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4:30整,我们已经出现在一栋住宅楼的侧面。

  这个小区是一个普通的旧式小区,虽然配有保镖,但是出入还是非常正常的,没有任何阻拦,所以我们几十号人也是进入这个小区。

  但是毕竟我们的人数有点多,走起来也比较显眼,所以我想了想,转身给马伟他们说:“马伟,你让兄弟们全部留在楼底下,分散视线在小区里等着,人太多了,我害怕周围会有人报警,你带上十几个人跟我上去就行了。”

  马伟点了点头,随即在队伍里挑了十几个人,而其他人也是非常理解的全部散开,在周围等着我们几个。

  我和马伟冰元等十几个人开始往这个2单元开始走,肖牧家里的情况我们已经提前调查的非常清楚,因为一切有冰元。

  按照冰元给我描述的,肖牧是一个活在法则之外的人,他做任何事情都特别邪乎,但是,你无论多么生活在法则之外的,你毕竟是个人。

  而我身边的人,这就是可以和你针锋相对的人,便是可以遏制你这活在法则之外的人。

  这场战争是肖牧和冰元智慧的决斗。

  一口气爬到4楼,十几个人挤在这个楼道门口也是非常拥挤的,我看着前面灰色的铁大门,整个人也是呼吸两大口,才开始敲门。

  “当当当。”

  我看见门刚刚开了一个缝隙的时候,就是进一步走到前面,整个人站在门缝中间,这时候里面的人也不可能再将门关上了,而此时我也清楚地看到开门的这个人,是一个中年妇女。

  她应该就是肖牧的妈妈。

  她一开门便看见我们十几个人围在门口,最主要的所有的人面部表情全部不友善,还有站在最前面的我浑身上下一股酒气。

  我看见他妈妈下意识地想关门,我一把将门推住,她的力气并没有我大,所以她怎么推也是没有用的,挣扎了几下她则是大声的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我开口道:“你是肖牧的妈妈?”

  她妈妈的情绪,此时也异常紧绷,大声尖锐的道:“你们赶快给我出去,你们要干什么啊,再不出去我报警了。”

  X,酷匠网●唯8x一正《u版OK,}^其》他b都,是A盗|版/}

  我笑了一声,没有回话。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中年男人的声音“秀琴,怎么啦!”

  就在这个时候我一把将门推开,他妈妈挡不住我,我往前走了一大步,他爸爸在刚刚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看到我身后的那一群人,以及我身上飘着酒味,他爸爸脸色竟然还是那么平静。

  他爸爸带着一副眼镜,他淡淡地推了一下眼镜框,声音特别平静,但富有磁性的道:“小伙子,你要来干什么?”

  我感觉自己头晕晕的,大声的说:“肖牧是你儿子,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在学校里面闯了滔天大祸?”

  等我说完这句话,我本来以为他父母会瞬间勃然大怒,这样好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抓住他们,也就是所谓的绑架。

  我之所以这样说,也其实是给我们自己一个心理安慰,毕竟我们才十六七岁。

  但是却令我吃惊的则是,他父亲平静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妻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声音小点,不要吵到邻居。你们门外站的那十几个人进来吧,屋子比较小,你们只能站着了,那小伙子你坐在前面吧!”

  说完之后,他爸爸边静静地坐在了沙发上,而沙发的茶几上还坐铺着报纸,我还能够瞥到他家阳台上还放着一个非常大的桌子,上面文房四宝也是非常地整齐,显然他爸爸也是一个文艺青年。

  我喝了点酒,身体非常不舒服,他爸爸这样一说,我也是坐下来,旁边几个人是坐在我旁边,他爸爸竟然给我倒一杯水,静静地说:“小牧怎么了?”

  本来我是抱着刚开始进来就跟他们理论,然后惹得他们大声的跟我呵斥,扬言要报警的时候,再将他们控制的,但是他父亲这样平静,却让我一下子摸不着头。

  刚刚来时准备的尖锐,此时却像撞在棉花一样,我只能平静地说:“你儿子在学校里面跟人混社会,跟黑社会有牵扯。最主要的是你儿子在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绑架了我同学。”

  说完这句话,我看见他父亲的身上猛然抖了一下,脸上显得非常悲凉,闭上眼睛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显得那么悲凉。

  他语气沧桑的说:“又是跟着那个陈良是吧!”

  我愣了一下,也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他妈妈也走过来了,听见我们所谈的,刚才激动情绪是平静了下来,脸上出现了许多复杂的神情,坐在他父亲旁边。

  他父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小牧这个孩子是个聪明孩子,只不过把自己的聪明没有用在正处上。我当了一辈子的心理医生,而我的儿子也遗传了我的这个优点,他对人的心思把握非常的准确,但是同时也是非常的自负。最终还是走上了歧路啊!”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给他说过,不要再和陈良那种人交往,但是,他对任何事情都看得特别透彻,对人的心理,把握的非常彻底,但是,唯独这件事情他从来就没有看清楚过。”

  “我是学心理学的,我经常会教他一些心理学的东西,我本以为这些会成为他以后社交的优势,却没有想到,却成为他在学校里面,出馊主意的资本,以前打架,经常有家长来找到我们,学校也告诉过我们。”

  “但是我们做父母的也没有办法,再加上这个孩子从小性格偏激,真的无奈呀!”

  我从来没有知道,每一个人活得这么真实,每个人好像都是有故事的,但是我却又缄默下来开口说:“你的孩子现在绑架了我的朋友,你儿子的性格你清楚,再加上陈良,他现在叫我去一个地方。”

  我说完这句话,看着眼前他父亲,他父亲缄默着没有说话,他母亲则是一旁开口说:“你等着,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我刚刚想开口说“别”,但是他爸爸却一把拉住妻子的手,无奈的摇了摇头,悲凉地说:“小牧的性格从小偏激,你这样说更会刺激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