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眼望过去,此时,平常繁华的天堂街,被誉为整个lz市,乃至全省最大的销金窟,这里昔日人声鼎沸,但现在,却是血流成河。

  八条马路宽的路上,长达上千米的距离,此时躺满了尸体,汽车堆满了整个路。

  我能够看见,无数具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鲜血从他们的身体上不断的流出,整个上千米的马路,那么宽敞的马路,已经是红色的,这是鲜血的颜色。

  而更多的,躺在地上的人并没有死,他们在呻吟着,在痛苦地哀嚎着。

  此时已经呈一边倒的趋势,北面的势力败局已定。

  现在唯一能够跑出去的人这就是命大的人,但是,能够逃出去的人,并不是很多。

  刚开始,北面气势冲冲的过来的时候,几十辆汽车开到,清一色的西装西服,那气势可谓是凌人。

  刚开始是来了上千人,手中提着片刀,红唇要屠掉整个胜和。

  但是现实却是非常的骨感,他们上千人来,能够逃出去的人也只有几百人。他们刚开始来1000多人,加上后来冲上来了一群人,人数大约有2000之众。

  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庞大的数字,他们的气势特别凌人,但是此时却如同败家之犬一样。

  根本顾不得别人了,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够冲出去,而现在能够顾及到别人的人,也全部都是铁骨铮铮真正的汉子。

  或许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有所准备,胜和肯定会有自己隐藏的力量,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胜和隐藏的实力竟然是鬼斧,而且竟然是那么残暴的拥有强大火力的鬼斧。

  没有想到奉龙的胆子竟然是这么大,在繁华的都市里用冲锋枪,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而是胆子的问题。

  我们的国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对于枪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哪怕胜和这个黑社会已经根深蒂固了,但是民间的一切力量永远是抵不过国家机器的。

  拿出手枪已经会遭到国家的对付,已经要小心翼翼的了,更何况拿出这么大的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其他的所有掌柜的根本就不敢用,不可能需要这种东西,唯独奉龙被逼到绝处了,他已经隐藏得太久太久了。

  17个掌柜,6个背叛了,其中还有另外4个当场被打死,剩下的也都是损兵折将损失非常惨重,现在加一个生死未卜的大老板!

  我看见他老板手下的那一群人,打开一辆汽车,拖着大老板上了汽车之后,汽车就开始飞速的奔跑。

  一瞬间有很多的人抢夺的汽车,开始逃跑,而身后胜和的人一看,也都是坐着汽车开始往追逐。

  奉龙双眼通红,站在最终间,看见已经逃跑的大老板,非常愤怒的道:“追,不惜一切代价把他给我留下来。一定要杀了他,给小阳报仇。”

  然后就是浩浩荡荡的,又是七八十人乘坐七八辆汽车,开始飞速行驶,在lz市的街头上,上演着激情与速度。

  他们追出去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也是看不到的,我现在,我能看到的,就已经让我彻底麻木了。

  整个天堂街,长长的1000多米长,整个尸体布满了这里,尸体至少有八九百人。

  另外的五六人人还活着,在这里痛苦地哀嚎着,尸体流出来的鲜血彻彻底底染红了整条马路。

  “咔嚓。”

  忽然间晴天霹雳,顿时天空一下就阴沉下来了,漫天的大雨开始不停的下。

  似乎苍天都在哭泣,此时的枪声已经停止了,遍地的鲜血,遍地躺着痛苦哀嚎的人,场景异常血腥,惨不忍睹。

  雨开始不停的下淋湿了所有人,雨落在地上,全部是鲜红的。

  鲜血太多太多了,从天堂街下的雨水冲到下水道的时候,所有雨水都是红色的。

  在这一个普通的夜晚,所有的格局全部都变了,这一天太疯狂,太疯狂了。

  倾盆大雨不停的下着,沧朝的门口遍地鲜血,而此时到奉龙则是站在大门口,看着自己躺着的兄弟们,还有躺着的敌人们。

  大雨肆意的往下冲刷着,他没有任何的动,上千人全部站在雨中,让雨水洗刷着他们身上的鲜血,流下来的水都是血红色的。

  酷%{匠y网v永O\久(免√费●看9"小说

  这一仗,彻底奠定了胜和在整个lz市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们这个位置没有人能够撼动了,这个位置实在太大,太大了。

  就仅仅这一仗,失败的北面的留下的尸体就有四五百人,受伤者那更是不计其数了,估计躺重症监护室还有300多人。

  整个北面的十几个掌柜基本都算是废了,手下的势力也都是折损得比较厉害。

  而胜和也不轻松,他们的人数稍微多一些,3000多人里面也有五百多人倒下,但是,依靠他们强大的实力。

  胜和彻底的站在了lz市的最高处。

  奉龙的脸上雨水不停歇刷着,水流进他的眼睛,他都没有眨一下,看着周围的鲜血和尸体,他又走到赵阳旁边。

  一把抱起赵阳的尸体,双目通红仰天长啸“啊!”

  “兄弟,你看见了吗,这太阳城终于是我们的,我们终于统一了太阳城。”

  说着奉龙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流,在雨水中夹杂着。

  这场雨下了很久很久,冲刷了太多太多东西。

  奉龙看着在雨中站着的上千号兄弟,语气开始变得非常冷漠,他看着手下的几个堂主。

  “一定要把他给我抓住。”

  鬼斧皱一下眉头,难堪的道:“刚才有人一枪打在他的心脏上,他恐怕应该快要死了,而且,狂封已经带人去追了,应该可以追上的。”

  奉龙一下子就愤怒了,他手里抱着赵阳的尸体,眼睛瞪得很大,看着鬼斧,愤怒的道:“我要的是他的尸体,不是你这里的一句应该。无论死活,我都要见到他,我要把他碎尸万段,用他的血给赵阳祭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