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景尚小厨。

  这是一家学校附近的酒店,规模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上去的时候包了一个特别大的包间,这个包间是这个酒店最大的包间,一般适用于聚会的,足足可以坐下上百人。

  而此时密密麻麻地坐满了我们北流的人,而主要的也是北流这届高一的人,我本来刚开始叫苏阳了,但是苏阳他们有事没有来。

  然后我又宴请王凯亮和黑子他们,毕竟他们帮了我很多很多的忙,在外加上谁在带着自己的对象,整个包间也是爆满整整,15桌子全部的非常满。

  整个包间坐满了上百个人,全部乱哄哄的,我们这一桌更是人声鼎沸,主要我坐在正中间,我旁边坐着王凯他们,像黑子萝卜哥他们都在,而冰元,简夏他们也是坐在了我的对面。

  本来挺吵的,但是王凯拍了拍桌子,拿起一杯酒站起来说:“兄弟们安静一下,今天大家好不容易出来聚会一下,主要也是咱们陆晨的功劳,陆晨以后也就是咱们北流高一新生届的负责人了,大家让他讲两句好不好?”

  “好…”…

  底下瞬间就起哄,所有人也全部是拍拍手,叫嚣着让我站起来,我也知道王凯这是在给我铺路,所以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端着一杯酒。

  上百人的群架我打过,但是让我站在上百人面前说这么一份慷慨的话,我确实是有些尴尬,清了清自己的喉咙,我大声的道:“兄弟们,我们今天能够坐在这里也都是缘分,很高兴今天和大家能够做兄弟,这么多人能够坐在这一堂,首先这第一杯酒,让我们为我们的友情岁月干杯。”

  “为我们的友情岁月干杯!”

  “干杯!”……

  我虽然没有怎么说,但是我还是很容易把现场所有人的气氛全部调动起来,很快所有人的气迅速到达了高潮。

  我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火辣辣的,感觉自己的喉咙都有些呛,我看见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一些他们的对象,或者说一些女孩儿全部喝了。

  一杯酒下肚,我的脸颊也是有些通红,着实有些难受,但是我又是给自己倒了第二杯酒,举起来。

  “为了我们北流,为了我们的辉煌岁月再干一杯。”

  “干!”

  ……

  在场的所有人也是两杯酒下肚,这两杯酒下肚之后,大家才是最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本来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借着这个机会,大家也都自己开始笼络感情,互相开始熟悉。

  我这一桌最热闹,反正大家很多人都不相识,大家又是年轻气少的,所以共同的话题也很多,随便聊聊也是聊在了一起。

  而我看见旁边的王凯这猥琐的凑到我的身边,朝着我挑了挑眉毛,然后偷偷指着简夏所在的那个地方。

  “陆晨,那个妹子是谁呀!”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凯,喝了一口酒,然后声音小小的,给他在耳畔轻轻说:“市委书记的姑娘,你敢泡吗?”

  我就看见旁边的王凯忽然嘴张开,一张嘴几乎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一样的,然后,下意识地回头看着简夏。

  而简夏和萝卜哥带来的女朋友聊得挺欢的,她们两个好像都认识。

  我说清楚简夏的身份,王凯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兴趣,毕竟他知道,有些距离可以碰,有些距离不可以碰。

  况且,后来他也跟我说过,他是知道简夏家的身份的,所以,也没有感觉在和简夏接触,这一下索然无趣,便是和我拼酒起来。

  我的酒量本来也很大,他说他的酒量也很大,我们两个人谁都不服谁,正好两个人就这样拼了起来。

  你一杯我一杯,你一杯我一杯……

  其他人都是聊的非常的欢,只有我们两个人疯了一样喝酒,两三下一瓶酒就下肚,一两白酒下肚,我整个人都感觉自己非常难受,趴在桌子上,王凯显然也是不好受。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给我说了一句:“我去上个厕所,等我回来咱俩继续拼,我今天一定要放翻你。”

  我肚子正难受呢,挥了挥手,让他离去…。

  我感觉头晕目眩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吃,只是这样干喝酒,喝了一斤稍微多一点,整个人已经撑不住了,头浑浑噩噩的趴在桌子上,我也失去了知觉。

  后来我竟然就睡着了,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忽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是他们一大群人把我硬生生推醒的。

  我的头特别晕,感觉肚子非常难受,上下一直翻滚着,而我眼睛迷迷糊糊睁开,却看见整个这么大的上百人的包间全部站了起来,所有人全部是站在我的周围,眼神特别慌张。

  黑子大声的给我说:“陆晨,陆晨。”

  我迷迷糊糊的回了他一句“干什么?”

  我就听见黑子语气非常急迫地说:“王凯不见了。”

  “他那么大的一个人,哪能不见了,我头好晕的,别烦我。”我摆了摆手一把推开旁边!

  黑子他们几个人又是着急地一把拉醒了我,然后着急的给我说:“不是他不见了,是他被人抓走啊!”

  我这时候才是慢慢清醒过来,整个头非常混乱,但是我的思绪还算清楚的,我一下子惊愕地说:“他被谁抓走了?”

  我问出这句话之后,我的内心基本就有了答案,我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快,他刚刚就上一个厕所的时间,竟然就被抓走了。

  果不其然,黑子说:“是群星那群王八蛋,否则谁好好的会去抓人啊,现在怎么办?”

  我一下子也站了起来,刚刚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特别的酸痛,一下子又坐了下来,我努力使脑子清醒过来,但是发现整个脑子还是晕晕的。

  其他人也是看到我这个样子,顿时间不知所措,只有旁边的冰元着急的说了一声:“先去要碗醒酒汤,我没记错的话,晨哥把卡给你了,马伟,你下面去结帐。其他人现在先出这个酒店再说。记住不要一个人单独行走,先打电话给苏哥。然后黑哥你带人去学校去找群星的人。”

  我杵着桌子,声音低沉地说:“刚才服务员有没有看见王凯?”

  冰元着急的说:“看见了,他被一群人带出去了。”

  我刚想说话,肚子却是一阵翻滚,我慢慢平静了一下难受才说:“确认一下具体是谁带走了王凯。”

  “我刚刚问过了,是肖牧。”

  {#酷_匠Z/网…W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