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是一愣,我惊愕地看着下面的鬼斧,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敢拿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在这么繁华的都市中央。

  这得是多么猖狂!

  鬼斧也是一马当先,双手提着枪,不停地往前走。他往前走几步,就有数十人倒下,鲜血不停的往下流。

  本来在血拼之后,天堂街的所有马路上全部是尸体和鲜血横流,而现在,经过鬼斧这样大规模的屠杀,北面这一下子就倒下了数十人,鲜血更加燃红了所有的建筑。

  此时鬼斧像疯了一样的站在那里“啊”,使劲按着扳机,子弹如同脱弓的箭一般,就像刚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索命鬼一样,不停地收割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的那一群人小弟,一下冲到车的后备箱那里,一瞬间,八九人全部拿起清一色的冲锋枪,站在鬼斧后面,站成一排,疯了一样的就开始开枪!

  疯了一样的开枪,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怜悯!一瞬间,整个战场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里面没有人敢站起来。

  所有人都疯了一样的往后跑,我看见北面已经有一些人丢盔卸甲,疯了一样开始往出去出去跑。

  他们一站起来一跑,其实是更向死亡跑去,因为其他活着的人,还都是有其它的掩体阻挡,这些单方面的屠杀暂时还影响不到他们。

  但是此时,越是害怕的这些人则是死得越快,他一跑,就被身后不住疯狂射出的子弹瞬间屠杀。

  子弹的威力很大,而且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子弹可以瞬间穿透他们的身体,在他们的身体上打一个血窟窿。

  十几条冲锋枪一度横扫,几乎没有人能够挡住这其中的威力,大老板,狼蛛他们都被逼得蹲在地上。

  爬在车旁边丝毫不敢伸出头来,如果一伸出头来,就被这子弹击中了。

  而整个战场都没有停歇,周围四面八方的人还在冲来,也有四面八方的人不断倒下。

  平日里那么沉着冷静的大老板,今天已经有点疯狂了,他看着后面冲上来那些人,疯狂的喊着“不要再上来了!上来你们会死的!”

  就冲上来的这群人,有很眼熟的,这是前几天在皇城宿舍楼后那帮子抽烟的“保安。”

  而现在他们则就像一个勇士一样,无悔地冲向战场,有的人蹲下了,有的人惊恐的往前冲着,也有人不害怕,拿着手上的枪,朝着鬼斧了开两枪。

  他这一枪打中了鬼斧的胳膊,瞬间将鬼斧的右胳膊打了一个小口子,鬼斧瞬间挂彩,右手垂了下去,左手又一下子提起枪来开始“突突突”的打。

  瞬间就有十几个朝他开枪的人,他瞬间就被子弹打成了筛子,十几把冲锋枪,外加七八十把手枪的火力全部集中到他身上。

  一瞬间,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几乎就是在瞬间他被打成了一个血窟窿。

  “六!!”大老板一下子崩溃了,远处整个人一下子变弱的躺在旁边。

  这个开枪的人则是他最贴心的那一帮人,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供上,在明面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保安,不会给他们惹来任何的麻烦。

  而实际上则是陪大老板一起出生入死的最早的十几个兄弟其中的一个。

  十几年前,大老板几个人来到太阳城拼杀,身边十几个兄弟,拼到最后,大老板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十几个兄弟也是功不可没,到今天他十几个兄弟就剩的为数不多的四五个了,今天,就又躺下一个。

  大老板疯了一样的准备冲出去,却一把被旁边的两个人拉了下来,刚拉下来的那一瞬间,子弹突突突地就从他们头上飞过去。

  子弹打在汽车铁皮上,溅起不断的火星。

  旁边的两个人拉扯着大老板,神情也是非常悲伤“大哥,六哥已经死了,别再上去。”

  大老板疯狂的扯着旁边的两个人,发疯一样的想冲上去,一把推开他们,但是这两个人把他拉得很紧“放开,放开我,我要去看他。”

  他右面的这个人此时脸上一道鲜血,显然是一个子弹擦过他的脸庞,留下一个伤痕。

  他的眼泪一下就滑落下来了,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有怕死,却怕着生离死别“大哥别再上去了,兄弟们快顶不住了,17个掌柜本来就不团结,叛变了6个,剩下的几个掌柜,其中也都藏着自己力量不好好打。叶樊现在死了,你现在是北面的主事的了。撤吧!”

  大老板也是疯狂摇了半天,眼泪也开始哗哗的流下来,整个人疯了一样的,头开始往身后的车旁边撞。

  “我知道,可是我的兄弟死了这么多。死了这么多人,我们能怎么样呢,再说现在撤退根本来不及了,他们的火力实在太强了,根本站不起来。”

  大老板身旁的这个人一下子脸上变得决然,他看了旁边的那一个人,朝着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大老板一下子反应过来,想去伸手抓住他,但是他一下就闪开了,他决然的说:“哥,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我们一定能打赢胜和的。”

  (最Mm新章'n节上ns酷}匠》网^;

  说完之后他往前一滚,滚到另一个车的旁边,就在他滚在这一瞬间,瞬间子弹横飞。

  他朝着身旁的十几个还在疯狂作战的兄弟们,他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显得那么悲壮,他大吼一声。

  “兄弟们,我们输了。但是我们可以死,大哥不能死,就让我们用自己的生命,给大哥拼一条路吧!”

  他决然地看着那十几个人,那十几个人也一下子眼眶都是红润了,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朝着几个人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大老板一下就要疯了一样地准备站起来,但旁边的那个人死死地抱着他,那个人的眼泪一下子哗哗哗的往下流,他强忍着悲伤“大哥,所有人都能死,你不能死,你要活下去。”

  大老板此时精神就像崩溃了一样,疯了一样的想往出窜,眼泪不停的往下坠“不,我不要!”

  但却是那么无能为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