这么说,他爸爸也自然非常明白,我的意思就是,想要放过肖牧,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说完这句话,我感觉他爸爸瞬间老了许多,他松开我的手,一下子直直地垫在沙发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此时他确实值得人同情,但是相比王凯,我反而更加选择绝情,我拨通了肖牧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肖牧的声音“陆晨,距离5点还有十几分钟,如果你不来,我敢保证王凯的下场会很惨的。”

  我看了一眼冰元,朝他点点头,随即才是开口说:“我又不是傻子,你说的那个地方,我就没打算去。”

  他在那头呵呵的一笑,冷声的说:“难道你就这样打算放弃王凯啦,呵呵,别再给我耍心眼,这样心里战我还是能承受得了的。”

  “我现在在你家里。”

  我淡淡地说完这一句话,我听见电话那头,肖牧的声音瞬间变了,变得异常冰冷。

  “你别给我开玩笑,你惹怒我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

  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眼前的冰元点了点头。

  冰元看着旁边的肖牧的爸爸,随即也是点点头,然后故作凶恶地大声怒吼着:“这就是你儿子,听见了没有,他要敢把我兄弟动一指头,我就剁死你们两个老不死的。”

  说完之后冰元歉意地朝着肖牧的爸爸点了点头,而肖牧的爸爸则是悲凉地摇了摇头。

  然后他爸爸则是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异常悲凉,但是语气却又特别害怕地说:“你们几个干什么?放开我。”

  果然一听是他爸爸的声音,肖牧一下子变得镇定不了了,电话那头疯了一样的朝我嘶喊着:“陆晨,你个王八蛋,放开我爸爸,你要敢把我爸妈动一指头,我告诉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淡淡的道:“冰元,把他爸妈给我绑起来,带到后面去。”

  冰元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却大声喊着:“你们两个把绳子给我拿过来…给我绑到后面…你们两个给我不要乱动…”

  旁边也有几个兄弟,看这架势也是在原地没有动,但是声音还是附和着说了两句,显得更加真实。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看见他爸爸妈妈平静地站在那里,拳头却是握住,身子颤抖着,脸上尽是悲凉之色。他妈妈的脸上泪水不断的往下流着。

  “陆晨,你个畜牲,放开我爸我妈。”

  “我放开你爸你妈,谁来放开我兄弟?我告诉你,我无所谓,你只要敢动我兄弟一根指头,我就从你爸你妈身上砍下来一根指头。我陆晨说到做到,不开玩笑。”

  电话那头的他非常的嚣张,张口就开始大骂,显得非常着急,而我则是淡淡地笑了笑,根本不管他所说的这一切,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你想好你的措词,再跟我说话。”

  说完我毫不犹豫的就挂了电话。

  我环视着房间里的所有人,此时的空气特别的稀稠,似乎压着人喘不过气来,而我就静静的等着,等他把电话再打过来。

  或许他是一个游离于法则之外的人,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人,他的手段可以非常残忍,但是只要他是一个人,他就会在乎他的爸爸妈妈。

  当我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我确信我的想法。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组织好你的言语。”

  电话那头的肖牧吸两口气,然后我能够听见他强忍着愤怒说:“你想怎样?”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我不想怎样,我只要王凯。我现在需要你把王凯带着我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