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头昏,天晕地旋的,而大唐旁边着急看着我,满脸的关心之色。

  我揉揉自己的脑袋,感觉里面就像充满了浆糊一样,特别特别的晕,我的眼睛就像打架一样的,上眼皮几乎是贴着下眼皮的。

  始终有一种感觉,或者说有一种意识,这种意识强迫我闭上眼睛。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很难看,根本没有力气去回答大唐的问题。

  我的眼睛不停的眨着,我听见唐堂他们疯了一样地喊着我的名字,我的眼睛对着这条街道的尽头。

  慢慢的清晰的一切开始在我眼中幻化,最后,即将消失的那一刻,我忽然看到了一道身影。

  8k更新!最=快ZV上酷t匠网#5

  一道非常熟悉千身影,慌忙的朝我赶来,梨花带雨。

  这时,我闭上了眼,我感觉天地之间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刚才吵闹的环境一下和现在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我一下子非常的不适应。

  我感觉自己脑海中全部是黑暗,只有全身心的休息,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才能给我全身心的休息。

  我不知道我躺了多长时间,我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好久,这时间太久了,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都睡得有点晕了。

  我想使劲使劲的睁开我的眼睛,但是,眼皮就像黏合在一起的一样,我的思想慢慢的回归,思绪慢慢的活动,但是身体还不由我控制。

  我隐隐约约的听见,旁边有人在交流。

  开口的这个声音很熟悉,而且这个声音稍微带有一点哭腔,显得非常紧迫,我明白,这是安瑾的声音。

  “医生,他怎么样了?”

  然后接着说话的是我没有听过的,一个男人的声音,应该就是安瑾口中的这个医生,他的声音非常有磁性。

  “他的情况还较为稳定,主要是有一些创口,和轻微脑震荡。理论上来说,轻微脑震荡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比较弱小,但是,总体而言还是对他的脑部有很大的影响。现在学生打架,越来越疯狂了。”

  我听见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听见安瑾的声音,她急迫的道:“那…那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他都昏迷24个小时了。”

  “具体的情况不好说,不过按照我们监测的数据来看,病人的各项指数均为正常,脑电波的活跃程度也渐渐增强,说明病人的意识在慢慢的回来。应该很快就会醒了,但是具体的时间,不会太清楚。但他肯定是能醒过来的。”

  “好的,谢谢医生。”

  “嗯,病人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向我们汇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安瑾沉默了片刻,我听见安瑾和医生交谈,我感到好慌张,我努力想醒过来,但是我发现我不能。

  在好长时间里,我在梦中挣扎着。

  我又听见安瑾的声音,我能够感觉到,我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有人握着我的手,轻轻的躺在我的身上。

  她的声音那么无助,带着哭腔。

  “小晨,你答应过我的,怎么第二天你就忘了。我真的很想和你离开这个地方,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处理完。我不久前对我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因为我自由了,没有人在控制着我了,我也不会再去做,昧着良心的事了。”

  “可是你这是做什么,你知道吗,你每受一次伤,我的心里比你疼痛千倍万倍。你赶快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

  安瑾带着哭腔趴在我的身上,轻轻地抽泣着。

  我感觉自己身体慢慢有了知觉,渐渐的,我手指可以活动。

  渐渐的,我睁开双眼,一瞬间的强光刺痛我的眼睛,我又闭上了眼睛,但又很快睁开眼睛。

  我的手轻轻抽动一下,安瑾也是一下察觉,瞬间抬起了头,她的眼眶还红着,眼泪还在不停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她轻轻地道:“你醒了。”

  我感觉自己的嘴唇经常干燥,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说一句话都很困难,我觉得抽动着轻声地说:“水…水…”

  “啊,水…好,你等着。”安瑾慌忙地从旁边的热水壶里倒出一杯水,大口大口地吹着凉气,把这杯水吹凉了,轻轻的喂给我。

  喝完了这杯水,我休息了片刻,感觉自己稍稍有点力气了,才是转头看着安瑾,此时安瑾正的悄悄的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

  “你怎么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时候?”

  安瑾抹掉自己的眼泪,柔弱的道:“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遇到了危险,为什么给我不说?”

  我沉默一下轻轻的开口道:“我不想让你担心而已。”

  安瑾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强烈起来,胸口波澜起伏的指着我,道:“不想让我担心而已?那你知道我现在有多么担心吗?如果不是我怀疑你不对,给王凯打电话,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的。我让你去上学,只是不想让你混社会,让你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年。可是你做了什么?”

  安瑾说着,刚刚擦拭完的眼泪又顺着眼眶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流。

  我的心头一阵酸,看着安瑾样子,我感觉特别难受,右手刚刚抬起想擦拭她的眼泪,却发现,右手疼痛的根本聚不起来。

  低着头难受的道:“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成这样子。”

  安瑾认真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冰冷“你刚刚给我信息,现在却又这样的,你让我再怎么相信你。我只想你好好的啊。”

  看见她为我急迫的样子,我心里有股无限的感动,难受,还有对她更深的迷恋。

  但此时却是更尴尬的,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她说,我知道,我现在的一切承诺都是苍白的,安瑾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苍白的承诺。

  而且至于保证,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性格,我做不到,但是我努力在改变。

  沉默了好久好久,安瑾一直在那里轻轻的哭泣着。片刻之后,她擦干自己的眼泪,慢慢地站了起来,声音淡淡的道:“你现在这里躺着吧,我去找医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