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在旁边的柱子,轻轻地点着一支烟,静静的看着对面的那十几个人。

  他们眼神慌张地不停地瞟着我们,而步伐也是非常紧促的跟在那一群老师后面,老师是住在老师专门的教职工小区的,而眼前他们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这里只有教职工能够进去,一般闲杂人员会被保安拦住的。

  我们知道这些事情,而他们也是非常的清楚,就是一脸慌张的看着老师他们进去,一群人无助的站着。

  我一看见老师全部进去之后,我笑了笑拍了旁边哥几个肩膀一把,一把将手中烟撇掉,大声的说:“兄弟们,上。”

  经我这样一说,大家所有人也全部是一笑,迅速的往前开始跑,围绕着这群人身边,而这一群人看见我们五六十个人冲了上来,也是慌乱地一下准备四处跑。

  但是显然我们速度更快,上去三四个人拉一个人,迅速将他们十几个人全部抓住,因为这里是一条马路上,所以我们也不敢太张扬。

  因为此时已经有很多大人注意到我们了,旁边行走的行人对我们指指点点的,我给他们打了一个眼色,二话不说,三四个人就拽着一个人开始往没人的行道里走。

  一到没人巷道,我一把将我手中抓住的那个青年一把扔在地上,一脚踹在他胸口。

  就听见他“啊”的惨叫了一声,整个人向后一冲,重重地倒在地上,眼神充满了恐惧。

  我邪邪的笑了一下,冷冷的说:“整个高一的保护费全部交完了,就你们几个没有交了,今天是第三天了,这件事情怎么处理呢!”

  被我一脚踹到这个青年非常的恐惧,他眼神躲闪的看着我,畏畏缩缩的道:“晨哥,求求你放过我们几个吧!我们几个真的害怕了,但是我不敢给你们给钱呀,一旦我给你们一交保护费,那么群星的人就不会放过我们的。”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我看见马伟一个箭步上去给他脸上一巴掌,然后恶狠狠地说:“群星的人不会放过你,难道我们北流的人会放过你吗?”

  这个青年无辜的捂着自己通红的脸颊,整个人都带有哭腔的无奈地说:“马哥,晨哥,这是真的啊。晨哥,在你没来之前,群星和北流的人都打过无数场架,但是从来没有一个社团收另一个社团成员保护费的。你这样一做,就是开了先例,大家谁的面子都过不去的。”

  听完他的话,我冷冷的一笑,走到他面前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我阴狠地道:“为什么我要大家的面子都要过得去呢?我凭什么要给你们群星的人面子呢,我没来之前,是没有过收另一个社团成员的保护费的规律。但是今天我来了,所以这个规矩就得改。一句话,你今天保护费是交还是不交?”

  “晨哥…”

  我看见他嘴张开,还想跟我在求饶,还想说点其他什么东西,我心中一阵怒火,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揪住他的头发,拳头“哐哐哐”的就是朝他眼睛几拳。

  几拳下去之后,他的眼睛瞬间被我打的紫青,眼睛通红的看着我,躺在地上,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不想跟你废话,这保护费你交还是不交,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躺在地上的这个人似乎对我很惧怕,他浑身颤抖着很害怕,他颤抖地说:“晨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交。”

  我摇了摇头,淡淡的道:“看来你还是需要我给你上一堂课。”

  我二话不说,右手伸出去,而旁边的冰元很自觉的给我手里放的一根钢管,我一把提起这个钢管。

  二话不说走到他面前,他颤抖着刚想躲,我一钢管抡在他的肩膀上,一下子将他打在地上翻滚着,摸着自己的右胳膊不停的惨叫着。

  我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这一棍子甩完之后,又是接连而上的抡在他的身上,我也很自觉的没有打他的头,只是往他的身上不停的抽。

  这一钢管抽过去,这是非常疼痛的,前几天我刚刚挨完着钢管儿的苦,我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威力有多大。

  )看4%正E版;章%节+上I酷匠E网g

  在我第一个动手之后,其他人所有人也全部是开始动手,马伟他们一群人,五六十个人对着地上的这十几个人,二话不说就开始打。

  也许是前几天我们已经打过他们两次,他们已经害怕,再加上今天他们的人实在太少了。

  我们三四个人打他们一两个人,所以他们都害怕了,都没有人敢还手。几乎就是单方面的屠戮,我们压着他们就是不停的殴打。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巷道里不停地传出来,还有躺在地上的十几个人痛苦的哀嚎声,显得异常惨烈。

  就这样,大约一直打了十几分钟,我感觉我的右胳膊都已经开始发麻的时候,活动一下自己的手臂,才是停下手中的动作。

  当我一把将手中的钢管撇在旁边,我看着眼前这个被我打得不成人样的青年。

  我才是摆了摆手,而所有人看见我的动作,才是一个接一个的意会,渐渐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望着我。

  我冷冷的笑了一下,往前走了一步,蹲在这个青年的头面前,我看见他红肿的脸,我邪笑着说:“我再问你一遍这个保护费,你交还是不交?”

  我看见他的脸上充满了疼痛,最主要的是他的神情之间充满了矛盾,他嘴角微微抽动着,想说些什么,但又不敢说,只是无辜地望着我。

  我嘴角微微一撇冷冷的道:“你最好想清楚你现在要说什么,我的耐心可没有那么多,你已经挑战我耐心很多次了。”

  或许是这句话说完之后,他刚刚要张开的嘴一下子闭上了,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表情显得异常纠结。

  大吸了几口气之后,他长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点了点头。“交,我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