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一下,在皇城里好像也没有自己的什么东西,如果说要有的话…

  对。

  我忽然记起来,这场太阳城的斗争是因为我一个人而起,我偷偷的藏了那个箱子,然后杀了蒋森。

  这是因为蒋森一死,所以整个太阳城才如此的混乱,所以说,今天的斗争很大一部分原因上,或者说从根本原因来说,其实就是我的问题。

  而那块蓝水晶就是被压在我的床底下,而且,还有杜哥走的时候给我留的那一把枪。

  首先不能被发现的东西全放在我的宿舍里,当然,暂时我也不害怕他们胜和的人去。

  就算胜和的人掌控皇城,他们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去说我一个小小的服务员个房间,所以我暂时还是不担心的,等这阵风头过去了,把这两样东西取出来,一定要藏得好好的。

  现在又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摆在我的眼前,就是皇城现在不能住了,而且我能不能继续在那里工作还是一个问题。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现在没有任何的经济收入了,大老板给我的1万块钱我给小唐跑路了,所以,我自己也没有多余的钱。

  我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勉强能够供我吃喝,再加上这两天花的比较多,身上浑身上下有钱能抽出600块钱了,最主要的是下个月有可能还不会发工资。

  我的吃喝住都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就这两天我应该住在哪里呀!

  我以后的生计应该怎么办呀!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头就大了,顿时间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知道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到时候再去找王凯吧,等开学了应该就好了。

  刚开学时北流会收保护费,收到之后,虽然绝大部要给北流上交,但是应该可以给我发一部分,可以让我暂时这一个月撑下去。

  然后看看皇城这边有没有动静,没有动静的话,我要赶快去别的夜店招聘一下,别因为我要吃饭的。

  这时候胜和的人应该已经到达皇城了,皇城已经被他们接受了,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看着茫茫的都市,大雨下的特别的大,这时候出去,我肯定是无路可去的。

  可是今天感觉有些悲哀,看着旁边的那一个沙发,我想想,整个人躺上去就睡觉了。

  在这里站整整一晚上,整个人,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身心俱疲。

  实话是累极了,所以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

  与此同时,在辉煌的沧朝里,也就是18层最高的那一个会议室里,此时是灯火阑珊。

  巨大的圆形桌上,坐着刚刚血战的众人,他们的身上此时还都有鲜血,而奉龙则是满眼通红的站在,整个圆形桌的最上端。

  奉龙的脸色非常的阴沉,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他看着台下的所有堂主,以及一个个比较重要的人物。

  声音变得非常冷淡,不带有一丝感情的道:“抓住他没有?”

  他这句话说完之后,底下一下子变得非常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一句话,旁边的铁丹也是,犹豫了半天,才缓缓地向前走了一步。

  他整个人神情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的奉龙,小心的道:“龙哥,狂封已经带人去追了,胜和的人已经封锁lz市所有接到了,抓住他需要的是时间。”

  “时间?”忽然之间,奉龙的脸色开始变得非常的苍白,语气也开始变得邪恶,他看着铁丹,冷冷的道:“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了,如果坐车的话,早已经驶出太阳城了,你告诉我抓住他应该需要时间。”

  这时候铁丹头上的汗就直直的往下流,他慌忙地咽了一口唾沫道:“龙哥,我们已经封锁了整个城市,他们肯定是逃不出去的,或许他们现在藏在某处地方,我们的人正在到处打探他们的下落,胜和所有的人全部出动了,应该很快就回消息。”

  奉龙站在最上面,满眼通红,他双手紧紧地握着,脸上忧愁不断,所有人都明白,他此时的痛苦和愤怒。

  “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他,无论死活。”

  这一夜显然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有多少人,在追逐着,有多少人,用自己的鲜血喷洒在这片土地上。

  我感到浑身非常的冰冷,我不知道我睡了多长时间,而且我也是太乏太乏了,眼睛根本睁不开,就算感觉自己非常的冰冷。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一暖,渐渐的,我开始苏醒,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雨后的天空格外的蓝,阳光明媚穿透玻璃照在我的眼睛上,一下子有些刺耳,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我的边上坐着两个人。

  而在我的身上披着一个毯子,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看着站在我旁边的狼蛛和高帆两个人。

  看{正9版yW章节}D上/v酷f匠-网4}

  狼蛛眼神含笑的看着我,淡然的道:“醒了吗?”

  “你…你怎么在这里?”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狼蛛淡淡的一笑,然后,又低头看着我。淡然的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什么,立刻站起身来质问他,大声的道:“昨天血拼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叫高帆他们出去帮你,为什么高帆最后开枪的,是朝着大老板开枪的,你的人几乎就没有损伤。”

  狼蛛邪恶的一笑,脸上阴森森的道:“我说过,我会让已经很乱太阳城更乱,所以我要杀了你的大老板。只可惜他也是命大,一枪穿透他心脏,他硬生生被十几个人带着,在胜和上千人的包围圈中突围了出去。”

  我眉头一皱,疑惑地问:“那他现在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狼蛛笑着耸耸肩,然后眯着眼睛道:“不知道,他被狂奔的人逼到悬崖那里,一群人陪着他跳崖了。狂封的人在悬崖底下找了一天,找到了许多人的尸体,大部分尸体都被河流冲走了。你的大老板本来就被高帆打了一枪,在从悬崖上跳下去,那可是几百米的高度。你觉得他幸存的可能大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