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还想开口问点什么,但是看见他冷漠的表情,说出嘴的话一下子咽了回去,顺着他的目光,看着外面。

  在沧朝的门口,鲜血横流,染红了整个天堂街。

  奉龙还和一帮掌柜的在火拼,地上躺满了无数痛苦哀嚎的人,两边的马路上全部成了血色。

  此时已经打到后期了,能够站着的人全部不多了,此时整个现场两边的小弟全部停止了打斗,还在打的就剩奉龙和大老板了,奉龙一刀劈开大老板,向后退了几步。

  奉龙向后一退,浑身上下,充满着鲜血,一把片刀竖立在那里,气喘吁吁的。

  而两边所有人的弟子,都拿着片刀气喘吁吁地站着,赵阳站在最前面,右手领着一把片刀,旁边的一个人扶着他,此时他身上全部是鲜血。

  狂封和铁丹他们几个人也是躺在地上,一个人勉强站着,气喘吁吁,周围的所有人,除了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能站着的全部都是伤痕累累。

  周围流了好多好多血,场景看起来很恐怖。

  不过就站着的人数来说,显然,胜和要占优势的,毕竟,他们是最老牌最老牌的势力。

  而且,这里所有人全部都是居心叵测,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就像狼蛛一样。

  奉龙满脸是鲜血,环视周围这人间炼狱,舔了舔嘴唇的鲜血,大声的笑道:“你们就这一点实力吗,怎么现在都不行了?”

  大老板则是气喘吁吁,根本站不起来,还是旁边的叶樊扶着他,大老板气喘吁吁的道:“奉龙你别得意,大不了鱼死网破。说白了我们就是屠城的,谁手上没有武器,实话告诉你,枪谁都有,炸药老子都带来了,大不了同归于尽,这件事情闹的越大越好,我看你们胜和能不能兜得住?”

  奉龙呼吸两口气,站直了身子“我光脚的不怕鞋湿的,谁今天敢开这第一枪,我就屠光你们所有人。老子已经忍了7年,今天我就算全拼了。胜和创立四五十年,我害怕你们吗?或许你觉得现在我奈何不了你们,那我还有底牌呢!”

  当奉龙说完这一句话,在场的所有人的脸色全部都是一遍,忽然间听见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转头往南,从天堂街的另一头位置,又是大批大批的人开始往出涌现,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秃头的大汉。

  浑身剽悍壮士,皮肤黝黑,手上拎着一把一米多长的开山刀,衣服领子敞开,棱角分明的肌肉全部隐隐可见。

  在他身后则是大批大批生龙活虎的社会成员,这群人显然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们看起来非常整齐,而且,他们的气势非常强大,手上都拎着统一的片刀,最前面的一批人手上还拿着枪,根本没有拿片刀。

  最主要的是他们这些人实在太多了,一下子涌出来四五百人,最主要的是这群人都具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而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了战斗力。

  这个人看起来很狂野,眼神中充满着残暴的感觉,他摇了摇头,走到密密麻麻的战场的中间。

  叶樊和所有掌柜的脸上全部猛然一变,不可置信地指着他,声音都有些颤抖“这…这,鬼斧,你…你不会已经死了吗?”

  鬼斧这两个字一出,在场所有人,全部都是一抖,无论是胜和的人,还是北面的人,全部惊讶的看着他。

  而眼前的鬼斧则是那么的冷静,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慢慢地走到了奉龙的旁边,看着奉龙笑了笑,然后顺势将自己的外套彻底脱了下来,整个人的身上也显露出来。

  除了非常恐怖的腹肌胸肌之外,最显眼的,这是那巨大的刀疤,枪伤。

  有的甚至心脏处都是刀痕,枪伤。

  鬼斧面色冷青的道:“7年前火拼的时候,鬼斧是死了。现在他从地狱爬上来,向你们索命来了。”

  奉龙也休息的差不多,站起来拍了拍鬼斧的肩膀,转头看着北面的人道:“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我却藏了他整整7年。当年医生都说他死了,但是,我硬生生把他鬼门关拉了回来,为的就是今天。这所有的牌面,就是我的所有力量,我豁出命来会让你们这群人全部下地狱。”

  大老板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站起来,脸色则是平淡了许多,冷静的道:“出来混的,都知道自己以后会下地狱,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如果要说下地狱,你下的比我更深。”

  奉龙笑了,他看着大老板:“鬼斧是我最后的力量,他身后的这一群人,全部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打三绝对没有问题。我带他们来,就是要屠光你们所有人。”

  奉龙这一句话一出,鬼斧身后的第一排人,也就是手里拿着枪的那一群人,大约有七八十号人全部拿起枪,黑黝黝的枪洞直直的对着大老板叶樊等人。

  就在这个时候,鬼斧冷笑了一声,一把把自己手枪顶到大老板的头上,严肃冰冷的道:“7年前,你带着你的人,整整追杀了我一夜,我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枪上,刀伤,最后你一枪打在我心脏上,让我从悬崖上滚了下去。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可是我没死,我还等着要杀了你报仇。”

  大老板的脸色冷峻,心惊了一下,却又把自己的手搭在他枪的保险上,一把打开。

  “我知道所有人都有后手,我也不是傻子。我还有皇城等那么多的产业,上千口人在等着我吃饭。我虽然不知道你会来,但是,你觉得,我会没有任何的准备来吗?”

  q酷&{匠g网、,首发

  仔细看鬼斧的面孔上,感觉很粗糙,右侧的刀疤也很明显,阴沉着看起来特别的狰狞,尤其再加上他的一个光头,很恐怖。

  他残忍的一笑,枪口使劲往前,道:“你有底牌,你们都有的底牌,难道龙哥的底牌就这一张吗?”

  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变,奉龙冷酷的向前一步,冷冷的道:“我有3张牌,鬼斧只是我的第一张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