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一刀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一刀制止,奉龙也是知道遇上对手了,看着眼前大老板劈过来的这一刀。

  奉龙心中也是暗赞一声好快,虽然眼前是敌人,但是,这个人的刀功,比自己差不了多少。

  收回钢刀,反手抡起一刀刀,两刀迅速拼在一起,迎上大老板的这一刀。

  奉龙的双眼瞪得圆溜,问道:“17个掌柜中我得到了的情报中你最弱,而现在,显然你是最能隐忍的一个。”

  大老板嘴角微微上扬,面色神采飞扬,举刀又是一刀,快如闪电一般劈下。

  这一刀也是激起了奉龙心中的好胜心,他不躲不闪,举起刀便是硬生的扛了一下,“当”的一声巨响,他往后退了一小步,才稳住自己的身子。

  他脸上没有任何的失落,反而兴奋地大声呵斥道:“你也来接我一刀试试。”

  说着话,快速向前一个箭步,3尺多长的片刀一下子劈下来,朝着大老板的右侧劈去。

  这一刀力道之大,又快又诡异,石光电闪之间过去。

  大老板感觉脸上寒光一闪,出于本能,迅速向后一退,而在他面前,一把片刀明晃晃地一闪而过,闪着冷清。

  但是就在大老板往后退时,奉龙的身体也是继续往前,这一退一进,中间的距离又是拉近了许多。

  当这一刀一闪而过,大老板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低头一看,右臂上则是一条两寸长的口子。

  鲜血然然的往出流,大老板的脸上出现一丝阴翳,心中又惊又怒,大吼一声,忍着疼痛回,片刀又是挥了过去这两人便是瞬间打斗在一起,其他人也是都没有闲着,其他十几个掌柜和赵阳的人也瞬间打了起来。

  上千人的打斗,不断的片刀挥舞着,鲜血横流,远处的我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开始发冷。

  嘴唇苍白,紧紧握着阳台处,看着玻璃窗外面,眉头总是皱得非常紧促。

  “底下的东西恐怕没有多么好看吧?”

  “H酷匠tJ网#n正::版5e首UT发~{

  在我微微出神之时,旁边一声轻柔的声音,声音虽是低沉,但瞬间吓我一大跳。

  我惊愕的转头瞬间提起警备,却发现不知何时那边的门早已悄悄打开,门口则是一个男人,他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左右,很瘦长头发。身高修长修长的,有1米8左右,身上穿着一身修身的白衣服。

  他双手插兜,慢慢悠悠走了进来,目光扫过桌子上的那瓶酒,又转头看到外面拼斗的场景上。

  “流血的场面,看起来总是不好的。”

  我眉头紧皱,心中大为震惊,但语气却故作平淡的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他没有理我,只是慢慢悠悠地从旁边取了一个高脚的玻璃杯,熟练地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摇晃了一下杯子,细细地品了一口。

  而我此时才注意到,在他洁白的袖口处,也就是手腕处,闻着一条鲜血淋漓的血狼。

  整个狼的牙全部张开,上面还染着鲜血,鲜红鲜红一样的颜色,看起来非常鲜艳。

  “你怎么进来的?我就这么进来的,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你是狼蛛的人,你怎么没有去下面?”

  显然能够站在这里的,肯定是狼蛛自己人。

  他嘴角微微一扬,又品了一口酒,道:“我为什么要下去呢,下面很危险的。”

  我惊愕地抬头看着他,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开始仔细打量着他,长得很普通,就是头发特别长,最鲜艳的,就是,手臂处的那头血狼。

  栩栩如生的鲜血,像血一样的就快流出来。我看起来十分眼熟的样子……

  对!

  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那一只血红的蜘蛛,同样的栩栩如生,同样的鲜血淋漓。

  我沉默片刻,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道:“老杜现在怎么样?”

  他好奇地抬头看我,眼神充满莫名的笑意,道:“他很好,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他给我提起过你,陆晨是吧?很不错。”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老杜临走时的那句“狼蛛…狼蛛…,一狼一蛛。”

  “你是狼蛛最后留下的后手,狼蛛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找我到这来,为什么康仔被杀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嘴角微微一仰,带着那一切都知道的感觉“你潜意识里始终认为康仔是狼蛛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狼蛛是狼蛛的人,这一点就连你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调查出来,那胜和的老大呢?还有那些掌柜的呢,他们都是石头里都能捏出油来的精明,他们都比你清楚。”

  他顿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酒,继续道:“你还年轻,很多东西不懂。这个社会非常黑暗,人心很复杂,康仔只不过是一个斗争的牺牲品而已,不值一提。他不属于狼蛛和北面掌柜的,也不忠心于胜和。至于为什么,不久后你就能明白了。”

  听着他这一顿话,我整个眉头皱的更紧了,对于他们的思想,更是有些害怕,我随即想了一下,沉默片刻,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是狼蛛最大的后手,此时狼蛛在争斗,你却没有出现。而狼蛛虽然非常具有野心,但是整个太阳城中,他也是排名是四五十的人。向北面这些掌柜的,还有胜和的这些人,心智都不在他之下,他们这些人是不是也没有使出全力?”

  听完我这一席话,他的脸上也是,瞬间一笑,似乎在笑我无知,却又沉默的点点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向你伸出手的人,不一定是想救你。但人心却又是奇怪的,你认为想害你的人,却是对你最好的人。”

  我看着眼前的他,长长的刘海挡不住他锐气的眼神,他的眼神之中像有一片海,可以包容一切。

  “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往前走了一步,走到我旁边,看着下面的人群,道:“你和老杜接触过,你明白我是什么人。如果非要深究一个名字的话,我的名字很普通,我叫高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