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牧…”一听到这个名字,我感觉头一阵刺痛,本来晕晕的头感觉更加的难受了,我强行想让自己站起来,但是,自己的身体却不由自己控制。

  这个肖牧我听过太多次了,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现在却成我最麻烦的一根刺。

  此时眼下的情景非常的不妙,作为领导的我已经喝的不成人样,自己趴在那里浑身难受,已经起不了什么引导作用。

  而我这里的90多个兄弟,也全部是喝的伶仃大醉,就算没有醉的,几杯白酒过肚,对人的脑子还是有些影响的。

  唯一喝酒比较少的就是冰元了,他长得眉清目秀的,也不喜欢喝酒,而此时,也只剩他一个人了。

  给我们几个喝酒比较多的人,一人喂了一碗醒酒汤,醒酒汤刚刚入肚也没有什么效果,马伟楼下接完帐之后,黑子就迅速带着一群人去找苏阳了。

  马伟的脸颊也是通红,显然刚才也没有少喝酒,而此时他双眼通红地给我道:“晨哥,群星竟然敢抓凯哥,剁了他们。”

  本来王凯就是我最好的兄弟,而显然他此时被人抓走,我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愤怒,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我的神经也被麻痹。

  马伟这样一说,我立刻拍案叫绝,二话不说,大吼一声:“兄弟们,去找肖牧。”

  “好,走…”

  下面也是群情激奋,都是愤怒地拍着桌子,摇摇晃晃地跟我走出酒店,而冰元也开始在一旁扶着我。

  走出酒店的时候,我看见简夏站着我旁边,她点了一根烟,淡淡的看着我:“下一步,你想怎么办?”

  刚刚下楼一股凉风吹来,感觉自己的头脑更加的不清楚了,我摇了摇手,不耐烦的道:“你该回哪回哪去吧,下次再请你。”

  说完我头都没有回,转身就走了,带着身后的几十个人,我看都没看她的表情。

  而就当我带着这一群人,怒气冲冲地赶到学校里的时候,学校因为已经放学了,所以也没有人,而我刚刚走到那里的时候,我就看着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大约有一两百号人,而苏阳也是一个人站在那里。

  我穿越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他面前,走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的,当我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焦急地抓住我的身子。

  “王凯呢!”

  我一张开嘴,浑身上下一股浓烈的酒味喷在他的身上,我张开嘴“被肖牧的人抓走了。”

  苏阳一下子就生气了,他愤怒的道:“你们不是吃饭去了吗,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你们上百个人,让他带着几个人把王凯带走了,你tm这个老大怎么做的?”

  本来我也是在气头上,外加喝了点酒的原因,心情也比较烦躁,苏阳这么一说,我整个人也是有些冲的说:“我怎么知道,你以为我愿意呀,你现在冲我吼有什么用,快告诉我肖牧在哪里?”

  本来苏阳也在气头上,我这么一说以后,他也是更生气的给我道:“我哪里知道肖牧在哪里,现在就算知道他在哪里又有什么用?”

  “救人啊。”我张口就说。

  苏阳看见我喝醉酒的样子疯疯癫癫的,也是恨铁不成钢地瞪我一眼,大声说:“救人,救什么救,现在早就放学了,你去哪里找啊!”

  “那我也不能像你这样在这里光骂人,我不管了,我自己要去找,兄弟们赶快跟我走。”

  我头昏昏沉沉的,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身体本能操控着我。

  o$看!正m版(章B节上r酷n匠网

  苏阳在我后面大声的喊着:“陆晨,你站住,你带着这么几十个喝醉酒的人救什么去啊,陈良的手段,难道你不知道吗?再加上那个肖牧出的黑主意,他能玩死你。”

  我一股醉意蒙上心头,转过身大声的喊了一句:“他能玩死我怎么样,王凯是我兄弟,我要去救他,别再烦我了,愿意跟我走的就走。”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身后带来的那几十个这届高一的新生,基本也全部是跟在我的身后,唯独黑子和萝卜哥他们一群人犹豫不决地站在那里。

  目光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苏阳,眉头皱得非常紧。

  一看见他们的样子,我不由得火从心生,我指着黑子他们大声骂道:“好,你们就留在这里吧,老子不求管了,今天把你们几个看透了,王凯被抓走了,你们还在这里等着,等死去吧!”

  做完之后,我愤怒地带着我的人迅速离开,他们身后的人不停的喊着,叫着,我却丝毫没有动摇。

  只是一跑出来之后,马伟则是看着我大声的说:“晨哥,我们现在去哪里找?”

  我抬着头,也是不知道,我们此时正处在一个忙碌的当口处,我身后站着六七十号人马路上也比较显眼,最主要的我们这一群人绝大部分都是喝醉的。

  嘴上满口的脏话,扬言要不停的去杀了群兴那帮杂碎。

  我此时脑子一片糊涂,根本想不出来什么东西,就在这个时候换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此时我正在烦躁之处,我下意识想把这个电话挂掉,但是旁边的冰元去一把抓住我的手,冲着我摇了摇头。

  我疑惑地将电话接了起来,里面传来了一个非常有磁性青年的声音。

  “陆晨?”

  此时就算我喝的再糊涂,我也是可以反应过来了,我迅速把电话调成免提。

  然后故作不知道地大声说:“你是谁?”

  电话那边冷冷的一笑,然后不屑的道:“我是谁,你这一会儿不是正在找我吗,你来找我呀,我就是肖牧,王凯就是我带走的。”

  这个肖牧非常干脆,最主要的他说话也非常讲究,把一切事情都承认了,然后在话语权中迅速的占这个上风。

  一听是他抓住了王凯,我喝醉了酒在酒精麻痹作用下,张口就开始骂脏话。

  “我***,最好早点把王凯给我放开,否则我弄死你全家。”

  我说完这话,肖牧的声音也开始变得非常冷酷。

  “如果想让王凯活着,一个人来找我,否则,我不敢保证王凯的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